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6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8540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這是用Japan Search (jpsearch.go.jp)偶然搜到的,也是國內從未關注過的新材料。裏面的占法目測都很古老,而且引用了《集靈》《神樞》等古佚經。內容好像挺零散,也無頭無尾,衹是一份私人筆記吧。就是字有點費眼,等有時間我試試敲箇文檔。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3-CCLq_uV1JcUeJt_a5H-A?pwd=jc88
    提取码:jc88

    @48547 回复

    昂昂之鹤
    游客

    船载六壬,真是数不胜数的书,万分感谢分享!

    @48565 回复

    finnin
    游客

    看看是什么

    @48573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補充一下:建武五年是1338年,相當於元代後期。抄録者“圓成法師”應該是個密宗僧人,不是陰陽師。

    @48621 回复

    空谷传音
    游客

    @243518015 #48540

    谢谢分享

    @48743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文字档敲了一小部分,先发出来。后续的以后再补:

     

     

    六壬占私記

    目次頁:
    推客在門欲問何事 推所聞虛實法
    第三、善惡事法 第四、所呼往否法
    第五、喚客來否法 第六、主客吉凶法
    第七、行人來否法 第八、遠行留狀法
    第九、行人善惡法 第十、行成否法
    第十一、遠行吉凶法 第十二、三人俱吉凶法
    第十三、行失侶前後法 第十四、追人返否法
    第十五、前道吉凶法 第十六、水陸二道法
    第十七、大小二道通法 第十八、邪道通否法
    第十九、疑三道法 第廿、八邪道法 (下有批註:疑兩。按:“八”字訛,當正作“疑兩”)
    第廿一、溪澗度否法 第廿二、船來否法
    第廿三、船行吉凶法 第廿四、船行宿止法
    第廿五、前船及否法 第廿六、前有船法
    第廿七、盜賊後前無有法 第廿八、盜賊來否法
    第廿九、賊去否法 第卅、戰吉凶法
    第卅一、與敵戰否法 第卅二、偷盜是非法
    第卅三、盜物賊處(“所”之訛)在法 第卅四、遠近法
    第卅五、追捕亡叛法 第卅六、盜物藏處法
    第卅七、盜物得否法 第卅八、失物得否法
    第卅九、奴婢逃亡法 第卌、六畜逃亡法
    第卌一、求覓人物法 第卌二、天罡法
    第卌三、万物成否法 第卌四、居家吉凶法
    第卌五、官爵得否法 第卌六、遷官法
    第卌七、田園熟否法 第卌八、蠶養吉凶法
    第卌九、婚姻吉凶法 第五十、男女邪正法
    第五十一、男女夫妻有无法 第五十二、婦女得否法
    第五十三、婦人法 第五十四、懷妊法
    第五十五、生子男女法 第五十六、生子難易法
    第五十七、男女利害法 第五十八、生子苦樂法
    第五十九、小兒病死生法 第六十、歲中吉凶法
    第六十一、三壽厄法 第六十二、元辰法
    第六十三、本命行年元辰 第六十四、年月日時厄法
    第六十五、厄何厄處丧法 第六十六、天命法
    第六十七、買物利不法 第六十八、賣物遲速法
    第六十九、賣物得不法 第七十、奴婢善惡法
    第七十一、馬善惡法 第七十二、牛善惡法
    第七十三、馬牛病法 第七十四、馬牛行年法
    第七十五、怪異吉凶法 第七十六、怪物法
    第七十七、疾病祟法 第七十八、病狀所在法
    第七十九、犯土處(“所”之訛)在法 第八十、疾病死生法
    第八十一、病死亡期法 第八十二、病平愈期法
    第八十三、服藥吉凶法 第八十四、繫獄吉凶法
    第八十五、勝負法 第八十六、風雨法
    第八十七、風雨期法 第八十八、歲中善惡法
    第八十九、覆物法 第九十、不淨法
    第九十一、初病日都不知時占瘥 第九十二、島哲術周婢現?占法
    第九十三、病人埿重死生条 第九十四、五行數納音知法
    第九十五、召相模法 第九十六、占怪夢法
    第九十七、凡天煞刧煞灾煞三煞神者 第九十八、天醫鶣法
    第九十九、得物占法 第百、三害時法
    第百一、閼逢 第百二、凡夢吉凶法
    第百三、凡疾病多少法 第百四、五行相加法
    第百五、五行三位法 第百六、博弈勝負并勝術法
    第百七、五行親疏法 第百八、心動目瞤安法
    第百九、烏狗鳥法

    ∴六壬占私記 雜雜各法
    客在門欲何事占 常以月將加時,以客所來及日辰上神決之。 從天一上來,縣官事在也。 從騰蛇上來,驚恐。 從朱雀上來,口舌。 從六合上來,婦女事。 從句陳上來,闘諍。 從青龍上來,財帛。 從天后上來,女人事。 從太陰上來,陰私事在。 從玄武上來,盜誕。 從太裳上來,衣裳。 從白虎上來,死丧事。 从天空上來,欺誕。 又云:天罡加日辰,門男子爲吏所傳。太一加日辰,女子言縣官事在。勝先加日辰,問病。小吉加日辰,女子言酒食事在。傳送加日辰,男問道事。從魁加日辰,問求六畜。天魁加日辰,男問病。徵明加日辰,女子問報言事。神后加日辰,男問欲行事。大吉加日辰,女子問遊戲。功曹加日辰,男子問求所(按:疑爲“財”之訛)。大衝加日辰,女子去其夫,欲後處事。

    ∴二、所(原訛作“處”)聞虛實占法 以行年上所見神決之,假令彼人以酒食相召,年上有太裳,則爲有酒食,皆以無類神決之。次以本命上所(原訛作“處”)見神決之。見廉貞,寬大公正,皆信言。見貪狼,姧邪陰賊,皆不信。次以日辰上神決之,以月將加時,辰上神尅日上神,其言可信;日上神尅辰上神,其言虛誕。日辰上神及時與生和,可信。日上神相生爲來和合,可信。若魁罡臨日辰及人年上,其言无信。又空亡孤臨日辰,无信。《神樞》云:太陰、天空臨人年、日辰,其言无信。又云:傳送爲朱雀,或天空而臨日辰,則去來反覆,口舌俱爲姧詐也。或時勝日上神,其言可信;時勝辰上神,其言无信。又視來人年及太歲上,有所(原訛作“處”)噵物類神,與日比則可信,不比則虛(旁注他本云:日比用,可信;不比用,不可信)。若微少事,視年上而不視太歲上。次以天罡決之:以神后加其人所坐(有旁注:他本作“生”)之處,視天罡加孟,可信;加仲,半虛實;加季,言詐。又云:魁罡加日辰、人年命,謀煞人。又云:來告事實否:以月將加時,罡加陽,男害女,虛;罡加陰,女亥男,虛。又云:以大神決之:加孟,不信;加仲,半可信;加季,可信。大神者:春大吉,夏神后,秋徵明(旁注他本云:戌),冬河魁(旁注他本云:亥)。

    ∴三、占人善惡法 天罡加孟,不好人(旁注他本云:吏人);加仲,盜賊(旁注他本云:小善);加季,爲善人。又云:以月將加時,天后臨孟,善人;加仲,爲商人;加季,惡人。又云:干上見功曹、傳送、魁、罡、徵明,爲吏人;見小吉、從魁、(脫“勝”字)先,爲平民;見神后、太一、大衝,爲盜人。又云:辰上見徵明、神后、大吉、太一、大衝,爲姧惡人。又云:辰上見徵明、神后、大吉、太一、大衝,爲吏;神后、太一加日辰,爲盜賊;大吉加日辰,爲死喪或家人;從魁、勝先加日辰,爲亡命人;小吉加日辰,爲白衣;神后加卯,爲怨家。又云:以月將加時,見天一加孟,万吉;加仲,小凶;加季,大凶也。

    ∴四、人呼往否法 以月將加時,魁、罡、太一加日辰、人年命,不可往,凶。又云: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將,有王相氣,上下相生,可往;日辰、人年上无吉神將,囚死氣,上下相尅,不可往。又云:太一、神后加支干,姧人,勿往。辰賊日,反有憂;日賊辰,仇在外。又云:罡加季(位?),勿往。

    ∴五、喚客來不法 魁罡加支干,俱吉,來;俱凶,未來。有氣,來;无氣,不來。日爲客,辰爲主。大吉加日,客來;加辰,不來。一說云(旁注:《神樞》云):常以月將加今日之辰,時上見河魁,必來其急;見天罡,今欲至;見神后,且欲至;見功曹、傳送,小(疑“少”之訛)時至;見從魁,有道;見勝先,欲至更止;見大衝,在道復還;見徵明,虛言不來;見太一,虛喜不來。絳宮時不來,干吉支傷不來,日辰加孟不來。明堂時來,天罡小吉加日辰來。支干俱凶不來。又云:望男以日,望女以辰。相尅至,相生不來。又云:男以傳送,女以太一:加孟,未發;加仲,有道;加季,欲來。 愚云:伏吟(原訛作“今”)時,不來;支干俱吉,男女共來;干吉,男來女不來;支吉,女來男不來。

    ∴六、主客吉凶法 說云:日辰上見吉神將王相,主人長者,可住止。日爲客,辰爲主人。若日上見凶神將,客懷行凶,侵欺主人;辰上見凶神將,主人侵欺客。或神后加客年,主人欲欺之,急去,住必凶。或勝先加年、從魁加辰,急去,住即煞人。又云:日辰上見河魁及白虎,主人欲煞客;見徵明、天空,主人欲謀誘客。明堂、絳宮時急,主人不吉,將煞人。《神樞》云:時尅日辰,(疑脫一“辰”字)之陽神所臨之辰賊今日辰,皆害主人。假令七(原訛作“十”)月丁巳,時加亥,是時尅日辰也。又太一臨亥,太一,辰即陽神,臨亥,亥遙尅丁巳,是(甚?)也,必害主人。又(此衍一字,當刪)辰陰上神勝日,則主人受後敗。 假令七月甲午日,太一加甲(原訛作“申”),陰得傳送,傳送遙尅甲,是以(原訛作“已”)主人有後敗也。
    (按:名義有訛,彼將辰所應之神呼爲辰之陽神,與通行之名不合。然其義不難解)

