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37 个帖子:1-37 (共 37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4618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發一些幾個月前我自己搜集的關於雷公式的資料,擔心以後精力轉向其他方面,這些資料就找不到了。高人衆多,希望接下來有人能挖到更深更全的信息。這裏純粹只是資料的臚列,無需贅論,我覺得文獻自身已經顯示出很多東西了。方括號[  ]內是我自己加的按語。

    歷代目録:日本國見在書目録、新唐書▪藝文志、通志▪藝文略、玉海、宋史▪藝文志,這些裏面都有專屬於雷公式的部類,一堆冗長的書名,不具引了。

    《唐律疏議》卷九“私有玄象器物”條:諸玄象器物,天文,圖書,讖書,兵書,七曜曆,太一、雷公式,私家不得有,違者徒二年(私習天文者亦同)。其緯、候及論語讖,不在禁限。又其“疏議”云:太一、雷公式者,並是式名,以占吉凶者。

    此外還有《舊唐書》《冊府元龜》《五代會要》、宋元明三朝的一些法律典章,都有類似的關於雷公式的禁令。

    《唐六典》卷十四,太常寺:凡式占,辨三式之同異。(一曰雷公式,二曰太一式,並禁私家畜;三曰六壬式,士庶通用之。)凡用式之法。(《周禮》:「太史抱天時,與太師同車。」鄭司農云:「抱式以知天時也。」今其局以楓木爲天,棗心爲地,刻十二神,下布十二辰,以加占爲常,以月將加卜時,視日辰陰陽以立四課:一曰日之陽,二曰日之陰,三曰辰之陽,四曰辰之陰。四課之中,察其五行,取相剋者,三傳爲用。又辨十二將、十二月神。十二將以天一爲首,前一曰螣蛇,二朱雀,三六合,四句陳,五青龍;後一曰天后,二太陰。三玄武,四太常,五白獸,六天空。前盡於五,後盡於六,天一立中,爲十二將。又有十二月之神:正月登明,二月天魁,三月從魁,四月傳送,五月小吉,六月勝先,七月太卜,八月天閏,九月太衝,十月功曹,十一月大吉,十二月神后。凡陰陽雜占,吉凶悔吝,其類有九,決萬民之猶豫:一曰嫁娶,二曰生產,三曰曆注,四曰屋宅,五曰禄命,六曰拜官,七曰祠祭,八曰發病,九曰殯葬。)凡曆注之用六,(一曰大會,二曰小會,三曰雜會,四曰歲會,五曰除建,六曰人神。)凡禄命之義六,(一曰禄,二曰命,三曰驛馬,四曰納音,五曰湴河,六曰月之宿也。)皆辨其象數,通其消息,所以定吉凶焉。

    《景祐六壬神定經》卷第二,造式第三十:[此依上圖所藏明鈔本,而趙之謙刻本“雷”上多一“注”字]《雷公殺律》云:式局有三木之道:以霹靂棗木[趙本無木字]心爲上,檀木爲次[趙本作中],柿木爲下。無霹靂棗木[趙本無木字]心,取舊車軸亦可,須擇良者用[趙本作爲]之。

    同書同篇,另起一段[此段上圖本多闕字,依趙本逕補]:造式:天中作斗柄[趙本作杓],指天罡。次作十二辰,中列二十八宿,四維羅局。地列十二辰、八干[此從趙本,上圖本誤作“十干”]、五行、三十六禽、天門地户人門鬼路四隅訖。天子式,天廣六寸,象六律,地廣一尺二寸,象十二辰。王公侯伯式,天廣四寸,象四時,地廣九寸,象九宫。卿大夫式,天廣三寸,象三星[趙本作“三才”],地廣七寸,象七曜。士、庶人式,天廣二寸四分,象二十四氣,地廣六寸,象六律。次局,天廣八分,象八卦,地廣三寸,法三才也。刻式之法:用十一月壬子日神在内時[“在內時”三字,上圖本訛作“丙者”],起手刻之,至甲子日,醮而盛以縫囊,依法加臨而佩之。

    《武經總要後集》占候五·六壬,其中有一箇條目叫“雷公式”:六壬有用雷公式。取其敵將姓名、生年月日時辰,朱書,乃一气書之,安歲殺之下。左手捻式鬼門,右手轉式天罡壓之,以天罡令敵畏服自敗。其法具於《玄女降囊經》。[“降”肯定是“絳”之訛]

    《皇朝編年綱目備要》卷二十四,紹聖三年秋九月,記載了宋哲宗廢后的風波。文字很長,若想了解前因後果可以找來完整讀一下。這裏衹挑主題相關的部分,案件審理到最後的最終判決:堅坐以家藏雷公式示法端,又以南方所得楓木,同法端即光教院造式,作后禱祠。有“所厭者伏,所求者得”等語。式成,恐門户幾察,以生棗覆之而入。法端坐與堅同造式,又嘗令堅求閭巷間所謂驢駒媚、蛇霧、叩頭蟲者,以進后,令佩侍上寢殿。燕氏坐上過后閤,作歡喜字,燒符取灰,将置茶中以進,㑹上不欲茶而止;又用和水,以灑御道,冀上數來;又令堅繪劉婕妤像,以大釘釘其心;又欲取五月中瘵死宮人,燒屍灰置劉婕妤寢,幾其亦以此疾惡死;又取七家針各一,燒符灰置劉閤中,皆以厭呪,卒無驗。……既降案,付三省、樞密院約法。惇會執政李清臣、曾布、許將、蔡卞及刑部官徐鐸等議。或謂:雷公式未成,以造作不如法;及茶未進,恐不可處極典。

