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8026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电子来源:国文学研究资料馆

    原卷藏地:宫内厅

    品名:新撰字镜

    卷帙:十二卷

    作者:日僧·释昌住

    作成:日本昌泰时期,唐昭宗时期成书(898-901年)

    版本:日本天治元年,宋徽宗时期抄本(1126年)

    抄写:日本奈良法隆寺僧:静因、林幸、觉严等

    简介:

    汉晋以来因为教育资源的稀缺和垄断,底层官吏和生员对文字音义的辨明程度不高。因而辨析字音、字义的教材尤得重视。

    东汉有许慎《说文》,南北朝有顾野王《玉篇》。唐科举兴,规范考试、规范教学、规范用字的需求更大,因有颜师古《颜氏字样》,颜元孙《干禄字书》,郎氏《正名要录》,玄应《一切经音义》等。今见敦煌有大量《杂抄》《碎金》《字宝》皆是这类“规范字字典”、“国语正音字典”。

    然而下层抄书人员(特别是抄经人员),仍然大量惯用俗体字、异体字。后世研读者因而困難,唯有继续对自成体系的俗字作补充解释。所以宋辽有《龙龛手镜》,皆是此类。迨宋元以后科举已久,教育已盛,儒经、佛经刊刻改俗为正。此类唐宋字书亦逐渐失传淘汰了。

    唐昭宗时期,日本僧人昌住在阅读汉传佛典时,也遇到了“俗字难辨”“读音难明”的问题,又发觉玄应《一切经音义》等书不是特别适合日本僧人使用,于是参考顾氏《玉篇》、颜氏《干禄字书》、郎氏《正名要录》等书籍,编撰了《新撰字镜》这部工具书,同时为首部和汉翻译书。全书十二卷。

    卷一末静因抄写并图书记

    今存世有抄本多种、刻本多种。

    其中最早抄本为日本天治元年(1126年)法隆寺僧人的完整抄本。十九世纪重新检获后为日本各家研究、复抄,研究发现,大量日本古刻本《新撰字镜》,实亦据天治本传刻,价值不可忽视。清末杨守敬抄得此本,传入中国。

    杨本,现存台湾“国家图书馆·古籍特藏”,因为很模糊水印很大,放弃整理。台北故宫亦有其他两种抄本,价值不大。中国国家图书馆有公布有《新撰手镜·考异》一册,日本人撰抄,应该属刻本系统。

    价值:

    ①此书虽然为日本僧人撰作,实根据中国古书辑出,为唐宋辞书一类,可为查考唐宋俗字、敦煌经卷的工具书,与黄征敦煌俗字典合用。
    ②为存世孤本、最早本,为大量后钞本的母本。

    ③然而天治抄本亦有漏缺条文,须用后刊本补充,有待研究。

    更多详细内容请阅读:

    《<新撰字镜>研究》。2010年浙江大学张磊博士论文,研究详实,已经做到了“没人比我更懂”。

    《<新撰字镜>校勘举隅》。2019年论文,此篇简明可读。

     

    文件:

    6.37G,只存了这个盘,建议自行使用某种工具下载、迁移到别的盘。

    内容小众,文件也比较大,实用性不高,三思保存吧

    链接: pan.baidu.com/s/157...A?pwd=n9hc
    提取码:n9hc

     

     

    @48033 回复

    鹤文
    游客

    感谢介绍!

    @苏崇鹂 #48026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上传图片

拖拽或点击选择图片

回复至:分享:新撰字镜. 十二卷
您的信息:



初次发帖前:建议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