    ∴七、行人來不法 以月將加時,三傳出陽(旁注“天一前”)則來,入陰(旁注“天一後”)不至。前一,始發;前二,半道;前三,近至;前四,入堺内;前五,倚門待矣。又云:天罡加孟,未發;加仲,初發或半道;加季,即今至。云:天罡加子午,庚日至;加丑未,辛日至;加寅申,戊日至;加卯酉,己日至;加辰戌,丙日至;加巳亥,丁日至;若加日辰,待門。又云:徵明加行年上,巳亥日至。神后加年,子午日至。大吉加年,丑未日至。寅加年,寅申日至(寅原訛作刃)。卯加年,道止留。一云:乙日卯酉至。天罡加年,今日至,或辰戌日至。巳加年,巳亥日至。午加年,子午日至。未加年,丑未日至。又云:宜立待。申加年,寅申日至(寅原訛作刃)。從魁加年,卯酉日至。又云:以出時加太歲,魁罡下爲還時;以行日加月建,魁(原訛作“斗”)罡下爲還日;以行月加卯,魁(原訛作“斗”)罡下爲還月;以行歲加卯,魁下爲還歲。望千里,以太(脫“歲”字)上神爲至期。又云:以月建上神爲來期。假令徵明加太歲,以正月爲期;謂功曹加月建,以十月爲期。皆以今日神爲至期。他以之效。又云:百里行人,以太歲上神爲期,假令徵明,則正月至也。百里外行人,正時,傳送下爲期:加太陰,即日至。《神樞》云:三千里行,觀將軍下;千里行,觀太歲下;五百里行,觀月建下;百里行,觀日下;五十里行,觀時下爲期。又云:行年立子上,見大吉,爲未年;未上見功曹,爲正月;寅上見從魁(原訛作“斗”),爲酉日;酉上見天罡,爲辰時。此人未年正月酉日辰時至。他效之。又云:東南行人,以酉爲限,以子上神爲至期;西北行人,以卯爲限,以午上神爲期。愚云:卯爲日門,酉爲月門,子爲陽路,午爲陰路。假令望巳地人,太一加午爲巳日發,加酉爲得限。子上得傳送,當以庚辛申酉日至。他效之。
    又云:以四遊神及遊戲神決云。 件二神加孟,未發;加仲,有路;加季,欲至。《神樞》云:用孟,未發;仲(原訛作“中”),有道;用季,欲至。天地反吟,即至也。 又云:正日時,今目(疑“見”之訛)天上日辰加孟,未發;加仲,半道;加季,令今至。日上神用,日内來;辰上用,旬(原訛作“句”)内來;月建上神用,月内來;太歲上神用起,歲内來。將乘(原訛作“垂”)王相氣,近者近,遠者遠。乘(同上訛)囚死老氣,差忒,輪延怠,何況遠者。四遊神者:春大吉(注:他本作“太一”),夏神后(注:他本作“勝先”),秋徵明(注:他本作“從魁”),冬天罡(注:他本作“戌”)。右方大神,左遊神也。

    ∴八、遠行留狀法 云:若行人有寅地,功曹爲朱雀,則以官符、口舌故未來。望申地人,傳送爲玄武,盜賊已失故未來也。他效之。

    ∴九、行人善惡法 行人年上得陽神吉將并王相氣爲善,非此者爲惡。若欲知死生,常以勝先加酉,天上甲乙加行人年爲死也。 以勝先加酉,魁罡加日辰、人年,十死一生。加他神者,安吉也。又云:行年加孟爲生,加仲發病,加季已死。欲歸來期加寅申,有長住期。又云:天罡加陰孟,吉;加陰仲季,已死;加陽孟,小有病;加陽仲季,皆病即已死云。

    @48746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前面的格式出了点问题,原先的空格几乎全没了。重新发一个

     

    六壬占私記

    目次頁:
    推客在門欲問何事  推所聞虛實法
    第三、善惡事法  第四、所呼往否法
    第五、喚客來否法  第六、主客吉凶法
    第七、行人來否法  第八、遠行留狀法
    第九、行人善惡法  第十、行成否法
    第十一、遠行吉凶法  第十二、三人俱吉凶法
    第十三、行失侶前後法  第十四、追人返否法
    第十五、前道吉凶法  第十六、水陸二道法
    第十七、大小二道通法  第十八、邪道通否法
    第十九、疑三道法  第廿、八邪道法 (下有批註:疑兩。按:“八”字訛,當正作“疑兩”)
    第廿一、溪澗度否法  第廿二、船來否法
    第廿三、船行吉凶法  第廿四、船行宿止法
    第廿五、前船及否法  第廿六、前有船法
    第廿七、盜賊後前無有法  第廿八、盜賊來否法
    第廿九、賊去否法  第卅、戰吉凶法
    第卅一、與敵戰否法  第卅二、偷盜是非法
    第卅三、盜物賊處(“所”之訛)在法  第卅四、遠近法
    第卅五、追捕亡叛法  第卅六、盜物藏處法
    第卅七、盜物得否法  第卅八、失物得否法
    第卅九、奴婢逃亡法  第卌、六畜逃亡法
    第卌一、求覓人物法  第卌二、天罡法
    第卌三、万物成否法  第卌四、居家吉凶法
    第卌五、官爵得否法  第卌六、遷官法
    第卌七、田園熟否法  第卌八、蠶養吉凶法
    第卌九、婚姻吉凶法  第五十、男女邪正法
    第五十一、男女夫妻有无法  第五十二、婦女得否法
    第五十三、婦人法  第五十四、懷妊法
    第五十五、生子男女法  第五十六、生子難易法
    第五十七、男女利害法  第五十八、生子苦樂法
    第五十九、小兒病死生法  第六十、歲中吉凶法
    第六十一、三壽厄法  第六十二、元辰法
    第六十三、本命行年元辰  第六十四、年月日時厄法
    第六十五、厄何厄處丧法  第六十六、天命法
    第六十七、買物利不法  第六十八、賣物遲速法
    第六十九、賣物得不法  第七十、奴婢善惡法
    第七十一、馬善惡法  第七十二、牛善惡法
    第七十三、馬牛病法  第七十四、馬牛行年法
    第七十五、怪異吉凶法  第七十六、怪物法
    第七十七、疾病祟法  第七十八、病狀所在法
    第七十九、犯土處(“所”之訛)在法  第八十、疾病死生法
    第八十一、病死亡期法  第八十二、病平愈期法
    第八十三、服藥吉凶法  第八十四、繫獄吉凶法
    第八十五、勝負法  第八十六、風雨法
    第八十七、風雨期法  第八十八、歲中善惡法
    第八十九、覆物法  第九十、不淨法
    第九十一、初病日都不知時占瘥  第九十二、島哲術周婢現?占法
    第九十三、病人埿重死生条  第九十四、五行數納音知法
    第九十五、召相模法  第九十六、占怪夢法
    第九十七、凡天煞刧煞灾煞三煞神者  第九十八、天醫鶣法
    第九十九、得物占法  第百、三害時法
    第百一、閼逢  第百二、凡夢吉凶法
    第百三、凡疾病多少法  第百四、五行相加法
    第百五、五行三位法  第百六、博弈勝負并勝術法
    第百七、五行親疏法  第百八、心動目瞤安法
    第百九、烏狗鳥法

    ∴六壬占私記  雜雜各法
    客在門欲何事占  常以月將加時,以客所來及日辰上神決之。  從天一上來,縣官事在也。  從騰蛇上來,驚恐。  從朱雀上來,口舌。  從六合上來,婦女事。  從句陳上來,闘諍。  從青龍上來,財帛。  從天后上來,女人事。  從太陰上來,陰私事在。  從玄武上來,盜誕。  從太裳上來,衣裳。  從白虎上來,死丧事。  从天空上來,欺誕。  又云:天罡加日辰,門男子爲吏所傳。太一加日辰,女子言縣官事在。勝先加日辰,問病。小吉加日辰,女子言酒食事在。傳送加日辰,男問道事。從魁加日辰,問求六畜。天魁加日辰,男問病。徵明加日辰,女子問報言事。神后加日辰,男問欲行事。大吉加日辰,女子問遊戲。功曹加日辰,男子問求所(按:疑爲“財”之訛)。大衝加日辰,女子去其夫,欲後處事。

    ∴二、所(原訛作“處”)聞虛實占法  以行年上所見神決之,假令彼人以酒食相召,年上有太裳,則爲有酒食,皆以無類神決之。次以本命上所(原訛作“處”)見神決之。見廉貞,寬大公正,皆信言。見貪狼,姧邪陰賊,皆不信。次以日辰上神決之,以月將加時,辰上神尅日上神,其言可信;日上神尅辰上神,其言虛誕。日辰上神及時與生和,可信。日上神相生爲來和合,可信。若魁罡臨日辰及人年上,其言无信。又空亡孤臨日辰,无信。《神樞》云:太陰、天空臨人年、日辰,其言无信。又云:傳送爲朱雀,或天空而臨日辰,則去來反覆,口舌俱爲姧詐也。或時勝日上神,其言可信;時勝辰上神,其言无信。又視來人年及太歲上,有所(原訛作“處”)噵物類神,與日比則可信,不比則虛(旁注他本云:日比用,可信;不比用,不可信)。若微少事,視年上而不視太歲上。次以天罡決之:以神后加其人所坐(有旁注:他本作“生”)之處,視天罡加孟,可信;加仲,半虛實;加季,言詐。又云:魁罡加日辰、人年命,謀煞人。又云:來告事實否:以月將加時,罡加陽,男害女,虛;罡加陰,女亥男,虛。又云:以大神決之:加孟,不信;加仲,半可信;加季,可信。大神者:春大吉,夏神后,秋徵明(旁注他本云:戌),冬河魁(旁注他本云:亥)。