    《建炎以來繫年要録》卷百二十一,紹興八年秋八月:庚申,上與趙鼎語及瑤華誣謗,因言有一内侍頗能道當時事:“所謂雷公式者,止是一漆木盤子,如今日發課看命盤子之類。厭魅之端,實起於昭慈之妹六夫人者。一日,福慶公主病,六夫人取道家符水以入。昭慈問所從来,取符焚之,自是禁中相傳有厭勝之事。及公主疾甚,忽於簾間得纸錢,昭慈见而惡之。或謂自婕妤所持來,自是頗有疑心。”上曰:“以此數事觀之,既有疑似,故奸人得以進誣罔之説,此哲宗聖聽所以惑也。”鼎曰:“借使實有之,止是婦人求媚之事,與前世巫蠱呪詛不同。何足深罪!”上曰:“然。”

    此外,道藏中的一些地方,看看即可,道書來源蕪雜,不可究詰:

    《赤松子章曆》卷之四,三五雜籙言功章:六壬、太一、雷公三十六部神式籙

    《金鎖流珠引》卷之十二,五行六紀所生引上:二生三(註:三,人也。既有人,即有寒暑春秋,四時輪迴,周而復始,乃生四天公。此說出雷公式,是黃帝敘録。用應四時,而生四足,每足主一方行令,名曰四時,春夏秋冬是也。號之曰四天公,合用四式加臨,主四天也。)

    同書,卷之二十五,爲官人及百姓厭鎭口舌法:如不休,以六壬、雷公式等共封之,有法在式經中。(式經中有符印,如法行用,一依之,甚驗於水火之速也)

    同書同卷,爲國尅斷妖星惡祥異氣欲作災怪法:後聖君告天師曰:龍蛟作怪祟人,當以自身出牒,牒五岳四瀆靈神官、九州社廟,共作關津,同心併力收捕。訖,自身出天關之上,轉天綱,加地户(式也。是天式、地式、雷公、六壬、六甲、四時等七式,衆力收捕,追之立到。身爲考召君,出門,門之上躡地紀、天綱,禹歩。配衣,轉天關,行不逾二十里,近十里之間,龍蛟被捉來見。即更禹歩,三歩九跡,三遍進前,大叫一聲。訖,捻刀支斬之爲兩段,便永絶滅之。大驗)

    《太上洞神五星諸宿日月混常經》接近卷末處:張良識歲星之精及太白之精,韓信識角亢之精,李靖識南方七星之精,得萬勝兵訣、雷公之式。

    @34619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U2rZsg0DLIhnLpZ0jYErg
    提取码:vikh

    再放兩份當今碩果今存的雷公式典籍。一個是永樂大典第19782卷(今藏Cornell大學圖書館)“局”字下所收的一部書,叫《小法局式》,來源於明初的天師府鈔本。

    另一箇的名字有點離譜,叫《太乙六壬雷公運式遁甲通神經》,今藏上海圖書館。取這麼怪的名字,估計是當時傳者懼觸禁網,又不欲蔽“雷公”式名,故牽合堆疊以易名目,貌似無稽,其實也算用心良苦。此書至少有一種古抄本在民間流傳,題作《六壬雷公運式通神妙經》(正題隱去“雷公”二字,序文中則有之,想亦爲避朝廷禁令),我在天機論壇見過:有人识得此书《六壬运式通灵妙经》吗? - Powered by Discuz! (fengshui-168.com)

    可惜那位樓主再也不上線了,那個本子想訪也訪不到。否則實在想拿兩本對校一下。

    @34620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還漏掉了一條:

    俄藏敦煌遺書Дх02637,《十二逆刺預占來人吉凶法》,殘卷開頭的序提及了三式。其中云:雷公式(小字夾注:行兵之事)

    @34651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漏了一處:

    《雲笈七籤》卷之一百,軒轅本紀:婦人曰:「吾玄女也,有疑問之。」帝曰:「蚩尤暴人殘物,小子欲萬戰萬勝也。」玄女教帝《三宮秘略五音權謀陰陽之術》(小字夾注:兵法謂玄女戰術也。衛公李靖用九天玄女法是也。又神符,黃帝之符也。陰陽術即“六壬太一遁甲運式法”也。)玄女傳《陰符經》三百言,帝觀之十旬,討伏蚩尤。

    其注中提到的“六壬太一遁甲運式法”,從名字看應該就是在上圖、天機論壇見到的那種名字奇怪的古書。這裏的特點也是牽合了一大堆無關名詞(六壬、太一、遁甲),偏偏不敢提“雷公”,並含關鍵詞“運式”二字。看來這個書名至少從北宋初已經成型了,可能是唐代人爲逃禁令而改題的。

    @34659 回复

    fly
    游客

    一些道教典籍里好像看到过雷公式的内容

    @34660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另作一點補充,其他資料都是我自己刨的,除了《永樂大典》的《小法局式》和上圖的《太乙六壬雷公運式遁甲通神經》這兩份最重要的遺文,是看了天機論壇裏的帖子纔知道其存在的。而最早發現《小法局式》是雷公式的人,應該是日本學者西岡芳文(2007年),天機論壇帖子的樓主也是在其啟發下纔知道的。見

    西岡芳文,「式盤をまつる修法-聖天式法・頓成悉地法・ダキニ法-」,金沢文庫研究第318号(2007年3月),pp.11-21

     

    此外,主帖裏略過的歷代目録所載的雷公式典籍,這裏還是可以羅列一下書名:

    新唐書藝文志:《雷公式經》一卷

    通志藝文略:《雷公式經》一卷

    《玉海》卷第五,唐六十家五行,正文提到“式經有六壬、雷公、太一之殊”,也相當於著録了《雷公式經》。又其中一段小字夾注云:有《金鏡》《連珠》之式,《金匱》《絳囊》《玉帳》之經。其中的《絳囊》應該就是《武經總要》提到的《玄女絳囊經》,也屬於雷公式典籍。

