宋元书景

此《宋元书景》由清末藏书家缪荃孙亲自编选。全书不分卷,内选宋元书影四十一种,分别选取一帧或数帧在版式和内容上都有一定代表性的书页,依照原样进行影刻或影印,并在版框外记录了所藏机构的名称(如艺风堂、张氏适园、南陵徐氏积学轩、刘氏玉海堂等)。此书大致为民国时期江阴缪氏刊本。

从各种重要而稀见的古籍中,分别选取一帧或数帧在版式和内容上都有一定代表性的书页,依照原样进行影刻或影印,并酌加按语解说,然后汇编成书,或收入别的书中充作插页,为研究古籍版本提供可靠资料。这样的出版物就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书影。

书影的产生是版本学研究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必然结果。自清代乾嘉以来,在盛极一时的考据学的刺激下,我国的传统版本学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冲破了古典校雠学的樊篱,由附庸蔚为大国,开始与目录学、校勘学鼎足而三。此后又经过 100 多年的积累,到了清末民初时期,更是成就空前,一时著述林立,名家辈出,传统古籍版本学进入了鼎盛时期,并开始向现代化的科学新体系迈进。书影就产生于这个学科体系新旧交替的时候。(介绍参考:《珍稀古籍书影丛刊》序 )

中国历史上出现的第一部书影,是清末著名学者、版本目录学家杨守敬编印的《留真谱》(已发布)。当时,石印技术还不十分流行,杨守敬选择了传统的影刻方式来出版他的《留真谱》。由于成本过高,工程量大,杨氏三次鸠工雕版,方告蒇事。为了节省费用,他援引雍正年间牛运震增刻《金石图》时每种金石古刻只取数十字影摹刻板以观大略的旧例,每帧书影只有边框、界行、版心依原样摹刻,其馀文字部分仅摹刻前一两行和其他各行的首尾一二字,中间全是空白。缪荃孙受到杨守敬《留真谱》事业的启发,想到可以刊行同样的 “宋元本书留真谱”。但是这部书却没有以 “宋元本书留真谱” 为名刊行的痕迹,在刊刻之际,书名被改成了《宋元书景》。《宋元书景》虽说也是影刻而成,但所刻书页一字不落,较之《留真谱》已有进步。《宋元书景》的出版也极大地推动了民国年间的古籍书影编纂。

京都大学人文研藏本,全书存三十八种书影:“学部图书馆” 藏本十二种、“艺风堂”(缪荃孙)藏本九种、“张氏适园”(张钧衡)藏本种、“南陵徐氏积学轩”(徐乃昌)藏本二种、“刘氏玉海堂”(刘世珩)藏本二种、“阳湖董氏”(董康)藏本一种、“刘氏嘉业堂”(刘承幹)藏本一种、“无锡”(孙毓修)一种、无记名种” ;较稻畑耕一郎先生统计的东京大学藏本(四十一种 [1] 全书四十一种书影内容如下:“学部图书馆” 藏本十二种、“艺风堂”(缪荃孙)藏本九种、“张氏适园”(张钧衡)藏本七种、“南陵徐氏积学轩”(徐乃昌)藏本二种、“刘氏玉海堂”(刘世珩)藏本二种、“阳湖董氏”(董康)藏本一种、“刘氏嘉业堂”(刘承幹)藏本一种、“无锡”(孙毓修)一种、无记名六种。),少张氏适园藏本一种、无记名两种。(感谢网友 塵蒔 修订)


缪荃孙(1844 年 9 月 20 日-1919 年 12 月 22 日),中国近代教育家、目录学家、史学家、方志学家、金石家,中国近代图书馆事业的奠基人,中国近代教育事业的先驱者,字炎之,一字筱珊,晚号艺风。江苏江阴申港镇缪家村人。

  • 刊印信息

    民国时期 [2] 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著录为:清宣统三年(辛亥 1911) 江阴缪氏 [3] 刻工应该是陶子麟 刊本
    *此书印量较少,稀见