    ∴三、占人善惡法  天罡加孟,不好人(旁注他本云:吏人);加仲,盜賊(旁注他本云:小善);加季,爲善人。又云:以月將加時,天后臨孟,善人;加仲,爲商人;加季,惡人。又云:干上見功曹、傳送、魁、罡、徵明,爲吏人;見小吉、從魁、(脫“勝”字)先,爲平民;見神后、太一、大衝,爲盜人。又云:辰上見徵明、神后、大吉、太一、大衝,爲姧惡人。又云:辰上見徵明、神后、大吉、太一、大衝,爲吏;神后、太一加日辰,爲盜賊;大吉加日辰,爲死喪或家人;從魁、勝先加日辰,爲亡命人;小吉加日辰,爲白衣;神后加卯,爲怨家。又云:以月將加時,見天一加孟,万吉;加仲,小凶;加季,大凶也。

    ∴四、人呼往否法  以月將加時,魁、罡、太一加日辰、人年命,不可往,凶。又云:日辰、人年上得吉神將,有王相氣,上下相生,可往;日辰、人年上无吉神將,囚死氣,上下相尅,不可往。又云:太一、神后加支干,姧人,勿往。辰賊日,反有憂;日賊辰,仇在外。又云:罡加季(位?),勿往。

    ∴五、喚客來不法  魁罡加支干,俱吉,來;俱凶,未來。有氣,來;无氣,不來。日爲客,辰爲主。大吉加日,客來;加辰,不來。一說云(旁注:《神樞》云):常以月將加今日之辰,時上見河魁,必來其急;見天罡,今欲至;見神后,且欲至;見功曹、傳送,小(疑“少”之訛)時至;見從魁,有道;見勝先,欲至更止;見大衝,在道復還;見徵明,虛言不來;見太一,虛喜不來。絳宮時不來,干吉支傷不來,日辰加孟不來。明堂時來,天罡小吉加日辰來。支干俱凶不來。又云:望男以日,望女以辰。相尅至,相生不來。又云:男以傳送,女以太一:加孟,未發;加仲,有道;加季,欲來。 愚云:伏吟(原訛作“今”)時,不來;支干俱吉,男女共來;干吉,男來女不來;支吉,女來男不來。

    ∴六、主客吉凶法  說云:日辰上見吉神將王相,主人長者,可住止。日爲客,辰爲主人。若日上見凶神將,客懷行凶,侵欺主人;辰上見凶神將,主人侵欺客。或神后加客年,主人欲欺之,急去,住必凶。或勝先加年、從魁加辰,急去,住即煞人。又云:日辰上見河魁及白虎,主人欲煞客;見徵明、天空,主人欲謀誘客。明堂、絳宮時急,主人不吉,將煞人。《神樞》云:時尅日辰,(疑脫一“辰”字)之陽神所臨之辰賊今日辰,皆害主人。假令七(原訛作“十”)月丁巳,時加亥,是時尅日辰也。又太一臨亥,太一,辰即陽神,臨亥,亥遙尅丁巳,是(甚?)也,必害主人。又(此衍一字,當刪)辰陰上神勝日,則主人受後敗。 假令七月甲午日,太一加甲(原訛作“申”),陰得傳送,傳送遙尅甲,是以(原訛作“已”)主人有後敗也。
    (按:名義有訛,彼將辰所應之神呼爲辰之陽神,與通行之名不合。然其義不難解)

    ∴七、行人來不法  以月將加時,三傳出陽(旁注“天一前”)則來,入陰(旁注“天一後”)不至。前一,始發;前二,半道;前三,近至;前四,入堺内;前五,倚門待矣。又云:天罡加孟,未發;加仲,初發或半道;加季,即今至。云:天罡加子午,庚日至;加丑未,辛日至;加寅申,戊日至;加卯酉,己日至;加辰戌,丙日至;加巳亥,丁日至;若加日辰,待門。又云:徵明加行年上,巳亥日至。神后加年,子午日至。大吉加年,丑未日至。寅加年,寅申日至(寅原訛作刃)。卯加年,道止留。一云:乙日卯酉至。天罡加年,今日至,或辰戌日至。巳加年,巳亥日至。午加年,子午日至。未加年,丑未日至。又云:宜立待。申加年,寅申日至(寅原訛作刃)。從魁加年,卯酉日至。又云:以出時加太歲,魁罡下爲還時;以行日加月建,魁(原訛作“斗”)罡下爲還日;以行月加卯,魁(原訛作“斗”)罡下爲還月;以行歲加卯,魁下爲還歲。望千里,以太(脫“歲”字)上神爲至期。又云:以月建上神爲來期。假令徵明加太歲,以正月爲期;謂功曹加月建,以十月爲期。皆以今日神爲至期。他以之效。又云:百里行人,以太歲上神爲期,假令徵明,則正月至也。百里外行人,正時,傳送下爲期:加太陰,即日至。《神樞》云:三千里行,觀將軍下;千里行,觀太歲下;五百里行,觀月建下;百里行,觀日下;五十里行,觀時下爲期。又云:行年立子上,見大吉,爲未年;未上見功曹,爲正月;寅上見從魁(原訛作“斗”),爲酉日;酉上見天罡,爲辰時。此人未年正月酉日辰時至。他效之。又云:東南行人,以酉爲限,以子上神爲至期;西北行人,以卯爲限,以午上神爲期。愚云:卯爲日門,酉爲月門,子爲陽路,午爲陰路。假令望巳地人,太一加午爲巳日發,加酉爲得限。子上得傳送,當以庚辛申酉日至。他效之。
    又云:以四遊神及遊戲神決云。 件二神加孟,未發;加仲,有路;加季,欲至。《神樞》云:用孟,未發;仲(原訛作“中”),有道;用季,欲至。天地反吟,即至也。 又云:正日時,今目(疑“見”之訛)天上日辰加孟,未發;加仲,半道;加季,令今至。日上神用,日内來;辰上用,旬(原訛作“句”)内來;月建上神用,月内來;太歲上神用起,歲内來。將乘(原訛作“垂”)王相氣,近者近,遠者遠。乘(同上訛)囚死老氣,差忒,輪延怠,何況遠者。四遊神者:春大吉(注:他本作“太一”),夏神后(注:他本作“勝先”),秋徵明(注:他本作“從魁”),冬天罡(注:他本作“戌”)。右方大神,左遊神也。

    ∴八、遠行留狀法  云:若行人有寅地,功曹爲朱雀,則以官符、口舌故未來。望申地人,傳送爲玄武,盜賊已失故未來也。他效之。

    ∴九、行人善惡法  行人年上得陽神吉將并王相氣爲善,非此者爲惡。若欲知死生,常以勝先加酉,天上甲乙加行人年爲死也。 以勝先加酉,魁罡加日辰、人年,十死一生。加他神者,安吉也。又云:行年加孟爲生,加仲發病,加季已死。欲歸來期加寅申,有長住期。又云:天罡加陰孟,吉;加陰仲季,已死;加陽孟,小有病;加陽仲季,皆病即已死云。

    @48807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十、行成否法  以月將加時,傳送、從魁、大衝加日辰、人年上,成行;但其神无炁,不行。又云:傳送、從魁、大衝有時前,爲行;有時後,爲不行。又云:日辰皆有天一前,行;有後,必不行。神后加仲(原訛作“中”),行;大吉加仲,不定;徵明加仲,不行而止。又云:日辰上下相尅,用得傳送、天罡,爲行;不相賊,而得天一後神,不行,雖行,中止。又云:辰有時前,成行;有時後,不成行。三傳出陽(旁注:天一前),行;三傳入陰(旁注:在天一後也),不成行。又云:日辰有天一,前後猶豫不定;干吉支傷,成行。又云:神后加仲,行;大吉加仲,猶豫不定;徵明加仲,不行而止。又云:天罡加孟,不行成;加仲,猶豫;加季,爲行成。一云:天罡加季,支干上有氣,必吉;無氣,不吉。又云:以功曹加月建,四季加行年,道中還;四孟加行年,必不行。又云:男以功曹、女以傳送加太歲,行年上見傳送,必行;見功曹,不吉(此二字原誤倒);見小吉,雖欲行,三日不發便止。又云:以月將加月建,行年上見魁、罡、功曹、傳送,皆行;見太一、徵明,不行。又云:遇返吟爲行,遇伏吟則剛日欲行中止、柔日伏藏不起。或昴星爲用者,柔日伏藏不出,不欲見人。又云:乘天馬,成行。凡天馬者: 午申戌子寅辰午申戌子寅辰 此天馬。乘行年,不行。