    宋史藝文志:《雷公式局》一卷……《雷公印法》三卷,《雷公撮殺律》一卷

    日本國見在書目録,卅六,五行家:開頭的類目裏列有咒禁、符印、五行、六壬、雷公、太一、遁甲、式、相、仙術十大類。但在具體的書目裏,對應“雷公”的部分,卻是一堆六甲符圖類的書,《六甲右左上符》《六甲圖》《大道老君六甲秘符》《八史圖》《八史神符》,以及若干九宮類的書。這些看名字都顯然與雷公式無關,合理的推測是,雷公式連在中國本土都被大力嚴禁,更不會有機會流到日本去。《日本國見在書目録》大概率是照搬了唐代的目録目録分類,所以列了“雷公”一類,但實際上他們國內並沒有雷公式典籍,所以衹好強行用其他一些符圖類的書來充數。

    @34661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fly #34659

    哇,請問是什麼典籍?很可能真的還有很多東西藏在道教裏。道藏已經被數字化了,能刨的都被刨過了,但還有很多未入藏的民間道書,裏面可能有極古極秘的東西。您是在道教的哪部書裏看到的呢,請賜教!

    @34709 回复

    就看着你一本正经的扯蛋
    游客

    唐初与雷公式一起被禁的还有抱朴子反复强调的三皇经。以及佛家密宗的密法秽迹金刚法。秽迹法后来被禅宗秘密传承,以至于后来的老禅德们基本上都会传承一些密法如大悲42手眼,楞严经密法,金刚经密法等等。另外补充一下,洪武帝也禁秽迹金刚法。

    @34711 回复

    就看着你一本正经的扯蛋
    游客

    从小法局式里的内容可知,雷公式尽然会在突厥大巫师那里也有传承。说是李靖破突厥时从突厥大巫师那里获得了相关内容。

    @34712 回复

    就看着你一本正经的扯蛋
    游客

    还有就是那个太乙六壬雷公運式遁甲通神經其实跟雷公式没有什么关系。其内容属于壬遁式的范围。而遁甲式有不少人怀疑就是雷公式,其实这是扯淡的怀疑。二者若是有相同之处那就是其身世传承宿命很是类似。遁甲式到了明朝就换了个唬人的名字叫奇门遁甲一直用到现在。其实也就是从明朝开始已经没有真正的遁甲式了。说起遁甲式,倒是有一个人不能不提,那就是唐懿宗时期的新罗遣唐使催致远,此人曾入职藩镇幕府任淮南节度使高骈门下幕府都统巡官,此人在大唐期间习得遁甲真传带入新罗,后入伽耶山不知所终,以至于至今在其传注上都是只有生年没有卒年。

    @34713 回复

    makoto.kao
    游客

    @243518015 #34619

    您放在百度网盘的资料 . 在台湾地区无法一睹真颜 .

    @34715 回复

    就看着你一本正经的扯蛋
    游客

    说起高骈这人真是一言难尽,咸通七年(八六六)十一月,懿宗以高骈收复交趾(今越南河内),诏于安南置静海军节度使,以高骈为首任节度使。骈重修筑安南城,周长三千步,造屋四十余万间。自此至宋,安南遂为中国静海军节镇。高骈在“静海节度使”任上的五年间,殚精竭虑、多举善政、造福百姓、致力于当地生产建设。为表达对其之爱戴,安南人民为其建立生祠、尊其为高王。在越南的北宁、义安等地仍有高王庙存留至今。自汉朝以来,历代在交州地区任职的中原官员中,能够享受这份殊荣,被当地人尊为王者的,仅(东汉末年的)士燮与高骈二人。时至今日在越南国家图书馆还藏有高骈为唐皇手录的风水钤记。这种钤记在历代国师那里基本上都会整上一两本,内容无非就是去某地往某方多少多少里有什么山有什么水有什么大庙大和尚之类。笑,当然跟和尚庙扯不上关系了,人家找的是风水龙穴做个记录进呈给皇帝看的。有什么用呢,比如黄巢李闯造反了,就立马把有关他老家的这种钤记找出来,然后把风水破坏掉。史料记载,李闯当年祖坟被破当天即重伤一箭。笑🤣

    @34941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高人啊,見多識廣,學習了~以前衹知道崔致遠和高駢的詩文,沒想到他們兩位還是這樣的大佬。高駢的鈐記我沒能找到相關資料,號稱崔致遠所留的《天符經》看著不太像靠譜的古人作品,更像是韓國現代的各種新興邪教自己搞出來的東西。

     

    關於《太乙六壬雷公運式遁甲通神經》,感謝指教!回頭由看了一下,發現我之前的認識確實有偏,並不是雷公式的專屬典籍,而是真的匯集了太一、六壬、雷公、遁甲諸法中的式盤用法和其他一些小法術。書的主題講的是式用,而非式占,所以把三式裏所有關於式的的部分都輯合在一起了。式占是爲了知吉凶,而式用是爲了變吉凶,不是占卜而是法術。這裏的式盤是一種法器,是和天地之氣相感通的一箇小模型,通過旋轉式盤以重新調整陰陽、召喚上面的各種神靈來爲自己服務。我們看到隋書經籍志、日本國見在書目録、新舊唐書藝文志、玉海、通志裏,都著録了六朝隋唐時期很多所謂的“式經”,在古人的分類裏並不屬於三式中的任何一種,現在來看應該就是專講式用之書。過去看到式盤衹會想到占卜,是我們狹隘了,如今有這部書,纔讓我們知道式盤的法器功能可能要大於卜具功能(畢竟六壬起課根本不必用到式盤,明清壬家都是直接在手掌是掐算的),也得以窺見古代目録裏僅見其名的“式經”、“式用法”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今天見到的本子雖是近世所抄,但這個文本的成書要早得多。書中所引的文字僅稱“經曰”、“式曰”,不知道具體抄自哪些古書,但觀其文風、韻腳、用詞習慣,絕非唐以後之人所能造。我估計這就是《雲笈七籤▪軒轅本紀》注文裏提到的《六壬太一遁甲運式法》,成書不晚於唐,所抄內容全是出自我們早已見不到的漢魏六朝的多種古老式經。包括我們在《抱朴子》中見過的早期遁甲一系的法術,在這本書裏也能看到影子。可以說是真正的秘苑鴻寶,今人萬幸還能見到。

