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3 个帖子:1-3 (共 3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74094 回复

    自反而縮
    游客

    《群玉堂帖》最初以宰相韩侂胄的名义摹刻,实际从事者则是韩的门客向若水。韩侂胄是北宋名臣韩琦的后代,富收藏、嗜书画;而向若水精鉴定、擅书法,尤长于摹刻。这样的组合,譬之徽宗与蔡京摹刻的《大观帖》,自然是上上之选。《群玉堂帖》的特点约略有二:一是完全以墨迹上石;另一是摹写准确,雕刻精湛,奏刀于石一如运笔于纸,能娓娓传达笔意。正因为如此,《群玉堂帖》历来受到高度重视。清初收藏家孙承泽评曰:“摹刻既精而纸墨亦妙,其米帖视《绍兴帖》、《英光堂帖》俱胜,盖韩之客向若水精于鉴定,帖乃出其手摹也。”(《闲者轩帖考》)

    《群玉堂帖》初名“阅古堂帖”。“阅古堂”是韩侂胄先世堂名,本在定州,为其南渡后所沿用。宋曾宏父《石刻铺叙》:“《群玉堂帖》十卷,本平章韩侂胄自镌其家藏墨迹《阅古堂帖》是也。……开禧末,韩以罪死籍。嘉定改元,被旨拟入秘省,乃易今名。”可见此帖的传世历经坎坷。根据帖内题记可知,此帖当刻于南宋嘉泰、开禧间,其时韩侂胄权势正炽。

    今《阅古堂帖》拓本无传,或因此帖刻成不久韩侂胄即伏诛,未及捶拓就籍没入秘书省,帖名即被铲除,所以根本没有拓本存在。《群玉堂帖》自宋以后也未见全本流传,详尽的帖目亦不见著录,仅《中兴馆阁续录》大略记载全帖共10卷141段:第一卷为南宋帝后书,第二卷为晋王羲之、王司徒及隋僧智永与无名氏书,第三卷为唐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李邕、颜真卿、释高闲、柳公权及五代杨凝式等书,第四卷为唐怀素大草《千字文》,第五卷为宋人书,第六卷为宋苏轼书,第七卷为宋黄庭坚书,第八卷为宋米芾书,第九卷为五代及宋人书,第十卷为宋蔡襄书。

    ...
    美国安思远藏《千字文》有张照签题,款署“得天珍玩”,可见为华亭张氏天瓶斋故物。帖末歙县吴云跋,亦涉及此帖流传轨迹:“同治甲戌夏五月中澣,芷舲世讲携群玉堂所刻素师千文一册见视,属为题记。”此处“芷舲”,应是何宾笙。何字芷舲、稚苓,号青羊居士,斋名青羊镜轩,祖籍丹徒,世居扬州。芷舲与近代名画家陈师曾为姻亲,工诗文、书画,精鉴赏,今故宫博物院藏八大山人《墨花图卷》就曾是青羊镜轩中长物。此帖书法,与怀素传世狂草《自叙帖》、《苦笋帖》等绵邈奔放的面貌不同,力量更加含蓄收敛,气息更加深沉静穆,姿态更加端庄雄伟,字多不相连属,章法上更近晋人规矩。清吴荣光跋曰:“既以真迹入石,又刻手精妙,能尽笔法,毡蜡得宜,古香满纸,真宋拓之最精者。”吴云跋曰:

    “墨光耀目,精彩逼人。观其往收垂缩,若断还连,运神明于操纵之中,寓规矩于转旋之内,良由诣精纯熟,斯能一气贯注,有从心不渝之妙,洵为素师剧迹也。”又说:“素师此帖笔笔从篆籀得来,使由是而心摹手追,勤习不辍,则所造正未可量。”足见推崇。

    南宋以来,米帖风靡,而以群玉堂摹刻最精。上海图书馆藏第八卷残本米芾书,帖末有清代有名的鉴赏家张廷济跋:“群玉堂米帖勾勒之精,与绍兴内府所刻米帖等,岳氏英光刻、米礼部之曾孙巨容松桂堂刻,皆逊一筹。”张廷济认为群玉堂米帖摹刻水平超过《英光堂帖》和《松桂堂帖》。以后二者之精良,犹让群玉堂一头地,足见张氏对群玉堂米帖评价之高。故宫藏残本中的米芾书,吴荣光评曰:“阅米书数十载,无此至精至粹者,因采入筠清馆集帖。”吴氏乃大家,而能为之惊喜,亟欲另为摹刻,可见其魅力。