    ∴十一、遠行吉凶法  常以功曹加月建,勝先下爲死炁,神后下爲生氣,大衝下爲遊煞。占時,死氣加行人年,以此遠行,必發病;生氣,吉,但雖病,差(同“瘥”字);遊煞加日辰、人年,大凶。又云:用起陰神、傳入陰、或終陰神者,行必逢雨;用起陽神、傳出陽、或終陽者,行必逢風。凡都將:甲己日,丑;乙庚日,子;丙辛日,亥;丁壬日,戌;戊癸日,申。件神加日辰、人年,必相盜賊仇怨、爲吏所(原訛作“處”)构。
    壬辰旬,酉(此四字疑爲衍文);甲子旬,未;甲戌旬,巳;甲申旬,卯;甲午旬,丑;甲辰旬,亥;甲寅旬,酉。是神加日辰、人年,必逢亡遺、疾病、懸官。加是神,不可遠行,不還家憂也。凡天車: 巳巳巳辰辰辰未未未酉酉酉 主車斷馬傷云。加日辰、人年,出行而車馬被折傷,不吉也哉。
    凡鈎鏈: 卯卯卯巳巳巳酉酉酉亥亥亥 加日辰、人年,不遠行者也。
    五盜神: 丑寅(原訛作“刃”,以下逕改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子 加日辰、人年,逢盜賊難,必大凶也。
    盜神者: 巳巳巳午午午酉酉酉子子子 是神加人年,憂盜賊。
    天賊神: 丑戌未丑戌未辰丑未辰丑未 加人年,遇刧盜憂。
    刧煞神: 亥申巳寅亥申巳寅亥申巳寅 加年,必被謀,人大凶。
    天煞神: 酉巳丑酉巳丑酉巳丑酉巳丑 加,主死喪事,大凶。
    天刑(原訛作“形”)神: 寅亥申巳寅亥申巳寅亥申巳 不可遠行,亡者也。
    死氣神: 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 加,主疾病,不吉。
    凡發神: 寅寅寅午午午申申申子子子 加日辰、年上,宜行。

    ∴十二、三人俱吉凶法  云:以支干決之: 假令干傷己身(注他本云:干傷他、支傷己),俱吉;俱傷,大凶。又云:天罡加孟,前人有災(原倒作作災有前人);加仲,有中人;加季,後人有災也。

    ∴十三、行失伴侶不知前後法  以勝先決之云:正時(注他本云:以月將加時),勝先有天一前,彼人已有前;勝先有天一後,彼人有伴(原誤倒),有後未發。又云:勝先有天一左,有前;有右,有後。又人來不去告。又云:天罡、從魁、鬼門煞、墓神加時干,有後;加支,有前。干傷,有前;支傷,有後也。
    (按:此章諸“有”字,疑皆爲“在”之訛,“有伴”處除外。)

    ∴十四、追人及否法  以勝先決之云:有右,堂後從右追;有左,從左追。必得,必獲之。又云:絳宮,追不及;明堂時,追之及;玉堂時,已遠。干傷,与傳送并,不及;支干俱傷,亦不及;支干俱吉,及;干吉支傷,不及;干傷支吉,及。魁罡加干(原訛倒作“加斗罡干”),不及;加支,必及。天罡、從魁(原訛作“斗”)、鬼門煞、墓神加干,不及;加支,必及得。又云:身自避難奔亡,人追我否?以日辰上神決之 云:日辰上見傳送、從魁、太一,人來追我甚急。又云:魁(原訛作“斗”)罡加干,不及;加支,及,必追之。

    ∴十五、前道吉凶未知法  以日辰、人年上神決之云:正時,功曹、傳送、六合、青龍、天一、天后、太陰、太裳臨日辰,爲通,大吉;魁、罡、騰蛇、朱雀、句陳、玄武、白虎、天空臨日辰、人年,不通,凶,必有惡人、口舌、驚恐、亡遺(原訛作“貴”)□凶也。又云:寅卯申吉將爲通(原訛作“道”),寅卯申凶將不通(同上)。

    ∴十六、水陸二道法  以支干決之:干爲陸,支爲水。干吉,利陸;支吉,利水。

    ∴十七、大小二道通法  以支干決之:干吉,大道通;支吉,小道通(原脫“通”字)。又云:天罡加孟,左道通;加仲季,下道通也。

    ∴十八、邪道二通不法  以天罡決之:天罡加孟,左道通;加仲,右道;加季,下道通也。

    ∴十九、疑三道口法  以大吉決之:大吉加孟,從左道;加仲,中道;加季,從右道云。

    ∴廿、疑兩道法  以天罡決之: 天罡加孟,左道通;加仲季,皆右道。逢溪澗廣長,欲渡。

    ∴廿一、溪澗渡不(注:他本作“度江河水”)法  以天罡決之: 天罡加孟,右行,水淺通度;加仲季,不通也。支吉,可度。日辰俱吉,可度也。

    ∴廿二、船來不法  以支干決之: 干吉,從上來;支吉,下來;支干俱傷,不來云。

    ∴廿三、船行吉凶法  以徵明決之: 徵明加孟,將有風;加仲,半江起;加季,可渡也。 又云:以日辰上神決之:大衝加日辰,死,不可度。又云:正時,大衝、天罡加支干決之:大衝加,必遇惡風;神后加之則水動,有溺(原訛作“弱”)死;太一加之,不可渡,必失財物。又云:干傷,可度;支傷,又不可渡。又云:日辰上神吉神,有王相氣,上下相生,可渡;反(原訛作“返”)之則凶,以風波爲敗也。 次以月將加時,天河加地井,渡江海必逢風波,入山林必遇虎狼。 凡卯酉未爲天三河,午巳亥爲地三井。《神樞》云:勝先、六壬、六癸爲地三井。 云:天河臨地井立成法,今載於後:
    凡正月:日出、食時、禺中  二月:日出、雞鳴、食時
    三月:日出、雞鳴、禺中  四月:平旦、食時、夜半
    五月:日出、雞鳴、人定  六月:平旦、黄昏、晡(原訛作“脯”)時
    七月:雞鳴、日昳、日入  八月:晡(同上)時、黄昏、夜半
    九月:日昳、日入、人定  十月:禺中、日昳、日入
    十一月:日中、黄昏、晡(同上)時  十二月:日昳、晡(同上)時、食時
    說云:大衝主船車,何以别之?臨水爲用,爲船;臨土爲用,爲車。有(疑“在”之訛)王相,公卿船車,寬且大;有(疑“在”之訛)囚死鄉,故破而小。魁罡臨孟,船頭有脯(注:一本作“補”);加仲,中有脯;加季,後有脯。 凡《神樞》云:天私門二,地禁户四。六合、青龍、太陰、太裳之時,行於万里,不傷兵,不溺水,不染病,不燒火,蒙天地之福者也。所(原訛作“處”)求得,万事大吉也。
    天私門二,謂大衝、小吉;地禁户四,謂除、定、危、開也。

    ∴廿四、船行宿止法  船行宿止,恐有風波,專以支干決之云:大衝加支干,有風,不可宿止;不加,无風,可宿止。

    ∴廿五、前船及否法  云:以功曹決之:正時,功曹加亥,及;加子,半道及;加丑,不及。或云:加日辰,不及,能可尋覓(原訛作“覺”)。

    ∴廿六、前有船法  前有(疑脫“船”字),不知誰,以大吉決之:大吉加孟,吏船;加仲,白衣船;加季,惡人船也。

    @48808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未完待續,下次發應該能完結了。

    順便透露一點:通過核對世間殘存的引文,可以確定,此書文本的主體,幾乎全部出自《黄帝式經》或者叫《六壬式經》,也就是《金匱》《玉門》《曾門》三經的合稱。衹有標明了《神樞》《集靈》等書名之處,是出自其他古老的六壬經書。其餘不標出處的,或但作“云”、“又云”的,應當都是《六壬式經》的内容。真正是一字千金,可謂六壬界之孔壁古文了。

    @48932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已完成録入。我就不在帖子裏發文本了,直接分享一下整篇文檔: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zuqbnVJ-9N8rokk-k1ZnVA?pwd=k7gf
    提取码:k7gf

    請以此版爲準,前面發的内容仍有一些錯誤,這次作了修訂。
    原書有很多訛脫衍倒,凡是能由上下文確定錯誤的,都作了勘正,並在括號注明原先訛作什麼。行間的小字注文也一一過録在括號内,不敢遺漏。
    這箇抄本存在一些系統性的訛誤,如“所”訛作“處”、“在”訛作“有”、“魁”訛作“斗”等,數量極多,但亦有不誤者。很可能是輯録者所據以抄寫的古經已有此諸訛。
    這箇文本仍不敢說是盡善盡美,沒辦法字太難認了。但確實已經盡力,希望以後還有機會發現紕漏、繼續修訂。
    此書的文獻價值高得驚人,大部分出自《六壬式經》,全爲漢魏六朝古法,直指六壬式的最初源頭。可惜原書一百零九門,如今衹存下來了四十五門,否則價值甚至不亞於《神定經》。

    @48951 回复

    collector
    游客

    早期六壬應該用的是nirayana座標

    @48988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collector #48951

    先生指出的甚是,學習了~我搜了一下Nirayaṇa坐標的含義,確實是和早期六壬相應的,以西元紀元前後那段時期的天象爲坐標,不考慮歲差。

    冬至所在爲十一月,蚯蚓結,麋角解,水泉動—初昏斗建子—地支子丑相合—日躔丑宫星紀—月將用大吉。之後每月移一辰,月建順行,日躔逆行。

    六壬這套模型設計之初就是依據兩漢時期的天象,在當時,上面這一整條邏輯路線完全是貫通的,並無内部矛盾。六壬的基本規則在那時已成爲一套定式,一般來說是不宜輕易改動的。直到楊惟德等人在宋仁宗的授意下,納入歲差因素,按當時的實際日躔重訂月將規則,纔開啟了後面千年聚訟不休的月將爭論。就數術體系本身來說,若不考慮實際星空,Nirayaṇa坐標下的漢代月將體系已經有一套很完備的邏輯了,改革之後反而牽一髮動全身,引出很多新矛盾。