    我之前以爲它是雷公式典籍,因爲宋代《武經總要》所引的雷公式之法、宋代史書所記的巫蠱師件中雷公式禱詞有“所厭者伏,所求者得”之語,這些全都能在本書中找到,我就想當然以爲是雷公式了。現在看來是不全面的,我原先認爲很怪誕的標題《太乙六壬雷公運式遁甲通神經》,其實正好準確傳達了此書的性質,確實全面涉及了這四種式法,專取其中與運式作法有關的部分。雷公式在三式中原本就以祈禳劾鎮的法術見長,無怪乎裏面有很多雷公式元素,導致我以爲它是雷公式的專屬典籍了。而《小法局式》應當就是雷公式遺法無疑,衹可惜也不全了。

    @34942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35101 回复

    游客-2022
    游客

    有劳可否发一份我:952661152@qq.com 。

    @35120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游客-2022 #35101

    抱歉,文件太大了,邮箱发不了

    @35121 回复

    三清
    游客

    @243518015 #35120

    @243518015 #34618

    您存的什么云盘。链接能在发一下么

     

    @35136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三清 #35121

    @游客-2022 #35101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rWezlqXk0d5wky6Ig_4Ypg
    提取码:whcq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PZdJvxn2dlK2BP4cIhjSTA
    提取码:els9

    @35241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再作幾點補充:

    1、《景祐六壬神定經》引文的末句,“醮而盛以縫囊”,“縫”疑爲“絳”之形訛。目前衹是猜測,打算將來回國多跑幾箇收藏單位,做出《神定經》的匯校,那時再看看有沒有古本真的作“絳”。

    2、《武經總要後集》引文,我前面有一句的標點點錯了,更合理的斷句應爲:“左手捻式鬼門,右手轉式天罡,壓之以天罡,令敵畏服自敗。”其中“右手轉式天罡”之“天罡”二字疑衍,參《太乙六壬雷公運式遁甲通神經》之《厭敵捉將章》。末句之《玄女降囊經》,四庫本作“絳”,十分合理,但不知是館臣臆改,還是確有古本可依。本帖録文是依據萬曆年間金陵唐富春校刊本。

    3、《玉海》提到的《絳囊經》,也不一定是《武經總要》提到的《玄女絳囊經》。除《玉海》外,在《新唐書藝文志》《崇文總目》《通志藝文略》《宋史藝文志》各書的“五行類”中皆著録“《絳囊經》一卷”,並無“玄女”二字。作者爲唐代居士馬雄,《崇文總目輯釋》誤作馬融,余嘉錫已辨其訛。

    4、爲避免誤導,還需澄清一點:前面我說上圖的《運式通神經》收集了太一、六壬、雷公、遁甲四種“式法”的內容,這一表述極不準確。遁甲其實並不屬於式法,我們看歷代目録就知道,北宋之前從來沒有人把遁甲書列於“式”類。遁甲被稱爲式,目前所知最早的起源是宋仁宗景祐年間官修的“景祐三式”,即《景祐太一福應集要》十卷、《景祐六壬神定經》十卷、《景祐遁甲符應經》三卷,並有《景祐三式目録》一卷(佚)。從這裏開始,遁甲纔取代了雷公式,進入後世所謂的“三式”之列。在此以前的時代,無論中、日、新羅,提到“三式”都是太一、雷公、六壬,提到式法也是以這三式爲統領,加上其他一些雜式之書。而遁甲屬於另一大類的法術、占卜體系,獨立於一切式法之外。式法是以式盤爲工具的法術和占卜技術,式盤的有無是判斷屬於式法與否的核心標準。六壬當然有式盤,出土和存世的實物都有很多。雷公式也有式盤,見上引兩條宋代史書中以南方楓木造雷公式的記載,以及“止是一漆木盤子,如今日發課看命盤子之類”的描述。太一也有式盤,日本《古事類苑•方技部七•式占》中記載:“長元元年四月五日庚午,參二關白殿一(藤原賴通)令御覽故,滋岡川人奉持太一式盤二枚(陰一枚、陽一枚)。件盤,前年陰陽頭文高語次云:故川人太一式盤,故道光宿禰傳領,常奉安置家中,是靈驗物也,尚在,或法師許之由云云。其處不慥聞,公家尋取,可被持者也者。有事次,前日,以此由申關白殿,仰云:早可令尋召者也者,仍月來令尋問之處,或者傳云‘二條與二猪熊之邊’。小宅在件盤者,仍尋其主,故人道光孫内舍人明任所預置云云。仍召明任,仰二公家被尋之由,申云:預置實也,隨召可令進者。仍今日令御覽也。則召文高,被仰云:件盤奉安置文高宅,若有損失者,隨形可奉作加歟。無止之靈物也,相定追可左右者,又時時可奉供歟者。文高給預退出。”日本漢文古籍的語法很怪,但我們猜著也能看懂箇大概。此外,阜陽雙古堆汝陰侯墓出土的太一九宮式盤實物,與唐代太一式的所用式盤是否有相承關係,還需考察。唯獨遁甲,自古以來,無論實物還是文獻記載,皆無任何證據顯示遁甲法需要用到式盤(如果有人非要拏明清遁甲書裏所附的紙質小轉盤、甚至今日某寶上賣的所謂“遁甲式盤”來當史料用,那就沒辦法了)。這也與較早期目録中遁甲不屬於“式”類的事實相映證。景祐年間剔除了雷公式而以遁甲充數於“三式”之中,是一種對古來傳統的顛覆和巨大變革。

    @35244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那部不知下落的民間鈔本《六壬運式通神經》,我突然想到,沒有天機論壇賬號的人可能看不到那位樓主發出的圖片,所以在這裏轉貼一下(他只拍攝了此書的首葉和末葉):

    @35250 回复

    就看着你一本正经的扯蛋
    游客

    太白阴经看一下有没有遁甲式

    @35256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就看着你一本正经的扯蛋 #35250

    感謝您的提示!慧眼如炬,十分佩服!

