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1346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丁丙(1832年8月15日——1899年4月18日)字嘉鱼,号松生。别署钱塘流民、八千卷楼主人。晚清著名藏书家。

    王同(王福庵父)序:

    同与丁君松生交久,自避难归,至今馀三十年,见君网罗文献之馀,旁及武林四家手刻石印,重乡先生手泽也。间及汉以下铜印,积日既久,储藏颇富。因君料量善举,卒卒鲜暇晷,未敢请观也。戊戌之秋,君已积劳病矣。一日,同候讯病,君延至卧搨,见几列古铜印数百方,虎首龟纽,丹绿斑驳,君手自拓其文。语同曰:宋元以前,无以刻印名家者,士大夫视为小道,艺匠所为。虽官印颁自朝廷,但昭信而已,文字美恶不与焉。印谱最古者,有宋《宣和印史》,然伪书不足徵信,惟晁克一《集古印格》一卷,见于《郡斋读书志》者,此为集古印文之滥觞。以后赵孟頫《印史》、杨遵《集古印谱》、徐良《古今印史》、顾从德《印薮》多成书矣。然有传有不传,其传者又转辗摹刻,并面目而失之。乾隆间汪氏启淑有《訒庵集古印存》三十二卷、《汉铜印存》四卷,收藏宏富,至今为艺林宝重。余所有仅汪氏百之一二,较飞鸿堂所储直太仓一粟、沧海一勺耳。回忆同治甲子之后,杭城初复,瓦砾遍地,蓬蒿没人,欲访昔日藏古印家如汪剑秋、王安伯、朱芑孙诸家,率皆遭乱,储藏散失。平日得一旧印,宝玩抚摩,或密室传观,互相矜赏;或秘箧储袭,吝不示人。庚辛两劫,厄于兵火,焚荡尽矣。每过遗墟,徒凭弔荒烟蔓草之馀,徘徊而不忍遽归。自乙丑至今,世宙承平,缙绅以考古为事,冷摊僻肆,间有售者,然皆幸逃于劫火之馀,或掘河淘井,不期而得之,持示于人,以索重值。余亦不能割爱,往往取其精者以归,今所得者,大半汪氏及剑秋、安伯、芑孙之旧藏也。因病得间,谢绝人事,且惮于用心,不与文字之役,故藉此祛病魔耳。……己亥四月,君归道山。哲嗣和甫孝廉,裒集手拓,装订成帙以见示。忆病榻相对之语,宛如昨日,流览一过,为之涕下

     

    来源:哈佛大学

    藏馆信息说是原钤本,不确定。排印的序言等墨迹很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印章还是对的。

     

    下载:

    链接: pan.baidu.com/s/1_p...Uftp2xR53Q
    提取码:j9uc

    @31354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苏崇鹂 #31346

    感谢先生整理介绍并分享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回复至:师让盦藏汉铜印存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