    @48991 回复

    collector
    游客

    歲差肯定得求啊,否則sayana和nirayana怎麼轉換。式占只是個模型,怎麼定義每個符號的含義,根據個人需要,不是固定的。只要符合基本原則,用哪種座標應該都可以。

    @48992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這其實是兩種不同的價值取向,各方皆無絕對的對錯。我早先堅定地認爲衹應該以實際日躔取將,還在天機上發過一篇帖子,專門修正換將時間:依月將本義重新考訂換將時間 - Powered by Discuz! (fengshui-168.com)

    後來纔發現,按月建合神取將也有它的道理,這樣保證了數術系統內部的邏輯自洽,既不用改月建,也不用打破地支六合規則。其實在楊惟德改革月將之後,沈括很快就提出了質疑,原因是既然月將按歲差作了修訂,那麼月建是不是也要按實際的初昏斗建進行重訂?(《夢溪筆談》卷七)

    沈括的結論是:立春之後建寅、驚蟄之後建卯,這已經與物候綁定,成爲千年固定的文化定式,改不了的。既然月建按約定俗成(不考慮歲差),而月將又按實際天象(考慮歲差),那麼十二合神的規則就被打破了。所以說,在月建不許動的前提下,月將按實際日躔,就得犧牲地支六合;要想保全地支六合,就必然對不上實際天象。兩種取法各有犧牲,就看每箇人的觀念了。是更在意術數模型內部的邏輯完備,還是更在意模型與外界實際天象的吻合度,這中間沒有絕對的對錯。

    我一開始是全力主張實際日躔的,但現在覺得合神取將的人也有他們的道理。

    @48996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六壬式原本出自星占,月將加時是以太陽位置爲準星,模擬天之十二次與地上十二辰的實時位置關係。

    其實若想嚴格吻合實際天地位置的話,“月將加時”這套操作本身還是太樸素甚至粗糙了。我前兩天剛和朋友探討過,可以設想一種極端情景:假令某日,太陽走到了亥宮的末尾(真實日躔),再過幾小時就要進入戌宮了;而占卜的時間正好午時的末尾(真太陽時),再過幾分鐘就進入未時了。這種情況下,難得還是老老實實按照月將加時規則,用亥加午嗎?真實世界裏的天地位置相對關係,其實是亥臨未、戌臨午,但如果按照月將加時的舊操作,衹能把徵明加到午上,這就背離了六壬式模擬實時天象的設計初衷。所以說月將加時這套操作是有其局限性和粗糙之處的。

    以我們現代的條件,其實完全可以避免這種問題,更好地與實際天象吻合的。對北半球的人來說,衹需打開Stellarium,查一下天頂點(zenith)的實時赤經,或者實時子午圈的赤經,看這箇經度落入哪個區間內,對應十二次裏的哪一次,把相應的神加臨到地盤午位即可。例如,所占之時的天頂赤經若是20h 15min 08s,查看我帖子中列出的十二次即知,這屬於星紀的範圍,就用大吉加午。天頂赤經若是18h 30min 47s,屬於析木,則用功曹加午。

    這種操作算是月將加時的優化版本,初衷相同,但規避了前者的上述弱點。我並不是企圖另搞一套新體系,衹是想強調,月將的不同取法其實代表的是不同的立場和價值觀念,沒有絕對對錯。而即便是在我自身更傾向的“實際日躔取將”這一立場下,月將加時這一操作其實也是存在系統性漏洞的,我們作爲現代人其實有充足的條件把這個漏洞彌補起來。

    @49002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雖然兩種立場之間沒有絕對正確的,但在這二者之外,還有第三種立場,從邏輯上來講屬於“絕對錯誤”的。那就是中氣換將,雨水過後取亥、春分過後取戌等等。這是按唐宋時期的天象修訂的月將,衹對他們那箇時代有效。既不像漢代的月建合神那樣,保全了體系内部各符號關係的邏輯自洽;也不像實際日躔那樣,能對上我們當代的天象。

    中氣換將對我們這箇時代來說是“絕對錯誤”的,但這衹是從邏輯上來說。至於實踐方面,有的前輩認爲中氣換將用起來更準,因爲一方面他們自己用慣了,也更有信心;另一方面,我們現在學的六壬體系都是宋人留下的,宋人的這些經驗都是基於中氣換將法則總結出來的。

    所以哪怕是這種最錯誤的取將方式,似乎也有它繼續存在的道理。正如collector先生指出的,衹能每箇人根據需要,選一種自己最認可、最有信心的取法,堅持到底就行。符號體系衹起到一箇啟發思維的作用,占驗靠的主要還是人自身的妙悟。

    @49133 回复

    游客

    @243518015 #49002

    赞成

    @55683 回复

    黄叔正
    游客

    @243518015 #48992

    先生说的相当的正确,我看了以后钦佩不已,原来早有贤达注意到并实际操作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我觉得您赞同月建合神还是有一点不妥的。月建既然是按照十二节来划分,而十二节的划分与地球公转有关,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和地轴偏转有关,也就是说,月建是我们大地自己的运动规律,和天象运动无关。实际上二十八宿恒星从来没有变化,我们肉眼看见的太阳在二十八宿之间的运动,实际上也没有任何变化。所以我认为,月建和日躔,用阴阳学的观念说,是天和地的各自变化,这也正好暗合虞喜所言“天自为天,岁自为岁”,这里的“岁”在我看来就是描述地球的自转、公转,加上地轴偏转的综合运动的具体化。合神之说,现在我们的只是把它当作一个符号,其产生是秦汉时期人们错误的天地观导致的,当时人们由于观测的精度差,以及天文知识的不够成熟,认为天地一起运动,天地的运动万世不变,其实这是把天地在一个瞬间的运动形态当成了永久的法则,随着观测技术的提高以及天文观测数据的积累,魏晋时期人们就已经抛弃了这种观念。但是合神,作为一个沿用不衰的壬占符号,它的意义不再是一个错误的观念,而像是坐标系,一个被人们一直使用的坐标系,如果我们贸然改变这个坐标系,那么就意味着之前两千年的式占经验全部要经过修正,本来是亥的可能要改成酉(诸如此类)。所以合神不变,月建也不变,依旧按照十二节来定,日躔则不能泥古,去相信什么中气换将或者是以合神来定月将的说法,要以实际天象为准,通过太阳在二十八宿的哪个宿上,根据式占通用的刘向所校的十二星次(这个星次系统与《管子》直到司马迁《天官书》所载的属于同一系统,也与大多数出土汉代式盘所用的十二星次系统一致),其实还有以《开元占经》古度为代表的另外一种十二星次系统,亦见于放马滩简牍和夏侯灶墓六壬式盘,但是精度颇为不准且后世罕有使用,所以我认为这一系统不宜使用。

     

    @55691 回复

    黄叔正
    游客

    我前面的表述不是很妥当,实际上以《三统历》十二星次度数为代表的所谓“今度”也是无法直接拿来使用的,原因不外乎赤道宿度随着地轴偏转而变化,以及汉代由于观测水平原始而产生的“日行一度”的错误结论(实际太阳运动不是匀速的),但是,以牵牛初度作为星纪次的起始点,将整个天球按平均划分为十二等份,这是以《三统历》为代表的“今度”一以贯之的基本逻辑。因此,正如243518015先生所说的,我们要按照古人的逻辑,利用现代天文学知识,重新划分十二星次,以牵牛初度作为起始点,通过赤道宿度和黄道宿度的转换,将太阳黄道划分为十二等分,以此星次来推日躔。虽然二十八宿的相对位置在两千多年时间里产生了不小的变化,但是黄道是不会变的,据我所推算,牵牛宿相对位置的变化程度相较于某些星宿,如毕和此觿,来说要小,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如先生所说的那样,就依今日牵牛宿初度的位置来划分,得到的结果与汉代人所理想的结果相差无几。

    @55694 回复

    黄叔正
    游客

    @243518015 #49002

    其实先生您的研究极大地启发了我,那就是我以前一直纠结于如何将现代的十二星次划分,用二十八宿黄道度数表示,但是我后来了解到,由于地球所在的太阳系随着银河系悬臂的运动,作为恒星的二十八宿,我们现在在地球上观察到的其相对位置与2000年前古人所见的已经有很大不同,最典型的就是毕和此觿的相对位置变化,所以我一直为此苦恼,后来看了您的文章,我突然意识到,可以用h,min,s来表示位置,这样就可以避免由于二十八宿古今相对位置的不同而产生的古今度数的混乱,这可太妙了。

    @55700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黄叔正 #55694

    不论斗建、二十八宿,或者次与辰,都是古人对宇宙天球与地球时空记录的一个发展过程和讨论、观察的立足点。

    次与辰是相对关系,是人们对日躔变化或超辰做的一个变通方式。

    六壬和其它术数一样,都是对时间、空间下人事必然规律的积累和总结。

    所以,和堪舆不同,只要能把握次辰的相对位置,纠结于二十八星宿所对应的准确位置,建设性很小。

    @55719 回复

    黄叔正
    游客

    @花生壳大叔 #55700

    但是实际上我所见从苗达、楚衍,到邵公、陈公献诸人,他们的经典断案,没有单纯的取月建合神为月将的,实际上符合243518015先生所说的,他们确实是按照日躔星次所对应的地支来定将的;如果有出现合神,那也是因为宋代去古未远,根据推算,秦汉时期的以十二节所定的十二月建(也就是辛德勇在《追随孔夫子,复礼过洋节》里说的纯太阳历)确实能够与星次所对于的地支形成合神对应关系,但是到了五代宋初,两者相差渐大,大概已经达到了日躔星次超前月建一半时间了(这也是中气定将的由来,可以说,中气定将的出现时间最早不过在唐末五代),所以也就是按照概率来看,宋朝时期的经典古案,大概有一半的概率能达到您说的月建与月将合神的情况,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往后的断例,出现月将月建合神的概率将会越来越小。宋代的占断我主要研究过邵彦和公的《六壬断案》,其概率确实大致如我所言,其余诸公如楚衍苗达,以及《玉连环》没有涉猎,不好断言,我猜测陈公献等明清六壬大家,其案例中出现月将月建合神的比例应该已经相当少了,这说明主流的六壬占法,应当是如243518015先生所说,严格遵循月将与日躔星次的对应关系,而不考虑月建合神问题,定月将之所以不需要考虑月建而只用考虑天象,其深层逻辑我已拙述于前。