    《太白陰經》第九卷確實開篇就叫“課式”,而且出現了“天乙遁甲式”的名稱(清代國子監肄業生程祖慶抄本作“太乙遁甲式”)。看來唐代雖還未把遁甲列入三式,但已經有人開始把遁甲當作一種“式”了。感謝指點!

    @35261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另外在嚴敦傑先生的《式盤綜述》中看到,《黄帝内經素問•天元紀大論》的王冰注裏也有“遁甲式法今猶用焉”之語。李筌和王冰都是從盛唐跨向中唐的人,看來遁甲稱“式”的最早時間可以提早到這一時期。

    另外,嚴敦傑認爲《太平廣記》引《芝田録》所載的賈耽運式尋牛的之事,用的也是遁甲式,但這只是嚴氏的臆測,並無任何確證,所以並不能證明遁甲有式盤。其實尋找走失牲畜這種事是六壬式的拏手好戲,賈耽用的更有可能是六壬式。

    關於太一式盤,再補充兩條:日本《群書類從》卷第四百六十五《濫觴抄下》:天德四年庚申(村上十五年)……九月……廿三日庚申,燒失宜陽殿累代寶物:溫明殿神鏡、大刀……仁壽殿太一式盤,皆成灰燼。另外在《村上天皇御記》天德四年九月廿三日條、《平家物語》卷第十一、《神皇正統記》卷中、《扶桑畧記》卷廿六等多種日本古書裏,都有關於仁壽殿的這面太一式盤被燒毀的記録。時間在日本的天德四年,即西元960,五代末期,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的那一年。

    《貞信公記抄》天慶二年五月十六日條,提到一場“太一式祭”,即對太一式盤的祭祀。(轉引自山下克明《陰陽師が使う式神の実態をめぐって》)

    另外發現,日本的村山修一也做過一箇歸納:太一式盤 - 私的伝奇関係データベース @ ウィキ - atwiki(アットウィキ)

    前一段是把《古事類苑》中那條難懂的記載翻譯成現代日語,我們可以複製到有道翻譯裏看一下。後面一段是關於朝鮮的樂浪彩篋塚出土的六壬式盤,就跟太一式盤沒什麼關係了。

    @35302 回复

    宜展
    游客

    鸿福齐天  此本也是如此 竖排抄本 符咒 遁甲 不知道几册 这是身边一人曾经在酒泉工作时 替人抄书所记录  所过没有多久此本借书之人精准预测了 国家一位领导人的趋势时间  小平  寻找此书多年未得

    @35331 回复

    恩县布衣
    游客

    @宜展 #35302

    妄言休咎,犯大忌讳,历代严禁,学之无用,徒自惹祸。

    @35344 回复

    公子旷
    游客

    先生总结,大益末学。关于“遁甲式”,我有一些材料提供:隋末唐初的王希明,有一本《太乙紫庭经》,其中遁甲便称为“推二十四节气并遁甲式”。此书的唐本似乎不可见,我在《太白兵备统宗宝鉴》中一窥原文。

    @35360 回复

    守正
    游客

    @243518015 #35241

    遁甲也有式盘记载的书的,上枫木下枣木来着。不过却是在遁甲法书上记载的,占卜书就那几本,没什么记载

    @35390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公子旷 #35344

    @守正 #35360

    感謝二位先生點撥,受益匪淺!

    我看過觀星臺的少微君寫的文章,《太乙紫庭經》確實是箇寶藏,據說裏面包含了太一式和早期遁甲式的很多重要信息。我還未開始了解太一和遁甲,在未曾先生這裏下到書之後也就一直放著沒開始讀,原來這裏面也提及了“遁甲式”之稱。

    此書是否真爲王希明所撰,似乎還有人很多人。關於王希明的歷史信息很少,衹知道他活動於玄宗開元年間,以方技爲內供奉,待詔翰林。《太乙金鏡式經序》把玄宗稱爲“開元皇帝陛下”,說明成書之時尚未進入天寶。而序中提到了玄宗封禪泰山之事,證明成書時間至少在開元十三年以後。《太乙紫庭經》多處引述《金鏡式經》並加以解釋,成書肯定在其後。如果此書真是王希明所作,時間也一定晚於開元十三年。

    但其實讀過卷首的《太乙紫庭經表》之後就能感覺到,語言極其樸素,很多句子是套用古語強行拼湊,並不合唐人寫文章的章法。文詞過於拙劣,甚至與現代的老幹部體古文有點像,與真正出自王希明之手、文采斐然的《太乙金鏡式經序》形成鮮明對比。我覺得挺像明代人的手筆,大家讀一下明代永樂皇帝爲各種經書寫的序,就能看出畫風非常相似,明代中等水平的文章基本就是這箇樣子。而一箇受過良好教育的唐代人寫出的文章不會是這樣的。而且裏面有“以草芥之微,求格天地之大”這樣的明顯受朱熹影響的句子,更證明作者應該生活在程朱理學大行其道的明代。

    其後的《太乙紫庭經序》,應該出於宋代人之手。文字水平和前面的“表”不相上下,能明顯看出和唐代、甚至和北宋人的文采都有巨大差距。裏面有“恭授民時”這樣的話,明顯是在避宋諱了,因爲《堯典》原文是“敬授民時”(《史記》轉述、梁元帝文章中用典皆如此,我們今本《尚書》作“敬授人時”,應該經過唐人避諱改動),有把敬改成恭這種習慣的,只可能是宋代人。連造僞時都不忘規規矩矩地避宋諱,確實是天水朝的好公民了。而且序末落款時間“開元十二年”,正好在封禪泰山之前,也是造僞者留下的一箇歷史硬傷。