    故宫藏残本系第二卷、第八卷、第十卷等合装,卷首保留了明代益藩题第二卷卷首的“晋唐遗迹”四字。这个残本价值很高,比如保存了晋王珣《伯远帖》局部、董其昌定为唐人所书小章草《唯识论》、停云馆刻《孝女曹娥碑》祖本、宋米芾小楷、宋蔡襄大字、宋石曼卿大字诗卷等。除《伯远帖》外,皆为仅见的文献,其珍贵不言而喻,对于书法史和文学史的研究具有极高的价值。比如《孝女曹娥碑》,后代版本纷纭;而群玉堂本的传世,破解了种种谜团。又如北宋诗人石曼卿的大字楷书,全用颜鲁公法,对于我们确认唐人书法在北宋的主导地位,又多了一个有力的佐证。

    吉林省博物馆藏第六卷存有篇幅较大的宋苏轼书,楮墨古厚。特别是《上清储祥宫碑》,为奉敕撰书,格外用心。此碑词章之外,笔画端正,结字严谨,无一笔草率,充分体现了苏书得法于晋人这一艺术渊源。东坡一向自称惮于作小字,实际上他的小字成就极高。他的所谓“惮”,不是因为功力不足,乃是由于作小字需要更大的耐心才得精致,而这与东坡豪放的天性多少有些矛盾吧。

     

    除《中国法帖全集》刊出诸本之外,还有若干《群玉堂帖》宋拓残本深藏石匮。资料来源 www.18art.com/shuhu...i-yi.shtml

    @74246 回复

    崇鹂
    游客

    按《中国法帖全集》介绍,书收帖不明

    其中一个版本如:

    卷一:南宋高宗、孝宗、光宗等书。

    卷二:王右军、智永等,并佚名书。                                    【故宫藏吴荣光旧藏合装册,佚名书《唯识论注》《曹娥碑》】

    卷三:唐五代欧阳、褚、虞、颜、李、杨凝式等书。

    卷四:怀素千字文,或有其他。                                           【安思远藏宋拓一册,怀素《大草千字文》】

    卷五:北宋晏殊、范文正、苏辙等书。                              【清刻《谷园摹古法帖·第七卷》,考为用宋拓本第五卷】

    卷六:苏轼书                                                                            【吉林省博物馆藏宋拓一册】

    卷七:黄庭坚书

    卷八:米芾书

    ①故宫藏吴荣光旧藏合装册

    ②故宫藏姚鹏图旧藏两册

    ③东京国立博物馆现藏(孙承泽旧藏宋拓第八卷下册,上册或即其他诸本),原站可直接下载,图片大小怪、清晰度一般

    ④上海博物馆藏宋拓一册

     

    卷九:李后主、刘贡父、沈存中等五代两宋书帖

    卷十:蔡忠惠、石曼卿书。                                                  【故宫藏吴荣光旧藏合装册】

     

    故宫有两本,吉林、上海、安思远各一本,见《中国法帖全集》:

    以前收集的资源,清晰度一般,且有坏,或许各位自行找到更好的资源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stzU7sYHGVfUIOTRIfYweQ?pwd=rsmx
    提取码:rsmx

     

    另外,英光堂帖刻本《曹娥碑》很有意思,今见辽博有疑晋人书《曹娥诔辞》墨迹,南朝唐代跋款与之如出一辙,或许真是东晋以来的真迹。又故宫有宝晋斋刻《曹娥碑》,有贞观、开元、徽宗双龙印、元丰时观款。

    或许三本皆属同一本,只是款跋有裁去,又或许英光堂本、宝晋斋本、墨迹本,一真两伪。又或许皆伪。

     

    @74264 回复

    自反而縮
    游客

    多谢

正在查看 3 个帖子:1-3 (共 3 个帖子)
正在查看 3 个帖子:1-3 (共 3 个帖子)

上传图片

拖拽或点击选择图片

回复至:求《羣玉堂帖》
您的信息:



初次发帖前:建议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