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77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1009 回复

    凤城君
    游客

    看水印应该是台湾省图书馆藏的,不知哪位老师有这本书的电子版,拜求~

    @41094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好書,期盼能找到!

    @41097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感谢楼主的提示!我原以为已经把台北的六壬古籍资源搜罗殆尽了,没想到竟还漏了这样一个惊人的巨宝。

    请问楼主是在何处得到此图的呢?不知这份资源在台北国图著录作什么名字?我把他们公开的所有书名与六壬沾边的古籍搜了一遍,仍未找到此页出处。能否请楼主向原图的提供者询问一下此书在台北国图系统中的著录名称?

    也祈祷神通广大的未曾先生和各位书友能帮助找到原始出处……这份资源里的重磅信息太多了,比如邵南字彦和,比如毕法赋第一句是“前后引从升迁祺”而非后世讹误的“升迁吉”,这些信息都可谓一字千金

    @41099 回复

    无易学者
    游客

     

    此为网络上流传的《口鉴奥旨》首页(有完本83页),其与发文相似,抄写格式有异。不知二本有何关系?

    @41100 回复

    小叶子
    游客

    无非从别的书摘出一段而已

    @41102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确实如此,感谢提示!我已经下过《口鉴奥旨》,忘了拿来对比一下,看来这两者确实是更接近《毕法赋》早期原貌的本子。比较有意思的是,《口鉴奥旨》但言“邵彦和”先生,无“南”字,而且“建炎”二字俱全;《口鉴撮要歌》漏掉“建”字,却补了“南”字。不知二者谁更接近原貌,看来也还不好断言邵南、邵彦和究竟是否为同一人

    @41106 回复

    无易学者
    游客

    现摘一文有关邵南彦和一文,以供参资。

    关于六壬大师邵彦和与邵南是否同一人之略考

                                         作者:司天轩

          南宋时期六壬大师邵彦和是壬界周知的,但是对于是否是洪迈写的《夷坚志》中的邵南,却缺少现实证据,这也一直是我心头的一个结,直至昨日读书偶然看见一条邵南在六壬会要上的注释,方才确信不误。

    关于宋朝的洪迈,百科上的信息出自《宋史洪迈列传》是这样的
    十岁时,随兄适避乱,尝往返于秀(今浙江嘉兴)、饶二州之间。在衢州(今浙江衢县)白渡,见败壁间题有二色句,一咏“油污衣”云:“一点清油污白衣,斑斑驳驳使人疑。纵使洗遍千江水,争似当初不污时。”

    绍兴十五年(1145年),洪迈中进士。淳熙十一年(1184年)知婺州(今浙江金华)。淳熙十三年(1186年)拜翰林学士。嘉泰二年(1202年)以端明殿学士致仕。

    因此给出推断洪迈生活的年代大概是1123到1202。

    而关于邵彦和的生平,因为他有关于个人的占课,所以大概的年代是生于北宋英宗治平二年(公元1065年),逝于南宋高宗绍兴三年(公元1133年)

    由此可以看出此二人生活在同一时代,相隔不是特别远。以邵公逝世之年推算,公元1133年正是绍兴三年,大概是洪迈10岁左右,如宋史中记载,此时跟其兄正在避难,正好在秀,饶二州以及衢州,也符合邵公生活的地域。可以以为或多或少有所耳闻邵公事迹。

    在洪迈的《夷坚志》是这样描写邵南的:

    邵南者,严州人,颇涉书记,好读《天文》、《五行志》。邃于遁甲,占筮如神。然使酒尚气,好面折人,人皆谓之狂。
    宣和四年,游临安,胡尚书少汲,直孺,以秘阁修撰为两浙转运使。闻其名,召使筮之。曰:“六十日内仍旧职作大漕,替姓陈人。”
    时郭太尉仲荀,为路钤辖,欲仿三路式,与部使者序官。蔡尚书文饶,嶷,帅杭,常抑之。须日日揖阶下,乃得坐,不胜忿,奏乞致仕。亦召南决之,南曰:“候胡修撰除发运,更四十日,太尉亦得郡北方,衔内带安抚字,但非帅耳。”郭曰:“某已丐休致矣,岂有是事?”才五十七日,发运使陈亨伯被召,少汲代焉。郭具饭延南,复扣之,对曰:“兆与前卦同,无闲退象,前言必不妄。”既敕下,郭守本官致仕。复问南,南对如初。郭怒,取敕牒示之,南意不自得,曰:“若尔,则某亦不能晓。”会谭稹与郭善,荐之,未旬日,以旧官起知代州,兼沿边安抚司公事。
    翁中丞端朝,彦国,守金陵。过杭访少汲,南适在坐,少汲因言其奇中事。翁问钱塘如何,南大书卓上曰:“火。”翁曰:“近已热矣。”曰:“祸未息也,不出三日当验。中丞须见之,它日却来镇此。”翁不敢泄,时十二月五日也。
    明日,蔡帅生朝,大张乐置酒,会京畿戍卒代归,当得犒绢。蔡榜于市,不许买。官以贱直取之,皆大怒。至夜,数处举火,欲蔡出救而杀之。蔡已醉,知事势汹汹,逾垣入巡检寨,家人皆趋中和堂避之,于是州治皆煨烬。端朝未行,见蔡曰:“两日前见邵先生言此事,未敢信,果然。”蔡素不喜卜筮,试呼询之,对曰:“十五日内当移官别京。”蔡曰:“得非分司乎,何遽也?”居二日,适为言者论击,罢为提举南京鸿庆宫。未几,又落龙图阁直学士,如期拜命而徙。
    端朝镇杭,提举常平许子大之侄调官上都,久不归,侄妇白子大,令诣南卜。南批曰:“令侄已出京,遇亲舅邀往西洛差遣,见托两火人受得官之州,当从水边,必滨州也。非县官曹官而又兼狱,必士曹掾也。”子大曰:“邵生言多中,然此亦太诞。”月余,侄书来,曰:“已出水门,逢舅氏力邀往洛差遣,只托书铺家耳。”已惊其验。俄得报,果拟滨州士曹掾兼左推院,乃其叔炎所受也。
    南与衢人郑甸为酒侣,甸好博,然胜败不过数千。南曰:“子小胜无所济,可办进十万,召博徒能相敌者,吾为子择一日与之战。”甸曰:“吾囊中空空.岂能办?”曰:“我当以物假子。”及期,聚博于灵隐山前冷泉亭上。南入僧寮偃卧,忽出门呼甸曰:“子有可止,已溢数矣。”急视之,正百千余八百也。
    南昔至通州,郎官范之才以言巢湖有鼎非是被责,来问休咎。南曰:“更十年当于婺女相见。”范曰:“量移邪?”曰:“作郡守也:”后范罪抆拭,果得婺。闻南在杭,使召之,时相去九年矣。南不肯往,复书曰:“昔年虽有约,然吾自筮,二人入城而不出,若往必死。”范连遣使赍酒醴,请意益勤。既度岁遂行,过严州,严守周格非问:“吾此去官何地?”曰:“旦夕为假龙,再任仍与范婺州同命。”曰:“后当如何?”曰:“更一官而死。”周大怒,速汤遣去。至婺,范喜甚。南曰:“公当与周严州皆为假龙。”一日又至,曰:“某昨通夕不寐,细推之,公来日当拜命,然某适当死,使巳时至,犹及旅贺公。迁延可至午,缓则无及矣。”范曰:“先生何遽至此?”来日复谒范,屏人语曰:“告命且至,偶使人未到城二十里,为石踠足,愿选一健步者往取之。”范曰:“某备位郡守,无故为此举,岂不为邦人所笑?兼邸报尚未闻,不应如是之速。”曰:“某忍死相待,何惜此?”范即命一卒曰:“去城二十里外,遇持文字者,急携来。”遂解带款语,令具食。移时,所遣卒流汗而至,拜庭下,大呼曰:“贺龙图。”取而观之,乃除直龙图阁告也。时王黼为相,促告命付婺州回兵,仍令兼程而进,故外不及知。少顷,南促馔,遂食。食已,范入亲谢。南趋至客次,使下帘,戒曰:“诸人敢至此者,当白龙图挞治。”范家人喜抃,争捧觞为寿,良久方出。急召南,已坐逝矣。
    南在杭,与家君善,尝欲以其书传授,家君不领。南无子,既死,其学遂绝云。

    再摘选《壬占汇选》中邵彦和自占动静一课结合来看:
    戊申年十月丙辰日卯将子时,自占动静,本命乙巳年十月十八日亥时生六十四岁。(方本占案、口鉴)

     

    合 朱 蛇 贵

    申 酉 戌 亥   蛇 勾 贵 合   财庚申合

    勾未    子后  戌 未 亥 申   官癸亥贵

    青午    丑阴  未 辰 申 丙   父甲寅玄

    巳 辰 卯 寅

    空 虎 常 玄

     