    一表一序雖然皆屬僞作,但書的內容可能還是很古。根據少微君的研究,裏面甚至保存了唐代流行的天一遁甲式的內容,我估計此書應該是宋代某箇太一式高手輯録了他當時所能見到的前代古書內容,加以自己的意見,以闡發唐代王希明《金鏡式經》中的未盡之意。懼其書不傳,於是託古自重,冒題王希明之名,而且僞作了一篇序。到了明代又有箇不識相的人僞上加僞,繼續冒名王希明寫了一篇水平低劣的“表”,讓後人看笑話了。

     

    遁甲法術書中記載式盤,這點也很有意思,而且也是楓天棗地,和六壬、雷公式一樣。不知裏面描述的遁甲式盤是什麼樣的呢?是真的符合遁甲的設置,按九宮八門來造盤,還是和《神定經》《小法局式》《運式通神經》說的一樣,天中北斗,外列十二神、二十八宿,地盤八干十二支加四門?如果是後一種,那多半還是從六壬、雷公式的書裏抄的,而非遁甲式盤。畢竟法術類的書基本都是互相抄,源流關係及其複雜。

    但如果描述的式盤真的符合遁甲格局,那意義就大了,如此一來,遁甲按性質就真可以算作一種式法。可否請您轉述一下,裏面是怎麼描述式盤內容的呢?

    @35391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抱歉打錯漏字了,第三段:

    *此書是否真爲王希明所撰,似乎還有人很多人心存疑慮。

    @35633 回复

    易友
    游客

    敦煌有一些六壬,遁甲資料,《太乙紫庭經》,麻煩有此書的朋友分享一下,謝謝

    @35647 回复

    243518015-1
    游客
    @35773 回复

    守正
    游客

    @243518015 #35390

    并不是九宫形式,下 十二支,上 青竜 蓬星 明堂 太阴 天门 地户 天獄 天庭 华盖 天牢

    @35830 回复

    公子旷
    游客

    @243518015 #35390

    我目前精力在其他奇门古籍上,没有详细学习紫庭,所以不太好乱说。少微所写的内容,也确实大有启发,但可惜他对待古籍总是浮浮略过,不做深入。您问的问题也是我想学习的内容,目前学识浅薄,还不能回答。

    另外,紫庭中推二十四节气并遁甲式,我稍微学习过。其起排盘方法,与今日的时家奇门是完全一致的,假如说其他章节论述“遁甲式盘”,我想,他的形式应当与今日时家奇门类似。

    @35855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公子旷 #35830

    原來如此,多多受教了。遁甲確實體系龐雜,年家、日家、時家彼此不同,早期典籍又嚴重缺乏,我因爲畏難一直還未入手學習。少微君對各種典籍確實沒有多作文獻學上深究,他主要是從其術本身的源流來論述。最啟發我的一點在於,他認爲遁甲在唐代(也許六朝時期也是)本身就存在不同流派,至少也有天一遁甲、太一遁甲兩種完全不同的體系,並非如六壬那樣古今一系而無本源上的分歧。我們現在主要只能見到明清遁甲書,他認爲那都是後世術家用他們當時所能見到的古遁甲之隻鱗片爪拼湊起來的,本身即非一箇同質化的體系,所以異說迭出,各流派誰也服不了誰。

    目前可以鐵定是唐代人稱遁甲爲“式”的,至少也有李筌、王冰,所以說不定彼時有人真就爲遁甲造了式盤。至於六朝、隋、唐前期,也不好說就一定不存在遁甲式盤,畢竟文獻不足徵,我們能見到的材料實在太少了。如果我輩能活到考古技術完全成熟、終於可以開啟乾陵地宮的那一天,也許很多問題纔能得到解答。再或者,西北地區玉門關外的黄沙底下,將來若能發現唐代道觀遺址,以其自然環境是可以把紙質經卷完整保存下來的。如果能從中發現一整套唐代的道藏,像遁甲這種於道門有千絲萬縷聯繫的占卜/法術體系,就可以真正廓清其早期面貌了。

    另一箇渺茫的希望是,從日本那邊的很多史料來看,中古時期朝鮮半島的遁甲術極其發達,高手如雲,很多都是中國南北朝時期的數術世家移民過去傳承下來的。現在韓國的國立圖書館古籍基本都能看到了,有一類叫“烟洪奇門”的當地特有的遁甲體系,就不知是真正的古法遺緒,還是當地後世人自己創新臆造的。北朝鮮也應該有大量古籍存世,而且他們好像考古挖掘了境內不少古墓,衹可惜這箇國家與全世界都不通往來,無法知道他們保存的古籍裏有沒有什麼珍奇秘寶。

    遁甲的就是早期典籍太難見,後世諸說太多,不知哪家是真傳。最有希望的突破口也許還在早期材料的新發現上。但目前傳世的明清諸書肯定也含有很多支離破碎的古代真傳,也期待您深入研究之後能把它們鈎稽出來~真正一門深入有了獨到心得的高手,即使暫時見不到早期典籍,也能高明獨斷,從後世真假參半的文獻材料中辨别出哪些是真的、古的。期待您的發現~等有機會我也先從《太白陰經》和《符應經》入手了解一下大概。

    @35859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守正 #35773

    感謝賜教!他們記載的遁甲式盤天盤似乎很像黄黑道十二神,其中六位黄道神,是吉神;六位黑道神,是凶神。這又是另一箇神煞體系,獨立於六壬等三式之外,也獨立於遁甲之外。用於時日和方位的選擇,日常的安宅、修造、動土等,都經常用到它。今天仍有“黄道吉日”的說法,指的就是這套系統。