    另外,我认为从六壬占卜的基本逻辑看,就能够确定六壬必须与实际天文相配合,六壬式盘是古人模拟的宇宙形象,它再怎么变化,不可能脱离实际天文观测。其实如今六壬起课的四课三传,用十二地支充当“运算符号”,应当已是对于原始壬占的简化。如果说壬占可以脱离天文观测,那么为何古人要费尽心思地探讨月将取法,日躔星次,又为何最初的壬占需要式盘,清末壬学名人沈丹彩曾为欲学壬者言:“子未精西法,太阳过宫,尚难算准,何从定将乎”,可以想见,在天文学发展不如今天,天文呢学软件如stellarium尚未出现的清代,确定太阳几月几日经过黄道十二宫的某宫是件极其困难的事,如果说定月将只要简单的取月建和神即可,沈丹彩为何要费劲地去算太阳几时过黄道某宫呢?(唐代开始用黄道十二宫代替十二星次,这可能是由于古人发现岁差以后放弃自古以来的赤道坐标而改用黄道坐标)这说明六壬定月将必须和实际天象结合。

     

    @55726 回复

    黄叔正
    游客

    243518015先生发现很多术家也使用“中气换将”并宣称在占断中得到较好的反馈。我有一个想法:如果说先生认为“中气换将”是“从逻辑上来讲属于‘绝对错误’的”,实际上我认为,这个“绝对错误”的方法在现在依旧有其内在的可以自洽的逻辑,反倒是“月建合神”,我认为在当下已经大概率没有实施的可能性了。这是因为秦汉时期的天象,十二月建所分别对应的日躔星次正好形成合神对应,与其说是日躔和月建“恰好”形成合神对应关系,不如说合神的定义就是由此而来,这也是我说的,秦汉时期的天文观测的粗糙及观测数据的不足,使得古人将天地运动的一个瞬间当作了天地恒常的运动模式,认为天地在过去现在未来就该按照这个“规律”运动;在五代宋初,实际月将已经超前月建合神将近一半了,也就是从初节到中气之间的月将大致为上一个月的合神,而月将对应本月的合神,则是在中气以后;在现在,月建合神已落后实际月将整整一个单位,比如现在是孟秋之月,月建在戌,那么按照合神,月将应该是卯,但是如果按照日躔星次来看,太阳在星、张之间,如果依照传统的十二星次“今度”(与《开元占经》古度区分),《天官书》《三统历》皆以星、张之间为辰。即使以立秋之日算起,日躔在柳、星之间,仍然是辰位,所以如果以月建合神定月将,程序上简化了,但是与实际天象差的就太多了。

    而宋人常用的“中气换将”为何在现在依然有其可行之处,我认为这是由于“中气换将”的定将准则与当时的天象是可以完全对应上的,而岁差使得当代春分点相较宋代西移大概15度左右,反映在对“中气定将”原则的改变上,就是月将换将时间后移大概一个节气的时间,比如宋代亥将按照“中气换将”原则,可以推出其时间大概在雨水后、惊蛰、春分前这段时间,而现在的亥将根据实测可以看作大约在惊蛰后、春分、谷雨前这段时间,两者的时间有所重合,即在现在按照“中气定将”原则,也可以取到正确的月将。

    据说六壬占断成功比例不高,杨景磬曾在书中说管辂的六壬占卜,有占验的不过十之六七(虽然我怎么样也找不到他说这话的出处,还望方家能给我指点一下),如果按照这个比例看,使用“中气定将”也能够有一定概率,而且还要考虑到很多方家或许有自己习惯的占卜日期,如果说他占卜的日期多是在那个重合的时间,那么他的占断率不会太低。

     

    @55742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黄叔正 #55726

    准确率问题目前在实战中已基本解决。需要涉及的问题很多,我不能展开讲。
    但是说架构在和星宿对应,是否取中气换将,在明朝以前大六壬使用者并没有异议,这个问题,目前六壬大家都有定论。

    总结说,大六壬就是一种对应关系。相当于数学求证。至迟在唐代,已脱离实际星宿坐标。

    @55783 回复

    壬海无涯
    游客

    @黄叔正 #55726

    杨景磐老先生对六壬的看法不可取,从他解六壬课例的一些内容可以看出来,老先生实际上没有实占经验,对象意的了解也不够。而且看看三国志就会很清楚,三国志管辂传以及裴松之的注解上说的很清楚,管辂用的实际上是周易。而且在管辂的年代,那时候的六壬跟现在的实际上就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实际上用的现有体系下的六壬最早也就成熟于南北朝时期,从古籍里要观天象用式的记载,以及出土的式盘来看,六壬成式之初可能确实是严格按照实际天象取模拟。但六壬的发展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至少十二天官系统的引入六壬的断法就已经和其原始时期大不相同了。而且有一点我们尤为要清楚,我们现在所用的占法和象意取用实际都已经是唐宋之后总结的断法了。关于这一点,多翻一翻早期的六壬古籍,以及神定经等书里所引用的各类早期占法就非常清楚了。这也是为什么沿用中气换将会准的原因之一。而我们如果在多了解些象数易之后就会发现,六壬断案至为重要的象意取用实际仅有小部分来及对星宿天象推衍取用。实际上其最为主要的十二神、十二将的象意取用上有着浓重的八卦类象的影子。我们今天看到的六壬成熟体系的最终成型离不开周易的影响的,周易同样推拟天地而得,而它的实占中更强调的是至诚之心和触机而动。

    总结起来,术数虽为小道,但却也是门实践的学问,不躬行实践,这些困惑永远也解不开。实际上假如你基础知识和象意取用足够扎实,你取哪个月将都是能准的。张官德、张其锽的课例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这二人休说月将,就是天官系统用的也是讹误的,但他们照样也能够占而有准。

    ps,比较一下指南、断案,大家会发现二人断法除了方向性有共性,实际取象细节还是差异蛮大的,再比较楚衍、苗公等北宋几大壬家的案例会发现他们和邵公断法也不同,即使他们年限离得那么近。甚至邵公自己早期的占例和他间炎年间的那些晚期占例尤其终身占之间都有很大差别。打开断案,自己试断一下,再对照邵公思路去想想就会发现,其实这些巨佬们用他们的经验实际上就是在不断的丰富六壬体系,他们在用六壬的同时也在推动六壬的发展,所以我们现在用到的壬占甚至和他们那时候也不相同。所以毕法赋不是对先前的失传古法的总结,反而是邵公在前人基础上自己摸索出的象意,是为后人积攒的宝贵经验。任何术数都难以脱离时代存在,那就和日书、清华简的筮法一样成了死的被研究的理论,而不是可以用的能够指导趋吉避凶的工具了。假如你有足够的悟性,足够多的实践经验和课验总结,相信也能够更多适合我们这个时代的的象意取用。

    @55785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黄叔正 #55683

    感谢先生的认可,至于贤达则实在愧不敢当,我的想法还不成熟,您对我也启迪很深。我总体还是认为应以实际日躔选月将,这样才能大致符合我们当代的实际天象。之所以对月建合神也持理解态度,是因为他们代表了另一种立场,即完全抛开实际天象,却更好地保全了数术模型内部的逻辑和谐。很多课体类型的断定是需要太岁、月建、年命等要素的,若“月建”这一要素参与了占断过程,却不能与所用月将构成“法定的”合神关系,多少会留下逻辑破缺的遗憾。这也没办法,这就是月建绑定节气物候、月将绑定实际星空这一错位关系带来的必然代价,我们也无法避免。但有人可以选择不接受这种错位,他们坚持不理会实际星空,只以节令、合神法则来搭建式占模型,这不是硬性错误,只是选择的不同,我还是尊重的。
    合神的本质就是日躔位置(天球上的十二次)与初昏斗建(地上的东南西北)之间的对应关系,这也基本是万古不变的。比如丑子相合,就是日躔丑宫星纪之时,初昏时斗柄指向大地正北面。在式盘上也可以演绎这一规律(因为式盘就是个缩微的天地模型嘛):月将取大吉(代表日躔星纪),时加酉(地上正西,代表日入、初昏时),这时试看天罡之神(代表斗柄指向)加临何辰?必然是在地盘的子位。更实际的操作是,现场去看真正的北斗:当我们的实际日躔在星纪之时(西历1月9日—2月7日),初昏时分(当地真太阳时18:00)抬头仰望北斗,斗柄必然直垂向下,指着地面上的正北子位。这是验证“丑子相合”规则的真正方法,其余子丑相合、寅亥相合、亥寅相合都是这一道理。
    若回归“月建”的原教旨,那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建子之月”其实是1月9日—2月7日之间。然而我们实际使用的月建却是与节气物候紧紧绑定,当说起建子之月,心理想的当然是大雪—小寒之间,以冬至为中点,即12月7日—1月6日。大地上鹖鴠不鸣,虎始交,荔挺出,蚯蚓结,麇角解,水泉动,这才是我们心目中“子月”的形象。其余诸月建倣此。这已是文化中的一套符号定式,至于天上的斗柄指哪早已不重要。
    节令的子月在12/7—1/6,斗建的子月却在1/9—2/7,两千多年的岁差导致整整错开了一个多月。这就是沈括讲的,实际天空上的斗建与文化定式里的月建之错位,他那时还只错开半宫,我们现在错开一整宫了。
    我们的月将遵从天象,月建又不得不背离实际天象,导致合神本义本破坏。模型体系的自洽、天象的吻合,这二者在今天必然只能取一舍一,在我看来还是符合天象更重要,毕竟式占源自北斗占,且十二神的命名很多都是与实际天官对应的。合神被打破,心理别扭是别扭,但只能作为不得不付的代价。但我知道我这种立场不是唯一正确的,别人完全有理由舍弃实际天象、纯以时令取月建、合神取月将,只把六壬作为一套架空的抽象的数术模型,保证内部的绝对自洽。

