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498 回复

    夜郎
    游客

    劉春霖殿試策文

     

    應殿試舉人臣劉春霖,年三十歲,直隸河間府肅甯縣人,由拔貢生應光緒二十八年順天鄉試中式,由舉人應光緒三十年會試中式,恭應殿試,謹將三代腳色開具於後:

    曾祖永生未仕,故

    祖昆儀未仕,故

    父魁書未仕,故

    臣對:臣聞王者不吝改過,故盛世有直言極諫之科,學者義取匡時,故貞士有盡忠竭愚之志。昔漢文帝除誹謗之法,而後賈山、賈誼爭致其忠讜之謨;武帝崇尚儒術、詔舉賢良,而後董仲舒、嚴安、徐樂之徒羣集於闕下;宋仁宗復制舉諸科,除越職言事之禁,而後蘇軾、蘇轍對策,極言時政闕失。其於任官治兵之要,裕財正俗之方,類能指陳利害,上廣人主聰聽,下繫四海安危,非僅在詞章之末也。夫殷憂所以啟聖,多難所以興邦,勢有必然,理無或爽。欽惟皇帝陛下踐阼以來,勤求治道,惟日孜孜者,三十年矣,然而治效未彰,外患日亟,意者因時制宜之道或有未盡歟。

    迺者臨軒試士,冀得嘉謨,舉察吏、治軍、理財、勵士諸大政,進臣等於廷而策之。臣愚陋何能與此,顧自幼學以來,亦嘗究心於治忽之原,攷求乎中外之故,懷欲陳之,而未有路。茲承大對,諭旨勉以直言無隱,何敢飾辭頌美,而不竭其款款之愚。

    伏讀《制策》有曰:君人之道,子育為心,而因求簡賢輔治之法,此誠安民之急務也。臣惟民間疾苦,惟守令知之最真,故欲平治天下,必自重守令始。昔漢以六條察二千石,而以察令之權寄之於守,此與今制用意相同。然漢代循良之吏後先相望,而今治效不古若者,豈非粉飾欺蔽之習有所未除乎?欲杜粉飾欺蔽之習,在通上下之情。長官勤求民隱,不敢自尊,則屬吏清慎自持,不敢作偽,自然之理也。

    且夫今之守令,其任較前世為尤重,其事較古時為更繁,何也?世局日變,萬政待興。舉凡學堂、警察、交涉、工藝諸政,皆非不學之人所能董理。將欲任以繁劇,必先擴其見聞,是在長官加意陶成,俾咸具溥通之知識,而後委之以任而不惑,責之以事而不迷,綱舉目張,不勞而理。今各省雖設館課吏,多屬具文,歲月一試,不過較文字之工而已,政績何由而成,循聲何由而著耶?

    漢制,縣邑丞尉多以本郡人為之,利弊其所夙悉,故治效易彰,此周官遺意,其法似可仿行。果能博采公論,慎選賢紳,於治必有裨補,不必過為疑也。皇上澄清吏治,必先通上下之情,此不得不因時制宜者一也。

    《制策》又以三代之制寓兵於農,因詳究歷代兵制之得失。臣謹案:井田溝洫之法廢,遂專用徵兵。漢高祖設輕車騎士、材官樓船,常以秋後講肄,課試各隨其地之所宜;唐初置府兵,中葉以後專用徵兵;宋韓琦之議養兵,蘇軾之言定軍制練軍,實皆深切著明。今日環球列邦多以尚武立國,知兵之選徧於士夫,體育之規基諸童稚。夫兵凶戰危,自古為戒,故孔子以軍旅未學辭衛靈公,誠以窮兵不已,終至於亂。左氏亦言:兵猶火也,不戢將自焚。