    邵彦和曰:我自占动静。今申生于巳,亥生于申,寅生于亥,宅上又是勾陈入庙,此时何能行?至辛亥年十月方得身动。当往东北,近二百里,为寅地。又转西北为亥地,后复往东北原处,终年六十九矣。果辛亥十月十七辛巳日起行,过婺州,自乡里行一百八十里。壬子年过严州,自乡中东北过西北,癸丑又到婺州,终于州衙中。盖丙日以申为妻,巳与申合,又作六合,更未作勾陈,在本家,所以恋家,卒难脱解。至辛亥年,巳亥相冲,而寅申又冲,十月又是亥月,三个亥上寅冲巳上三个申,何以三个申?初传一个,太岁一个,本命上一个。又寅马加亥,得冲而动,所以能行动于东北者,乃寅马也。转西北者,寅马加亥也。复往东北原处者,寅马合亥,究难脱也。癸丑死者,老人五行投生方也。一曰:未加辰宅,辰加丑上,艮为岁之墓也。直指引右鉴云:将为身,时为命。卯将子时乃卯六子九之数。愚按:邵公占动静,何故断及六十九而终?老人五行投生方之句,殊属不解。古鉴之言,更无谓之极矣。辰为岁墓,加丑亦似是而非。总之是后人推测之语,勉强附会也。

    由此二者可见,邵彦和辛亥年过婺州,壬子年至严州,癸丑又到婺州,而邵南也过严州,又入婺州,又有自筮之言,两人经历出奇相似,几乎可论为一人。

    但是洪迈又言,邵南曾与他的父亲在杭州的时候相友善,邵南想以著书相传,结果未遂。由此可知洪迈家与邵南颇有交情,但是颇有疑问的是洪迈写到邵南时,并未言及六壬之术,而只是唯独言道“邃于遁甲,占筮如神”,似乎只有遁甲之术才是比较精通的,这个显然与我们所认识以六壬见长的邵彦和不太符合。

    这个问题直到最近我阅览《大六壬会要全集》时才明白,此中得见邵南也是对六壬有所注释的,其用词风格与其断案中的无差。因此我的结论是邵彦和即是邵南,兼通遁甲六壬之术。

    林烽按:如果邵彦和真的是邵南,那么《大六壬会要全集》就非常值得我们去看了,据说《大六壬会要全集》是李淳风和邵南合著的书籍,大家可以去百度云盘**来看看。

    @41107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确实,这位作者的文章是目前见到的在此问题上讨论最深入、最值得信服的。他在微信公众号上也发过:

    mp.weixin.qq.com/s/TwA...KCkBx6unzg

    推论都十分合理,但因为一直没有文献铁证,只能停留在假说阶段。现在见到《口鉴撮要歌》,可以算是有了实证了。

    @41108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41120 回复

    游客
    游客

    @243518015-1 #41097

    您好,目前研究者,可以分享给我一份台北的么?venhua@protonmail.ch,万分感谢🙏,链接也可以

    @41121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游客 #41120

    我也没有啊,现在大家都还不知道台北这个资源叫什么名字,要搜什么词才能搜出来

    @未曾  还要请教未曾先生一下,不知是否有可能通过楼主发的这张图片(看大小应为台北国图原图),用程序爬取台北国图的所有单页线上资源,对比找出图片的出处?请问先生,在技术上有这种可能吗?

    @41162 回复

    芬陀利华
    游客

    台北国图的水印明显是好事者做上去的,水印右侧和底端可见边框

    @41163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有道理,章為“國立<u>             </u>圖書館<u>     </u>藏”

    @41164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芬陀利华 #41162

    曾经是这样的水印。台北国家图书馆的水印换了好多轮了

    @花生殼大叔 #41163

    國立中央圖/書館收藏

    @41167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謝謝未曾大佬指點。欽印就是“國立中央圖書館收藏”。目前在台北國家圖書館確實查詢不到此書!