    我以前衹是在盧央先生的《中國星占學》裏看到過,並未深入接觸。今天又翻了下書,想追溯一下源流。這套系統的影響太廣了,各種風水書、通書裏都有,但都是民間日用,互相雜抄改竄,講不清源流。這方面真正具有學術價值的嚴肅著作,現存最古老也最權威者是元代曹震圭的《曆事明原》。其書取材於元代初年司天臺的官方藏書,保存了大量如今已經亡佚的六朝唐宋典籍内容,認真注明出處、梳理源流、辨析正謬。裏面正好講到了黄黑道十二神,也考證了來源。下面録文以韓國奎章閣、藏書閣所藏朝鮮刊本爲底本,校以北大圖書館所藏明鈔本(這也是此書在世間僅存的兩種本子),也以《星曆考原》相參合。底本有誤則訂正並於[ ]中加校語,底本不誤而北大本誤者不出校。異文内容全部取自大川俊隆、大野裕司《北京大学図書館蔵『暦事明原』の発見と新たな校訂》。

    《曆事明原》卷第二,引《暦例》曰:“天寶者,正月起辰。 天岳者,正月起申。 天符者,正月起戌。皆順行六陽辰。 天對者,正月起巳。 天玉者、正月起未。 執儲者、正月起丑。皆順行六陰辰。”
    後面是作者自己的按語,很長一段,但最爲關鍵:“震圭曰:《禮記》云‘昔者,聖人建陰陽天地之情,立以為易,易抱龜南面,天子卷冕北面’,謂雖有明知之心,不敢自專,以尊天。此其始也。然天者,萬物之皇君;黄者,中央之色;道者,乃天皇居九重之内,出入所履之道也。故因名曰天黄道。皆以九宫、三宫論之。共有十二宫神,逐年月日,各有所主其吉凶,其道幽玄。且《易·說》云‘乾為天’,‘為君,為父’,是天皇之正體也。主御群靈、執萬神,能司萬物生死,故曰司命[底本脫司字,依北大本及《星曆考原》補]。亦能掌握萬物,又名曰天符。此乾卦之主也,初行其道起於戌位,是本位之陽辰。故不可出于九重之外,只守於世身也。 其對衝巽宫為明堂,是天堂,治事之宫也。且聖人設明堂,必正面而治,故以巽為明堂。又名曰執儲,是天皇操執,以除暴虐也。故曰‘齊乎巽’,‘萬物之潔齊也’。初行其道起於丑,是巽之初爻納甲也。 其明堂之左有青龍,宰相之象,是其震也。故《易》曰‘萬物出于震’,‘震為雷,為龍’,又名曰雷公。故因名之,此之謂也。初行其道起於子,是震之初爻納甲也。 其明堂之前是朱雀,是其离也,又曰飛流。故离為火,朱雀,飛流之象[底本脫象字,依《星曆考原》補],因此名之。初行其道起于卯,是离卦初爻納甲也,故曰‘相見乎离’。其明堂之右有白虎,將軍之象。又曰天棒,是天皇之先驅也。又曰天馬,是天皇之所乘也。今不言正宫,以絳宫配之,盖將軍驅驛,不可假之正廟。初行其道起于午,是震卦外體之納甲也。謂震為大臣之象,向外則為將軍也。 其天皇之右有玉堂[皇,底本作子,不合上下文例,依《星曆考原》改],是天皇寢安之宫,天后之位,是其坤也。又曰天玉,是天皇寵愛之所。故《易》曰‘坤,順也’,‘故稱乎母’。如此則天命陰陽正應,莫不自然合《易》之道否?初行其道起于未,是坤之初爻納甲也。 天皇之左有金櫃,是寶藏之庫府,艮之位也。又曰天寶,因而名焉。初行其道起于辰,是艮卦初爻納甲也。 天皇右傍有天德,兌也。是天皇施仁布德,喜樂之宫。又曰天對,是天皇納諫聽政、論道經邦之所[“納諫聽政、論道經邦”八字,依《星曆考原》所改。底本原作“聽諫誦政、論道談邦”],故曰天對。《易》云‘兌,說也’,‘說言乎兌’也,‘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難,底本蒙上訛作先,依《周易·彖》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象》曰‘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此其義也。初行其道起于巳,是兌之初爻納甲也。 天皇左傍有天刑[底本脫有字,依《星曆考原》補],坎也,勞卦也。是掌刑罰之所。又曰蚩尤。蚩尤者,虐民之神,囚之如此[囚,北大本作因,未知孰是],故借名曰。初行其道起于寅,坎之初爻納甲也。故曰‘坎,陷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其白虎、天棒之後有天牢,又曰天獄,是囚禁之所也。今配之益、梁,明堂之分,盖使刑禁明而無私也,使就近有將軍驅使禦之。初行其道起于申[初字上,底本衍一其字,依文例及《星曆考原》删],是坎之外體納甲也,故云‘勞乎坎’也。 天德之間有玄武,又曰陰私,是邪佞之臣、陰私之主也。故論正道,必有讒言;舉正直,邪佞亦進。是君子、小人各等也。且《易》卦爻辭半君子、半小人,則天下之道亦然,此其義也。初行其道起於酉,是离卦外體納甲也。故离為朱雀、飛流,皆是小人之輩也。 中宫之位有勾陳,是天皇嬪妃之位,天帝之所居也。初行其道起于亥,是乾宫之陰辰,天德兌宫之外體納甲也。盖兌為少女,兌,說也,是天皇喜悅之宫也,故次用焉。
    今疑天岳者,天獄也。故岳者是山之最高,地祇也,在天必無此。 其雷公者,本吉神也,非凶神也,今故易之,以天岳為天獄凶神,以雷公可為吉神。義在前篇。
    右:夫易卦納甲,各有逆順,今六陰之神亦順者,何也?謂:奉上之禮,不可以逆其情。是天道順動而無逆也,其義昭然。”