    至于中气换将,在唐宋当然没问题,那是唐宋的实际日躔,和我们今天取实际日躔的精神一致。但把它放到今天就是绝对错误,两头不搭,既破坏了合神规则,又不合当今的天象。只有那些相信它有效的老前辈能把它发挥出最大价值,毕竟实占要靠信念和精诚。但在我这里是不行了,因为我内心对它没有丝毫认可。

    @55787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黄叔正 #55694

    觜参东西易位确实是个尴尬事😂也是明末入华传教士篡改距星的动机之一。但其原因并不是太阳随银河旋臂自行,而是地轴进动导致的北天极移动。也就是,和岁差出自同一根源。从银河旋转、恒星自行这么大的尺度上看,两千年和两秒钟并无太大区别,短到尚不足以产生任何肉眼可见的变化。
    其实是因为,觜参二宿的距星的经度太接近了,几乎南北并列在同一条经线上。从参宿距星(δ Ori)朝觜觿距星(φ1 Ori)引一条射线向北继续延伸,几乎要穿北天极而过了。北天极原先位于这条连线之左,但从先秦至宋元,北天极越移越靠近它,最终在明代越线而过,跑到了右侧。而“东西”概念本就是由北天极定义的,明代之前,由天极出发自右(西)向左(东)切西瓜,先遇到觜觿距星,后遇到参距星,故廿八宿先觜而后参。明代发生了天极越线之后,二者的东西顺序完全颠倒过来了。
    无论觜觿距星、参距星,还是太阳,这些大行星在电光石火的两千年里几乎都没怎么动。真正大动者,是地球这个陀螺自己的转轴,我们的所有东西南北概念全是由地轴指向决定的。

    @55792 回复

    遛牛牛
    游客

    《三国志》中管辂占飘风案例,用的是“风角占”,不是大六壬。

    星次分野,看明史天文那里,会发现西学东渐后受西历影响,春分点起白羊座,同化了春分起 太阳在戌宫(中气用合神)。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这里东、西并没有考虑恒星背景。而是依顺于西法的实用简捷,自行阉割了自己。(西洋占星也同样有之类的恒星分宫制和节气分宫和其他等等分宫制的分歧。)

    关键又容易被忽略的是地支“六合”这一关系,六合是什么,才关系到六壬立式的理法。

    如果早年的甲子日冬至朔与星纪起于牵牛初度,是硬性的呼应关系,那么子丑相合就是节气与黄道十二宫的对应关系,那冬至点退行,自然就关系到了,六合还是否是六合的问题。

    因为这样,用中气合神的月将起课,十二宫中对应的二十八宿必然已经差异。中气立的十二宫中,子里可能是尾箕,而不是女虚危。那么子丑如果依然相合,那子丑的类象,至少是以星宿取义的类象,还在吗?

    如果六合不是节气与黄道星次的硬性对应关系,那什么是六合呢?

    如果六合只是一种“理”,如清人论天乙贵人是基于河洛数理,说甲羊戊庚牛最合理致。那我是不服气的。

     

    @55793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黄叔正 #55694

    其实我们在划分十二次和二十八宿时,并不考虑黄道度数,只考虑赤道。因为天球绕北天极旋转,北天极是赤道的圆心,而非黄道的圆心。黄道圆心(黄极)只有一个几何意义,并无实际观测价值,所以中国自古未曾有过黄道坐标体系,知道明清才从西方天文学里首次接触了黄道坐标。传统的二十八宿、十二次,都是赤道坐标。太阳虽沿着黄道运行,二十八宿的虽大致沿黄道分布,但古代在测定距离、日月星辰入宿度之时,都是从北天极出发引出赤经,计算赤经度数之差。这样得到的坐标是赤道坐标,因为从未用到过黄极端,也未有人想过要对黄道作出几何等分。十二次的本意正是希望对赤道作十二等分,有时分得不够均等,是由于技术误差。而我们现在的条件足以作出绝对均等的精确切分了。

    @55813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243518015 #55787

    抱歉又手滑打错字了,当时没注意看:

    *无论觜觿距星、参距星,还是太阳,这些大恒星在电光石火的两千年里几乎都没怎么动

    “恒星”错成了“行星”,极端低级的笔误,十分惭愧

    @55816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壬海无涯 #55783

    同意先生的看法。

    如果要和真实星象完全对应,那么当代六壬大家的判断基本都无法进行,但实际上他们的占断准确率还是非常高。

    六壬的发展,早期来自于天文,但只是起点。历代的大咖不断积累和完善,最终意象学占据绝对优势。

    当然,作为早期六壬和发蒙研究,是应该严谨,这是种非常优秀的治学态度。六壬是门实战术学,殿堂和田野必须结合。师承也非常重要。

    @55882 回复

    黄叔正
    游客

    感谢各位贤达,作为书阁的新客,我的一番呓语居然吸引了那么多大能,这是我的荣幸!很幸运能在书阁这样的一个平台见识到那么多的术数大能,这是我日常想也不敢想的,能够与各位探讨术数问题,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的机缘。再此特地致谢!

     

    @55892 回复

    黄叔正
    游客

    诸位的回复我已经认真看过,收获匪浅,也得到了一点新的想法。

    我以前一直认为以“月建合神”定月将是经不起推敲的,实际上我细细思考后,发觉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知道一切占卜之所以能够灵验,其本质是由于“天人感应”,详细地说来,我认为即是提问者的心与天机相互契合,而占卜,不论是最早的甲骨卜、或者是蓍筮,还是由筮法简化而来的六爻,或者是式占等等,从形式上看,都是获得“天机”的方法,具体的不同的解卦之法,则是对于不同“天机”具象化的解读,由于“天机”表现形式的不同,不同占卜方式其解卦的方法也是不同的。我原以为六壬以及其他式占的本质在于通过对天象的直接观测,来获得“天机”,这也是卢央教授所说的“壬占是由古星占发展简化而来的”,但是我也发现,六壬与星占的区别还是非常明显的,早期的壬占,比如《龟策列传》中卫平为宋元王之占,这里面的壬占就是既有星占的部分要素,也有易经(八卦)、干支的因素,壬占之所以历代受到推崇,根本原因就是这种混合式的占卜方法取长补短,使得壬占的精准度确实高。

    如果壬占是单纯的天占的简化,后世使用“月建合神”定将方法,作为一种完全不考虑实际天象的法子,那必然是不正确的;而实际上壬占是古星占、易占、五行、历法、择日、建除、从辰、太一等诸家占法的结合,那么我之前的判断就显得过于果断。我仔细想来,以“月建合神”定将的方法究竟能不能体现“天机”?我认为是可以的,壬占需要知道太岁、月建、月将、日辰、时辰,以及个人的年、命,抛开年、命和月将,我发现太岁、月建、日辰、时辰这四组数值正好可以作为确定一个具体时间点的坐标,这个坐标也可以具体地表现出“天机”,古十二家中的历家,就是主打以年月日等要素占卜吉凶的。实际上,就像壬占添加进个人年、命一样,合理增加要素更有利于术家做出精确占断,六壬的神、准正是由于其要素的复杂多样,以“月建合神”作为月将,固然无法对应实际天象,但是合神准则是一定的,这相当于是在原有的判断要素中添加进了新的要素,这里的“月将”和月建的关系可以类比于“岁阴”和“岁星”的关系,“月将”在壬占的意义可以类比于数学上的辅助线。所以这样看来,以“月建合神”定月将从逻辑上看的确是成立的。

    但是,我们看到唐宋时期出现的“中气换将”法,其逻辑明显不同于“月建合神”,如果说两者拥有一致的内在逻辑,我认为古人完全不必要去别开生面地再弄出个“中气换将”法,“中气换将”法的逻辑,我认为就是上面243518015先生所提到的,最早期六壬的星占学逻辑,也就是通过确定实际日躔定将的方法,由于刘歆的十二星次自汉以后就被人们所公认,这套逻辑一直沿用了下去。243518015先生和我的观念也是沿着这条逻辑走的。

    既然两者的基本逻辑不同,其所获得的“天机”的具体表现形式必然也是不同的,这是否意味着,尽管同是大六壬,以“月建合神”法和唐宋“中气换将”法为代表的这两种基于不同逻辑形式的断课方法是否也该不同,这不由得让我思考,六壬传世古籍中断法不同的问题。六壬古籍中常见一些秘法、古法,或是与常见方法不同的断案方法,散见于《景佑神定经》、《五变中黄经》、《管辂神书》、《金口诀》等书,这些断案方法的差异是否可以归结于不同的月将取法,即不同的壬占逻辑系统?基于不同逻辑的占断方法相必是不能交叉使用的,这或许能解释243518015先生说的“月建合神”法很多术家用起来觉得很准,可是他自己用起来就不准,因为学习的法门不同,断法自然不同了。再次,很多古法的失效是否不只与时代变化,天象的差异有关?毕竟陈公献和戴国流两位壬占大家,时代相隔千年,却能心心相印,中契冥合,可谓另一版的“晋唐心印”,似乎在这个时候,古今之法又不再随着时代变化、天象差异而相悖,反而冥然玄合。这确实是难解的地方,我才疏学浅,尚未实战,敢请高人告之。