    @41173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原来是更早期的水印,看来资源早已公布,得认真找一下到底收在哪部书里了

    @41175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243518015-1 #41173

    这个书孔夫子网上有,拍卖会上也有
    book.kongfz.com/17361/3761788983/
    auction.artron.net/paima...174816769/

    @41176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未曾先生指点得是。比如我这里的一份台北国图早期资源《六壬决胜兵机》,水印的右边和下边都有边框,就如芬陀利华先生发现的。

    看来确实是台北国图的真货,大家一起加油找一下哈

    @41179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是的,昨天我也在孔网搜到,这是个民间收藏的旧钞本,行款与台北国图本完全一致,同为馆阁体精抄,应出自同一个底本,但抄写者不同。例如倒数第五行“亂”,台北国图本作“乱”。

    这种行款上严丝合缝的精抄本,文字一般也较少讹误,能很好反映底本的原貌。

    @41201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看來台北國圖是放出資源的,只是不知道存在哪個書名內,期盼能早日找到此資源。

    @41294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补充一点周边:此书在王国维编撰的《传书堂藏书志》中亦有著录:

    @41300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另外,《结一庐书目》著录所藏的《六壬口鉴》,作者记作“邵南”。再次实锤证明了邵南就是邵彦和。

    @41302 回复

    游客
    游客

    @243518015-1 #41300

    这个哪里可以下载

    @41311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300

    多謝提供信息。更期待《六壬集要袖中金 钞本》一書電子版。

    @41318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查《中国古籍总目-子部》有如下藏本
    1、六壬集要四卷 □□辑
    明 抄本 浙江
    2、六壬集要四言断一卷 □□辑
    明 始丰山房 抄本 南京

    @41439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花生殼大叔 #41318

    多谢补充!浙图那个也很有可能是,卷数相合~虽然这个书名很容易重

     

    @游客 #41302

    ctext.org/wiki....8;remap=gb

    @41444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439

    大六壬集要 复印自日本国会图书馆
    来源作者:轻舞若云(某论坛版本也是称集要,但内容差别大)

    仍以台北国家图书馆《六壬集要袖中金-钞本》为准,只是为啥大陆IP在台北图书馆不能搜索到。

    @41451 回复

    小叶子
    游客

    看来还是得我出手了。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2yf6fUTPlQOze5k3nVhqlw
    提取码:kypm
    --来自百度网盘超级会员V7的分享

    速取过时不补

    @41459 回复

    凤城君
    游客

    @小叶子 #41451

    书格果然藏龙卧虎啊,感谢

    @41460 回复

    鹤文
    游客

    @小叶子 #41451

    也是牛人!書格高手如雲!!

    @41467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小叶子 #41451

    感谢提供!牛人!此为<邵南彦和先生口鉴撮要歌>完整版!且钦印还和台北国图《六壬集要袖中金》四卷本不同。看来《六壬集要袖中金》不仅存于台北国图!

    @41470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小叶子 #41451

    此版本应该为目前市面所见“口鉴”最早版本,最接近宋代邵彦和“口鉴”原貌。即后世流传的敬凌福之所著大六壬<毕法赋>底本。只是未见原始书稿,未确定抄本年代及抄录人。此钞本对大六壬研究来说,意义重大!

    @41473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小叶子 #41451

    更正下:经我图片对比,小叶子提供的就是台北图书馆所存。

    @41541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小叶子 #41451

    大神!这就是台北国图本的漂白版,感激不尽!请问您知不知道它在原藏馆以什么名字著录?既然台北国图没有按《袖中金》也没有按《口鉴撮要歌》著录,那我怀疑可能收在某套抄本丛书里,也许此书前后的页面里面还会有其他珍贵壬书。还请赐教~

    @花生殼大叔 #41467

    这就是台北国图本,与楼主贴出的图分毫不差,只不图像过被人漂白了。此书的作者是凌福之,凌福之应该是编撰了《口鑑撮要歌》,后来又在其基础上删节成了《毕法赋》,二者都是凌福之的作品。《口鉴》是邵彦和的一部案例集合,不是这种诗歌体。我们目前能见到的最贴近邵书原貌的《口鉴》,是黄宾庭编的《六壬集应钤》。《集应钤》实际就是《口鉴》的重排扩充本,把《口鉴》中的案例按日、按加时,依720课的顺序重排了一遍,碰到口鉴无案例的课,就取他书(中黄经、通神集、玉连环等)补充。所以《口鉴》原书相当于完整保存在《集应钤》里,无一字删减,只是顺序变了变而已。

    @41542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小叶子 #41100

    您之前就指出这无非从别的书中摘出一段而已,原来並非随便说说,实在是见多识广的高人啊!于是更想向您求教,这篇《袖中金》是从哪部书中摘出的呢?拜谢!

    @41547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541

    大六壬研究不可回避的是《六壬集应钤》、《口鉴》。邵彦和在世时未留存书籍,案例和口诀都是邵彦和弟子收集记录的。宋代已无真本。明代开始有邵彦和案例及口诀手抄本面市。《六壬集应钤》所录邵彦和案例,精准度和口鉴差异大。从实际研究来说<口鉴>价值更大!