    同書同卷的下一章,又引《神樞經》曰:“青龍、明堂、金櫃、天德、玉堂、司命,皆月内天黄道之神也,所值之日皆宜興衆務,不避太歲、將軍、月刑、姓忌,一切凶惡自然避之。”又引李鼎祚曰:“青龍正月在子,金櫃正月在辰,司命正月起戌,皆順行六陽辰也。明堂正月起丑,天德正月起巳,玉堂正月起未,皆順行六陰辰也。”
    作者的按語:“震圭謂:黄道、明星[明星,底本訛作明堂,依北大本改],其名雖異,其理一也。義在前篇,明堂同。”

    同書第三卷,引《樞要經》曰:“蚩尤、飛流、天棒、隂私、土勃、雷公者,月内黑星也。其日忌开掘取土、竪柱上梁、嫁娶、出行、臨官視事。”又引《曆例》曰:“蚩尤者,正月起寅。 天棒者,正月起午。 雷公者,正月起子。皆順行六陽辰。 飛流者,正月起卯。 隂私者,正月起酉。 土勃者,正月起亥。皆順行六隂辰[行字底本脫,依北大本、《星曆考原》補]。”作者的按語:“震圭謂:其所議,在《吉神》篇《明星》内注。 然疑此雷公吉神,彼天兵為凶神也。可宜共議。”

    同書同卷的下一章,引《神樞經》曰:“天刑、朱雀、白虎、天牢、玄武、勾陳者,月中黑道也。所理之方、所直之日,皆不可興土功、營屋舍、移徙、遠行、嫁娶、出軍。”又引李鼎祚曰:“天刑者,正月起寅。白虎者,正月起午。天牢者,正月起申。皆順行六陽辰。朱雀者,正月起卯[底本脫正月二字,以《星曆考原》補]。玄武者,正月起酉。勾陳者,正月起亥。皆順行六隂辰。”作者的按語:“震圭謂[謂字上,底本衍一所字,依文例删]:在《吉神》《黄道》篇,同注。”

    清代官修的《御定星曆考原》《協紀辨方書》中描述黄黑道十二神的内容全部取自《曆事明原》,且不夠完整。這裏已經全録了《曆事明原》中相關的内容,剩下兩部就可以不引了。遞承關係爲:盧央《中國星占學》取自《星曆考原》《協紀辨方書》,而《協紀辨方書》承自《星曆考原》,《星曆考原》承自《曆事明原》。《曆事明原》是這一切的祖本和總源,也是我們能成規模地窺見唐代選擇術典籍的唯一窗口,其餘幾部書中的論述都直接或間接出自它,是二手甚至三四手史料。
    根據《曆事明原》的引用,對黄黑道十二神的記載最早可以到南朝樂產的《神樞經》,後來唐代的李鼎祚也多有論述。另有《樞要經》《曆例》兩部古書未詳,不知是否比《神樞經》還早?

    但您見到的書中所記的遁甲式盤好像又不同,其中有蓬星、太隂、天門、地户、華蓋,都和黄黑道十二神無關,但都見於《抱朴子》内篇之《登涉》中描述的遁甲法术:“余少有入山之志,由此乃行學遁甲書。乃有六十餘卷,事不可卒精,故鈔集其要,以爲《囊中立成》,然不中以筆傳。今論其較略,想好事者欲入山行,當訪索知之者,亦終不乏於世也。《遁甲中經》曰:欲求道,以天内日天内時劾鬼魅、施符書;以天禽日天禽時入名山。欲令百邪、虎狼、毒蟲、盜賊不敢近人者,出天藏,入地户。凡六癸爲天藏,六己爲地户也。又曰:避亂世,絶跡於名山,令無憂患者,以上元丁卯日,名曰陰德之時,一名天心,可以隱淪。所謂白日陸沉,日月無光,人鬼不能見也。又曰:求仙道、入名山者,以六癸之日,六癸之时,一名天公日,必得度世也。又曰:往山林中,當以左手取青龍上草,折半置逢星下,歷明堂,入太陰中,禹步而行,三呪曰:‘諾皋,大陰將軍,獨開曾孫王甲,勿開外人。使人見甲者,以爲束薪;不見甲者,以爲非人。’則折所持之草置地上,左手取土,以傅鼻人中,右手持草自蔽,左手著前,禹步而行。到六癸下,閉氣而住,人鬼不能見也。凡六甲爲青龙,六乙爲逢星,六丙爲明堂,六丁爲陰中也。”

    以前總覺得這段文字特别令人神往,以爲裏面的遁甲隱身法術早已失傳了。既然您看到的法術書中記載的遁甲式盤如此吻合,不知是否真的是六朝古法的遺緒,就像那本《太乙六壬雷公運式遁甲通神經》一樣。果然有高人藏在世間啊,一千七百多年前的古遁甲法術竟能傳承至今,太期望能有幸見一眼了。

    @35860 回复

    守正
    游客

    @243518015 #35859

    此书确有遁甲隐身术法诀法印等,但无符箓图相传,另一半隐身术符法传承见道藏有所收录亦不全。

    另有飞剑法,入梦法等,此遁甲体系法术甚多,惜符箓失传,或古人为使传承不外泄,造书时分册诀符二书,今只咒诀流传下来

    @35879 回复

    243518015
    游客

    @守正 #35860

    太珍貴了,應該真是遁甲古術法之真傳!羨慕您的福緣。衹可惜缺了最內核最隱秘的符圖部分,但或許仍存於世間一隅(道教、民間法教的各類秘傳鈔本中),十分期待將來機緣成熟能被您訪得,使古法合璧!

正在查看 37 个帖子:1-37 (共 37 个帖子)
正在查看 37 个帖子:1-37 (共 37 个帖子)
回复至:雷公式,一個初步的資料彙編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