  • 作者信息

    清末民初 缪荃孙 编辑

  • 开本版式

    一册。开本:29.8x18.6 厘米

  • 参考材料

    关于《宋元书景》详细解读考 可参阅

  • 参与修订

    感谢 塵蒔 参与本文修订

  • 内容修订

    如果你发现此页介绍的不足之处并愿意帮助我们完善,您可以 修订此页 内容

  • 文件名

    宋元书景. 清缪荃孙辑. 民国时期江阴缪氏刊本

  • 文件格式

    PDF 高清+

  • 原色版文件大小:132M

初步评估

版本价值
文件质量
综评

读者评价

版本价值
0
文件质量
0
  yasr-loader
5 回复
  1. 塵蒔
    塵蒔 说道:

    京都大学人文研藏本,全书 38 种书影:“学部图书馆” 藏本十二种、“艺风堂”(缪荃孙)藏本九种、“张氏适园”(张钧衡)藏本 6 种、“南陵徐氏积学轩”(徐乃昌)藏本二种、“刘氏玉海堂”(刘世珩)藏本二种、“阳湖董氏”(董康)藏本一种、“刘氏嘉业堂”(刘承幹)藏本一种、“无锡”(孙毓修)一种、无记名 4 种” ;较稻畑耕一郎先生统计的東京大學藏本(41 種),少张氏適園藏本一種、無記名兩種。(少的我用阿拉伯數字)

    回复
  2. 塵蒔
    塵蒔 说道:

    如參考文獻(《宋元书景》考——兼论百年前古籍书影事业;《中国典籍与文化》2010 年 4 期 作者:稻畑耕一郎)文中指出,刊印的信息當非 “清宣统三年(辛亥 1911)江阴缪氏刊本”,結合繆荃孫日記等可知,這部書的最終編訖,當在繆荃孫去世不久前的民國八年(1919)年十月,應該是陶子麟刊本。(附:《宋元書景》中所收的書影,有頗多繆氏經眼並得到的日期,也要遠晚於宣統三年,宣統三年是其起念作此書之始,但非成書、刊印的年份。)另外,“全书四十一种书影内容如下:“学部图书馆” 藏本十二种、“艺风堂”(缪荃孙)藏本九种、“张氏适园”(张钧衡)藏本七种、“南陵徐氏积学轩”(徐乃昌)藏本二种、“刘氏玉海堂”(刘世珩)藏本二种、“阳湖董氏”(董康)藏本一种、“刘氏嘉业堂”(刘承幹)藏本一种、“无锡”(孙毓修)一种、无记名六种”,稻畑耕一郎所言調查過的共計七本《宋元書景》中,東京大學藏本收錄了最多的書影,該本所收四十一種書影如上;但這裡鏈接所據為京都大學人文研藏本,所收內容,少於四十一種。

    回复
    • 未曾
      未曾 说道:

      感謝先生補充説明相關情況。
      學生發佈此書時也有閲讀稻畑耕一郎的這篇文章,但覺得此書在從清末至民國之間可能有多個版本。民國八年也是其中一個比較完整的版本刊印年份。因爲無法確定,最後保持了與京都大學人文研著錄一致的信息。

      目前暫作修訂,再表感谢~

      回复
      • 塵蒔
        塵蒔 说道:

        謝謝。我個人也覺得不同印本間的參差,可能和刊刻年份有區別,不同印本間的參差可能包括後來補足等,有的印得早的少收幾種,不過,從日記等來看,主體應該是晚於民國四年才定的選目,1916 年發紅印;1918 年可能陸續已經印行多部了。至於有封面的這種,如稻畑耕一郎所考的話,要晚於 1919 年。【個人可考的,中間有些繆氏經眼的書,可能要晚於民國五六年的樣子。】

        回复

发表评论

想参加讨论吗?
请尽情点评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提示:
如果你需要咨询其它问题,建议你从下面交流区选择一个版块创建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