    然自有國家以來,必不可一日去兵,此非第羽翼爪牙之說也,如人身然,血肉既具,必有氣力以貫注之,而後足以發揮其精神,以生存於萬類競爭之世。人身之氣力不足,則血肉有壅滯潰敗之憂,而精神亦無所附麗,是以由唐虞三代以至於宋明,數千年來無不以兵制為急務,乃世之論者動是古而非今,輒謂人民歲輸數千萬之資財,以養此坐食驕惰之兵,固不如古者寓兵於農之善。不知天下之事皆日趨於變,況以今日,羣雄角逐,戰術之變幻、器械之精利,雖日召其兵而教練之,猶未必勝人,而謂集氓隸於行間,驅之以臨戰陣,庸有幸乎?然則兵者固必教之於平時,而又既精且多,然後可並立於羣雄之間,所謂氣力充而精神煥矣。皇上整軍經武,士卒以知學為先,此不得不因時制宜者二也。

    《制策》又曰:《周禮》太宰以九式均節財用,而因求節流之法。臣謹案:職內掌邦之賦入,職歲掌邦之賦出,此即近世各國所謂豫算、決算也。昔蘇軾之策理財,謂天下之費,有去之甚易而無損,存之甚難而無益;曾鞏之議經費,謂浮者必求其所以浮之自而杜之,約者必本其所以約之由而從之,皆扼要之論。然臣謂理財於今日,節流不如開源之尤要。蓋自通商以來,利源外溢,雖百計節省而無救於貧。開源之道,在振興實業。中國神皋沃壤,幅員縱橫寥廓,且地處溫帶之下,百物皆宜,則當講求農事。人民四百兆,善耐勞苦,而且心思聰敏,中外交通以後,閩粵瀕海之人類能仿造洋貨,果其加意提倡,不難日出新製,則宜振興工藝。歐西以商業之勝衰為國力之強弱,輪帆交錯,以爭海外利權。中國商業不興,漏卮日鉅,欲圖抵制之道,則宜擴充商務,如此則野無曠土,市無游民,精華日呈,然後利權可挽。皇上慎乃儉德,而尤必廣闢利源,此不得不因時制宜者三也。

    《制策》又以士習之邪正,視乎教育之得失,因欲範圍多士,使四海之內,邪慝不興,此今日學界之要圖也。臣惟古者司徒修明理教,以選士、俊士、造士為任官之法。漢重明經,復設孝廉、賢良諸科,其時賈、董之徒,最稱淵茂;東漢之士,以節義相高,而不免清議標榜之病;唐初文字最盛,中葉而後,干進者至有求知己與溫卷之名,而士習大壞;宋世名儒輩出,各有師承,至於崇廉恥、敦氣節,流風所被,迄有明而未衰。雖其人能自樹立,亦以教學相勉,師道立而善人多也。夫大道載於六經,而倫理先乎百行。今日浮蕩之士,未窺西學,已先有毀裂名教之心。故欲正人心、端士習,必以明倫為先,欲明倫理,必以尊經為首,此即國粹保存之義。皇上倡明文教,必以經學正其趨,此不得不因時制宜者四也。

    凡此四者,皆保世之閎規,救時之要務。荀子曰:“法後王。”董仲舒曰:“為政不調甚者,更張乃可為理。”夫使時移勢異,而猶拘守成法,此《呂氏春秋》所譏病變而藥不變者也。自古有治人,無治法,故孔子曰:“為政在人,取人以身。”臣尤伏願皇上懋學修身,以為出治之原,然後用人行政,天下可以安坐而理也。故有湯武而後有伊呂之臣;有堯舜而後有勳華之業。由是以課官,而官無不職,以治兵,而兵無不精,以理財,而度支無匱乏之憂,以勵學,而士林作忠貞之氣,則我國家億萬年有道之長基此矣。

    臣末學新進,罔識忌諱,干冒宸嚴,不勝戰慄隕越之至。臣謹對。

    @39536 回复

    三河冯威
    游客

    写的不错,可大清还是完了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回复至:清朝末代状元 刘春霖 殿试策文
您的信息:



初次发帖前:建议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