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11 个帖子:1-11 (共 1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4811 回复

    Hardee
    游客

    本人目前已收集的包括《唐风》、《豳风》、《小雅.鸿雁之什》、《小雅.南有嘉鱼》、《小雅.节南山之什》、《小雅.鹿鸣之什》、《周颂.清庙之什》、《周颂·闵予小子之什》、《鲁颂三篇》共计九卷,请问还有其它流传在世的吗?

    @44819 回复

    Hardee
    游客

    赵构书马和之画《毛诗》新考

    www.doc88.com/p-608...08787.html

    在这篇文章中找到下落了。

    此文称作者所见共十四种,十九卷。

    其中,

    1.《邶风》七篇卷,作者前在上海曾见,今下落不明;

    2.《鄘风》四篇卷,现藏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

    3.《唐风》卷,现藏辽宁省博物馆;另一卷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还有一卷在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藏;

    4.《陈风》卷,现藏英国大英博物馆;另一卷为上海博物馆藏;

    5.《豳风》卷,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另一卷为美国大都会美术馆藏;

    6.《小雅.鹿鸣之什》卷,现藏故宫博物院;

    7.《小雅.南有嘉鱼之什》六篇卷,现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

    8. 《小雅.鸿雁之什》六篇卷,现藏美国大都会美术馆;

    9.《小雅.节南山之什》卷,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10.《大雅.荡之什》卷,日本藤井有邻馆藏;

    11.《周颂.清庙之什》卷,辽宁省博物馆藏;

    12.《周颂.闵予小子》卷,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另有一卷为上海博物馆藏;

    13.《鲁颂三篇》卷,辽宁省博物馆藏;

    14.《商颂》卷,作者听闻现在香港荣氏藏。

    已定为宋以后仿本如下:

    15.《齐风》六篇卷,已销往国外;

    16.《陈风》卷,辽宁省博物馆藏;

    17.《召南》卷,上海博物馆藏;

    18.《国风》卷,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19.《豳风图》六篇,现不知何处;

    20.《毛诗四篇》,辽宁省博物馆藏。

    以上为徐邦达先生所见诸版本《诗经》图。但很明显他列的还不全,就我本人目前收集到的,《豳风》图卷尚有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版本和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两个版本。不过这两个版本基本都可以确认为伪作。

    @44824 回复

    恩县布衣
    游客

    可否麻烦先生分享一下

    @44837 回复

    Hardee
    游客

    @恩县布衣 #44824

    链接: pan.baidu.com/s/12U...Q?pwd=rwxp
    提取码:rwxp

    共计11卷,其中3卷为不同版本的《豳风》。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第四个版本的《豳风.七月》因没有找到高清版,就没放上来,这个版本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的《豳风.七月》疑似同源,画风及内容基本一致,但显然不是马和之的手笔。

    比较有意思的是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的《豳风.七月》,其上有文徵明、王穉登以及张锡庚的题记。

    文太史跋曰:

    古人图画,必有所劝戒而作。此马和之写《幽风七月诗》八幅,凡稼穑、田猎、蚕绩之事,莫不纤悉备具。虽不设色,而意态自足,信非和之不能作也。昔之序《诗》者云 :『周公陈王业,以告成王』,谓『民之至苦者,莫甚于农,有国有家者,宜思悯之、安之』,故作是诗,备述其艰难。今观和之此图,若生于周而处于幽,古风宛然也。校诸假丹青以为耳目玩者,岂可同日语哉。嘉靖乙卯春,徵明题,时年八十有六。

    显然系文太史有感而发。如此也就罢了,而王穉登的题跋则令人发噱,他居然说“马和之毛诗图余尝见数卷,皆丹青而无水墨,其前往往高宗御书......”这就令人很困惑了,迄今流传下来的马和之(含疑似、托名)毛诗图,似未见过有丹青版本,而王穉登居然见过几卷,不知是其信口开河,还是确有其事。

    最后还是张锡庚的题记比较实在,他首先怀疑画卷笔迹非宋高宗所写,其次,第二幅画及书写诗句皆错(画的内容应是“”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根据其它篇幅规律,此处写的诗句应出自第二章,但实际写的却是第一章的内容),如此明显的错误,只能证明这个图卷明显是伪造的。

    @44841 回复

    ygzst
    游客

    @Hardee #44837

    老师,链接失效了

     

    @44845 回复

    凡夫向道
    游客

    @ygzst #44841

    我刚下载成功,链接还能用。

    @44872 回复

    恩县布衣
    游客

    感谢先生,最近很是痴迷《七月》,早晚诵读,不同年龄读诗,境界感受颇不同,有此画卷佐诗,可浮一大白。

    @44987 回复

    Hardee
    游客

    @恩县布衣 #44872

    同好。当年初读诗经时,豳风七月就是我最感兴趣的几首诗之一。这首诗实实在在的描述了当时的百姓生活有多么苦。也难怪文太史看到目前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的这个版本的豳风七月图卷后会如此有感而发。而这是马和之原作中所没有的,原作之中,七月只占了豳风图卷的一幅而已。

    @44988 回复

    宇石
    游客

    又和谐了

    @45015 回复

    恩县布衣
    游客

    @Hardee #44987

    各人感受依各人经验阅历而不同,苦则苦矣,但不是主旨,哀而不伤、劳而不怨,“仰观星日霜露之变,俯察昆虫草木之化,以知天时,以授民事。女服事乎内,男服事乎外,上以诚爱下,下以忠利上。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养老而慈幼,食力而助弱。其祭祀也时,其燕享也节。此《七月》之义也。”

    @45100 回复

    hardee
    游客

    昨日发现,《豳风》图卷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版本(即文太史题跋版本)和美国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两个版本,原来都不是马和之的作品,前者是后者的仿品,而后者则出自同样是南宋时期的马远,是的,两者还是本家。

    我原先以为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这件作品没有提供高清版本,后来发现同样在这个美术馆没看到高清版本的吴彬《迎春图》本站就有公布高清图,觉得应当另有玄机,几经琢磨之下终于发现其中玄奥。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所收藏的马远绘制《豳风图卷》,有乾隆皇帝在卷首誊抄《豳风.七月》全诗,并收入《石渠宝笈》,绢本设色。而文太史题跋那个版本,构图与此图如出一辙,但并未设色,故文太史误以为出自马和之手笔——但实际上如果有见过马和之的其它作品,当不至于下这个结论。

    今早终于把克利夫兰博物馆的这个高清版本32节分段全部下载到,但还不知道如何拼接,待我搞定之后再上传上来。

正在查看 11 个帖子:1-11 (共 11 个帖子)
正在查看 11 个帖子:1-11 (共 11 个帖子)

上传图片

拖拽或点击选择图片

回复至:请问马和之现存传世《诗经》系列画卷有哪些?
您的信息:



初次发帖前:建议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