    @41550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花生殼大叔 #41547

    《集应钤》本就是《口鉴》的重抄,何谈差异?今人并无机会见到单行本的《口鉴》,只能从《集应钤》里窥见了。您说二者差异很大,莫非您竟见过《口鉴》的原貌?

    @41555 回复

    书香
    游客

    @小叶子 #41451

    藏龙卧虎,高👍实在是高!

    @41556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550

    不是见过口鉴原貌,只是从六壬断语上,口鉴比集应钤精准。是我的推断口鉴在前,集应钤在后。需要版本来支持!

    @41557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既然没见过口鉴,您又是从何处得知口鉴的断语比集应钤精准呢?口鉴成书于南宋,集应钤成书于明代,口鉴当然比集应钤早。集应钤本来就是以口鉴为母本的

    @41561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557

    断语,可以比较。

    @41583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找到了!

    在“小叶子”大神分享的pdf提示下,搜到了台北国图《兵禽捷要》第291-345页,即是此书。

    rbook.ncl.edu.tw/NCLSe...;HasImage=

    @41591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586

    厲害了!太驚喜了!謝謝。想辦法搬回來一本電子版。

    @41594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粗翻一下,這箇康熙年間抄本《兵禽捷要》所收其實遠不止演禽的内容,還“亂入”了很多六壬、遁甲的珍貴古籍。雖然我不了解遁甲,但目測其中好幾種遁甲書(集中在207-290,414-539)的古老程度可以和《景祐遁甲符應經》相比,有些内容大概屬於古遁甲,而非明清傳歪了的“奇門遁甲”。(作爲外行人亂說的,很可能有誤)

    總結一下其中的六壬書:

    055-082:遊都魯都兵法五十四占
    083-119:諸家百章歌
    120-159:畢法賦(凌福之)
    160-206:課體訂訛(官應震)
    291-414:口鑑撮要歌(凌福之)

    前面大佬發的衹是《口鑑撮要歌》的前半部分(291-345),實際要到414頁纔算完結。
    未曾先生發現的拍賣場上的那箇本子,也包含了《諸家百章歌》《壬課訂訛》《口鑑撮要歌》諸種,更顯示了二者同出一源。

    @41597 回复

    花生殼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594

    用心了。我下来慢慢研究。但先生上述有一个小小问题需要纠正:大六壬中《口鉴》是邵彦和弟子所集,凌福之所著为《毕法赋》,是在《口鉴》基础上有所发挥的。《口鉴》自宋代就有很多种传抄本,当时就重金难得。《毕法赋》来自于《口鉴》,但并不完全遵从《口鉴》。

    @41600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花生殼大叔 #41597

    《口鉴》是邵彦和的,当然无争议。问题是《口鉴撮要》不是《口鉴》,而是《口鉴》的“撮要”歌诀,作者是凌福之。这在《口鉴撮要歌》的序言里已经交代得很清楚。至于邵彦和的《口鉴》具体是什么面貌,只能从《集应钤》里辑录一下了

    @41601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600

    毕竟传抄是根据古本抄录,对源流不一定准确。刚好此书也集有《毕法赋》,如果按世传公认的作者是凌福之,则与此书《口鉴撮要歌》的水平差距太大,我认为绝非同一人的作品。

    @41602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至于《撮要歌》和《毕法赋》孰高孰低,以我的水平远不敢论断。但这本就是见仁见智的事,有很大的主观性。

    但客观上的基本事实是:1、《口鉴》原书如今已经亡佚(或存世而未公开),但《集应钤》相当于其重编扩充本。2、凌福之曾撮《口鉴》要旨而作歌诀,后世有《口鉴撮要歌》《口鉴奥旨》《毕法赋》三种不同的传本,期间差异或为后人增删改窜,或为凌福之生前亲自修订,已不可详考。但这三首歌都出自凌福之,是同一个文本的三种变体。

    @41603 回复

    无易学者
    游客

     

    《兵禽捷要》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S22NPTZ0Ys5qwkPPmSYJ-Q
    提取码:1234

    @41604 回复

    花生壳大叔
    游客

    @243518015-1 #41602

    我是探讨逻辑,二是根据六壬选录水准来推测的。邵彦和,凌福之,黄宾庭。黄宾庭不会比凌福之更有可能接触到最为接近《口鉴》的原本。

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77 个帖子)
正在查看 50 个帖子:1-50 (共 77 个帖子)

上传图片

拖拽或点击选择图片

回复至:求《大六壬袖中金》一书
您的信息:



初次发帖前:建议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