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件名

    鸟瞰中国.Ground and Aerial Views of China. 摄影 BY J. P. Koster. 约 1940 年

  • 文件格式

    PDF 标清(长边约 4000 像素)
    (可选)高清 JPG+(长边约 9800 像素)
    *PDF 文件包含简单书签标记

  • PDF 文件大小:823M

    (备选)JPG 超清压缩包:2.37G

初步评估

版本价值
文件质量
综评

读者评价

版本价值
2
文件质量
2
  yasr-loader
17 回复
  1. Jasmine
    Jasmine 说道:

    Koster 与 Castell 应该是两个人,在《西洋镜》中 Caster 有一张飞机机翼入镜的图片,机翼写的是 “欧亚二”,Koster 这批照片中也有一张飞机机翼入镜的图片,写的是 “欧亚三”。当年开辟新航线应该是机组工作,单机飞行风险太大,一架主机配两架僚机的组合是最理想的工作状态。当时可能安排了两个飞行员进行拍摄(万一其中一架飞机失事,另一份图像资料也能保存下来)。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两批图片的航线、节点拍摄内容那么相似,却没有完全一模一样的图片。

    回复
    • liuyao
      liuyao 说道:

      更复杂了。这么看 Hans Koester 有可能就是 J.P. Koster(Hans 是 Johannes 的简称)。他可能后来移居悉尼,把一部分照片卖给了伯克利大学,后来个人遗物辗转到了悉尼大学,又转到这个博物馆手里。

      回复
  2. quentingdx
    quentingdx 说道:

    《西洋镜:一个德国飞行员镜头下的中国》即是德国飞行员格拉夫·楚·卡斯特(Graf zu Castell)1933-1936 年航拍摄影作品选辑。
    根据飞行航线、所拍照片的对比,结合拍摄者的履职经历看,Graf zu Castell 与 J. P. Koster 应该是同一人,之所以出现异名,应该是德文与英文转译的差异。

    《西洋镜:一个德国飞行员镜头下的中国》一书对格拉夫·楚·卡斯特有所介绍:
    Graf zu Castell, 1905 年生于柏林,21 岁时考取飞行员资格证书,1930 年成为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一名飞行员。1933 年受聘来到中国,成为首批服务于欧亚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负责开辟新航线。1936 年返回德国,参与开辟了当时世界上最长的航线——柏林至喀布尔航线。仅在汉莎航空公司,卡斯特的飞行历程就打到了 200 万公里。二战结束后,卡斯特一直从事航空事业,直至 1972 年退休,为表彰他的贡献,联邦德国授予他大十字勋章。
    在中国飞行期间,他用莱卡卷帘式小相机拍摄了数百张照片,回国后,从中编选 200 余张,于 1938 年编辑出版了《中国飞行》摄影集。

    如果 Castell 和 Koster 是同一人,那么图档所标注的信息就是错误的,显然,加州伯克利大学图书馆在接收这批照片时,也没有对其拍摄时间作仔细的考证。因为卡斯特 1936 年就回国了,抗战前,希特勒召回了所有在华服务的军事人员,1940 年代是不太可能有德国人继续在中国服务的。所以,这拍照片拍摄时间应该是 1933-1936 年。
    至于衡阳机场,也不是抗战时期才兴建。1924 年,唐生智在衡阳统兵时就曾在蒸水南面演武坪开辟临时机场,1929 年,蒋介石何键在衡阳湘江东岸城郊八甲岭修建飞机场。1934 年 4 月,蒋介石电令何键扩建衡阳机场,开辟出占地 140 余万平方米的机场区,并铺出了一条长 1400 余米、宽 40 余米的南北方向跑道,一条相应的滑行道及一些简陋的配套设施。红军长征后,衡阳机场逐渐荒废,1937 年,全面抗战爆发,张治中奉命复修衡阳机场,于 1938 年夏完成。1941 年 10 月,第一批美国飞虎队进驻衡阳八甲岭机场,此后,成为美国飞虎队和中美美国空军的重要前线基地。所谓的 It is an aerial photo of the Heng-yang airfield in the process of construction in 1940,应该是 1934 年何键在八甲岭扩建机场时的场景。

    回复
    • 未曾
      未曾 说道:

      嗯,我们也留意到相关照片拍摄时间的可能著录有问题。
      感谢先生补充这么详细的介绍。我们稍后汇总整理一下。

      回复
      • quentingdx
        quentingdx 说道:

        我昨晚再次比对了两批照片,《中国飞行》收录的那 200 余张照片航线、地点、景物都与伯克利的这批照片相同,包括九世班禅和蒙藏首领乘机的照片,所涉事件也能对上。可以确定是同一人拍摄。但《中国飞行》收录的那 200 余张照片与伯克利收藏的这批照片并不重复,说明那 200 多张照片并未入藏。

        回复
  3. 考拉
    考拉 说道:

    很高清很精彩,内容很丰富,可惜没有东北和山东的……期待以后能有这两个地方的鸟瞰资源分享。

    回复
    • quentingdx
      quentingdx 说道:

      当时欧亚航空公司执飞的航线主要是上海、北平、郑州、洛阳、西安、兰州、西宁、宁夏、包头、汉口、广州、成都、昆明等十几个城市。东北 1931 年以后已经沦陷,不直接与关内通航,所以不会有东北的航拍照片。即便有,也应该是日本人拍的。至于山东,因为机场设施不完善,欧亚的航线不包括山东的城市,所以喀斯特拍摄的照片中不会有山东。

      回复
  4. 沙场点兵
    沙场点兵 说道:

    德国飞行员,格拉夫·楚·卡斯特(Graf zu Castell)也航拍了很多中国老照片,不知和这个 J. P. Koster 有否关联?感觉两者音译有些类似

    回复
  5. liuyao
    liuyao 说道:

    "It is an aerial photo of the Heng-yang airfield in the process of construction in 1940, taken by J.P. Koster, a German commercial airline pilot. In 1956 the Library purchased from Mr. Koster a series of his China photos, 539 in all." -- C.U. News, Universitl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Library (1965)

    回复
      • liuyao
        liuyao 说道:

        Google Books 搜到的,看不到全文。找起来有点麻烦,伯克利网站上翻那一期的(v20-21)也没翻到。

        回复
      • liuyao
        liuyao 说道:

        不敢忝列 “修订者”,要感谢您提供了宝贵资源。查到了具体页,是 Vol.21 (1966, 不是 1965),在这个 “合订本” 的第 166 页 digicoll.lib.berkeley.edu/record/3533 这也只是顺带提了一句,不足为凭。图书馆方面应该有更准确的记录,不妨发信问一下。

        很多照片的拍摄年份可以做一番考证。如广州的中山纪念堂是 1931 年 11 月落成的。

        回复

发表评论

想参加讨论吗?
请尽情点评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提示:
如果你需要咨询其它问题,建议你从下面交流区选择一个版块创建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