     

    @55899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能有个平台,和同好研讨,是幸运的。

    实际与明清争论贵人起法一样,是其中含有念念不忘的必定与天象合的执念导致的,岁差和星宿移位历史上给日者带来的困惑不少。历史上南北极还翻转过,仲星翻转移位,更听闻骇人。上古记载均已不可考了。

    除了法术,所有术数都是时间和空间的解说术。

    起源来自于天文,不代表不能融合和发展。

    六壬里活时、错卦和梅花易数如果按天象合来剖析,就不能解释了。

    宏观的说,卦师截取宇宙某一片段放大研究,实际是研究的当下的象。六壬课式判断就是从纷繁复杂的象中做出肯定的断语。吉象云集和凶象纷呈,当然好说,吉中有凶,凶中转吉,需要仔细端详,不断对照而确定。

    理解大家认为找到天象合,就是找到六壬百分百契合人事之法门的愿望。但是这种出发点最后会失望。

    准确说,天呈象,吉凶见。是人们根据天象模拟人事,实际也是经验学。不论易经用八个卦,还是六壬用天地盘、将、神、岁、建、年、命、遁、阴等来论,都是用历史上积累的断法。我们民族最大的优势是文字千年未断,所以中医和术数里才能有很多珍珠。迨至今日之运用,都是在基本原则之上的历史经验的运用和发展,所有的灵光乍现,是厚积薄发,是辩证。当然对于宇宙与地球、人体之相互关系“天人合一”的经验研究,目前来说仍是领先白种人。

    当然,我也仅是一家之言,姑妄听之。

    实际我唯一疑惑的是法术行为,没有任何理论,只有行为传承,但丝毫不影响施术者施行有效。

    @55921 回复

    miracle
    游客

    @花生壳大叔 #55899

    法术是和神打交道的,没有理论,不用研究,全凭传承

    @55937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miracle #55921

    先生可否介绍一、二。抱拳!

    @55941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諸位先生的討論真的乾貨滿滿,十分啟迪視野。在之前的多次交流請教中,壬海無涯兄也曾指教我,占之驗否,最重要的是能否把握住自己心中那一線靈機妙悟,至誠之道可以前知。這也和黄叔正先生的總結相一致,我深以爲然。這樣的討論十分有益,理清邏輯之後,各人才能選出自己最認可的一種方法,精誠地堅持下去。靈驗的未必是哪種具體的術,而是行術者本身在操作過程中所進入的狀態。

    @55944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243518015 #55941

    不恰当的比喻,断卦成果与大厨和主妇类似。

    菜式材料都一样,但大厨做出来和主妇做出来有差距。

    师承,古书,实战,复盘。没有捷径。

    大六壬最好的一点是,按正确路径,书中有颜如玉。

    跌跌撞撞,时时可悟干货。

    @55947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243518015 #55941

    佩服先生治学严谨。

    但玄学属水,水无常势。

    不同数术门派,对同一时空契入点各异,但对的结果好像又大多殊图同归。

    @55950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花生壳大叔 #55947

    感谢先生指点!高屋建瓴,若非久经实占的高手,很难有此眼界。惭愧我一直拖沓,至今准备工作尚未完成,还没有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实际占测。欣慰的是得知六壬古籍中确有真传,有您的确认就更放心了。一两年来收集了这么多书,真的该好好啃一下了

    @55953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243518015 #55950

    先生比我研究得深,我只是大六壬学习者。目前国内研习大六壬者并不多,能在未曾先生搭建的平台里,大家互相交流,幸甚!

    @55960 回复

    miracle
    游客

    @花生壳大叔 #55937

    法术是很大一领域,内容也是琳琅满目,有很多方面,比如驱邪,但是必须有人教。

    @55992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花生壳大叔 #55953

    先生谦虚了,我还没开始真正研究六壬内部,还在外围打转呢。庆幸在书格遇到的诸位不仅术业精湛、宿蕴深厚,更具学术流变史观,善于去伪存真。我也跟着继续学习~

    @55999 回复

    毛嗑皮大爷
    游客

    诸位难道就从来没有想过,有没有一个可能:这些不变的和变化的因素,古人在一开始创建模型时,其实就已经兼容进去了?

    就好像,地球上的人类,真可能不是进化论发展来的,而是突然间就存在的,是“女娲”凭空造的。就好像,大六壬模型一开始就是完整的,是九天玄女传与黄帝的。而后世之人疑古,加之传承断代,或者干脆就是不知道模型会在若干年后会自我“修正”细节(其实本就没错),于是看这也不合理、看那也不合理,而这个“理”,细细品味好像又只是后世之人在自己的时空里的局限之想?

     

    @56137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毛嗑皮大爷 #55999

    古书开篇都会拉大旗。但六壬有出土实物,发展传承有序,技术技巧不断完善,六壬之所以为人事之占卜最为契合,虽都从三传四课九宗门来入手开始,但其众多元素参与的活动课式有三千万多种变化,可以应对绝大多数穷尽一生的人事。所以推给女娲创造,有点太简单。

    @56163 回复

    毛嗑皮大爷
    游客

    @花生壳大叔 #56137

    兄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说的是一个关于“完美模型”的假设。

    是有西汉时式盘文物的出土,但往往描述上也就是“从出土的文物看,保守推测,至迟在西汉时期六壬就已经成熟(你可以说《吴越春秋》,这只是举例)。”所以,出土文物只能推测最晚那个时期已经存在了某物某学说,但并不能确定在那之前的时期某物某说就不存在。

    同样,谁也没有否认从文字记载上能看出六壬理论、技术有它的复杂化的发展过程,甚至在两宋还达到过顶峰。为什么,因为宋时的社会状态,物质、人事的丰富程度,远远复杂于两汉或者之前时期,而且好像仁宗也喜欢玩。即便如此,你看到了技术成长的过程,还是依然无法证明,在这之前,六壬模型的创建之初并非就没有提前考虑并兼容了这种发展变化。

    只是因为没有条件去触发。

    我记得明还是清有一例是类象鸦片,你说这让鸦片出现之前的古人怎么理解?我猜就是新生事物,触发了原有的复杂性兼容。如果原本就不具备这种能力,它又怎么成为人事之王。

    都知道地球自转是倾斜的,直上直下的话就没有四季。也都知道岁差或者说冬至点退行在二万五千多年后会回归到“原点”。

    那么基于天文对应的大六壬模型,追求个天人之际、古今之变,在创建之初,就一定会考虑到了岁差之类的容错。那么这样一个上帝视角的设计,由高一个或数个维度的“九天玄女”去传授给黄帝,又怎么是不可能的呢?

    当然,我不能证实以上猜想,兄也证伪不了我这些脑洞。就好像我起的这个网名一样,就是闲极无聊来打几段无关紧要的意识流。嘿嘿

    @56166 回复

    昂昂之鹤
    游客

    看了看各位的讨论,有同意月将时间延后的,有同意还是中气的。

    果真“一阴一阳之谓道”。

    有的说触“机”,无论取何将何神皆可验,可是那样子,式盘所模拟的客观性就无了,触“机”而起卦,那不单单是看当事人的内心想法,取卦,外应方法更多,那起出的卦肯定是各不相同,肯定就会受到影响,可是三式不同,我认为“六壬”模拟的是客观的规律,说活时还说得过去,但是如果说“乱拨动四盘”,月将占时都能随意,那六壬造式的意义何在呢?既然追求客观,就得跟着规则来,不遵守客观规则,那我不如就使用六爻梅花,以所见所闻取卦外应,“远取诸物,近取诸身”。不受规则限制,岂不更好?

    @56168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每个人用自己最信的那套,就是所谓的客观。一切唯心造,没了人的要素,外界原本就不存在一个绝对的客观。乱选肯定不行,但要求所有人都认可同一套规责也不可能,只能每人自身保持前后一贯,选定一套方法就贯彻到底,千万避免自己跟自己内战就行。

    @56169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后面的讨论跑偏了。

    我喜欢大六壬,是它仿佛是证明题,是探案,历代以来已经形成了理法严格的标准,必须证据齐全才能断案。全是运用经过历代人无数实践总结而来的定理。否认源头来自观测天文和唯天文论同样不可进步。

    如果变为神授和完全唯心,将变得不可掌握。也就沦为形而下的器。

    中医从汤液零开启中医药物学模式后,到伤感论达到高峰,但后代张仲景确没有诞生,虽说后不见来者海不能定论,但指望目前正统医科估计难出此类神人,民间创统中医遗存还在。

    没有“平面内三角形的内角和一定等于180度”等无数定理等发现,古人不可想象的飞出地球,也是妄想。

    所谓的灵机,是博览船装六壬后,从先人所举条件的触点,敢于大胆金口。而非腹中无墨坐等灵机闪现。

    每个思考和探索,哪怕再微小,只要有意义,总因在宇宙中留下意识尘埃而有存在意义。

    中国传统遗存,如数术,从观测宇宙与地球相互关系切入的深度和高度,当幻觉神一般存在。但是同时,博大得感觉常人无可入手,因为其中的决定因素是个人悟性,是很多人的探索,所以感觉宏大而齐全。有个称呼“悟道”,就是提示从“天人合一”思考。毕竟地球和人及生物是宇宙的产物。至于宇宙和人及生物怎么来的,谁知道呢。我们需要的自己能站在前人肩膀上有些微的前进。

     

     

     

    @56170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笔误“汤液经”

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61 个帖子)
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61 个帖子)

上传图片

拖拽或点击选择图片

回复至:六壬占私記 古鈔本 日本傳承的唐前古法
您的信息:



初次发帖前:建议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