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12 个帖子:1-12 (共 12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28107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发现流传经过

    浮生六记这部书的流传很复杂,因为当事人的序跋没有将流传经过讲清楚。

    主要涉及两个人,一个是发现者杨引传,一个是记跋者王韬。

    根据序跋,主要出来两派争论:

    一派认为,杨氏购得此本是道光年间,过了几十年,光绪才刊出。

    另一派认为,王韬跋曰少时于里中曹氏家中读过,故杨氏所得与王韬所读不是同一本。

    众说纷纭。我个人认为是道光时期杨引传已经得之,王韬所读即此本。

     

    今大概据自己的理解和他人研究作一归纳整理:

     

    浮生六记原稿疑为嘉庆时期作,共六篇。

    (关于作者沈复的研究成果很多,暂不表此)

     

    道光八年,1828年。

    王韬生于江苏甫里。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

    王韬十五岁,学于顾氏青萝山馆,恋蘅女,未成良缘。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19、20岁)

    辛未年,王韬是年十九二十岁,应考不第,归乡。正月娶发妻杨氏。杨氏名保艾,字台芳。王韬后更其字曰梦蘅。即杨引传之妹。(见《弢园文录外编·先室杨硕人小传·》)

    杨引传随父自蜀归里,于苏州冷摊上见此浮生六记,疑为藁本,六篇残存四篇。(见《杨序》)

    同年杨王相识。

    注:虽然我这么说,因为这样比较合理,但不确定杨氏是哪一年回乡,至少在道光二十九年已见饮宴记载(见王韬《苕花庐日记》)

     

    道光廿七年至道光三十年。

    王韬常于甫里曹氏畏人小筑玩读此书,并作跋文,感怀曰

    才人与才妇旷古不一合,苟合矣,即寡夭焉何憾。

    跋后未及一年,妻死,举案仅四年,哀之。(见《王跋》《先室杨硕人小传》)

    其间亦戏于曹氏海藏禅院。又游于唐陆龟蒙隐居遗址斗鸭池畔,成立诗社。

    所谓“丁未顾慧英女史擅场,戊申曹素雯女史压卷”,即1847与1848年事,时年二十岁(见《漫游随录》)

     

    全文摘下:

     

    余生甫里,即以唐陆天随而得名。天随子隐居不仕,时与皮日休唱和,自号甫里先生,尝作《江湖散人传》以见志。没后,亮节高风,里人思之不置。以先生在时喜斗鸭,有斗鸭栏,乃凿地为池沼,方塘如鉴,一水潆洄。中央筑一亭,曰“清风亭”,东西通以小桥,四周环植榆柳桃李。盛夏新绿怒生,碧阴覆檐际,窗棂四敞,凉飙飒然,袭人襟裙。中供天随子像,把卷危坐,须眉如生。相传曾于像腹中得遗稿,即今之《笠泽丛书》也,赖以传于世,显晦信有数哉!去亭百数十武,先生之墓在焉;或云后人葬其衣冠处,将以留古迹而寄遐思者也。亭中楹联颇夥,余师青萝山人一联云:

    白酒黄花,九日独高元亮枕;

    烟蓑雨笠,十年长泛志和船。

    特举二君以比拟先生,当矣。

    池种荷花,红白相半。花时清芬远彻,风晨月夕,烟晚露初,领略尤胜。里中诗人夏日设社于此亭,集裙屐之雅流,开壶觞之胜会。余亦获从诸君子后,每至独早。时,余年少嗜酒,量颇宏,辄仿“碧筩杯”佳制,择莲梗之鲜巨者,密刺针孔,反复贯注,自觉酒味香洌异常,一饮可以数斗。又取鲜莲瓣糁以薄粉,炙以香膏,清脆可食,亦能疗饥。社友群顾余而笑曰:“子真可谓吞花卧酒者矣!”

    每岁六月二十四日,必折简招邀群彦,为荷花祝生日。闺秀能诗者亦许入社,但不亲至耳。丁未顾慧英女史擅场,戊申曹素雯女史压卷。徐淑才高,秦嘉为之退避,洵足生闺阁光而为巾帼吐气也已。余定莲为君子之花,具有四德:香清,韵远,品洁,色纯;乃不解阿谀者流,以高人静士之容,下拟幸臣之貌,“莲花似六郎”一语,不诚千古奇冤哉!

    观荷之约,以花开日为始,三日一会,肴核以四簋为度,但求真率,毋侈华靡。甫里本属水多,多菱芡之属。沉李浮瓜,调冰雪藕之外,青红错杂,堆置盘中,亦堪解暑。

    诸社友以先生生平固喜蓄鸭,因于池畔另辟鸭舍,蓄白鸭数头,修洁可爱。红衣翠盖间,点缀以白羽翩跹,亦复不俗。池旁环围石阑,阑柱悉凿鸭,其首皆回向先生,以先生固背北面南也。鸭在羽族中,蠢然一物耳;自先生有“能言”一语,遂足供园林清玩,洵乎文人之口不可测也如此。

    余违甫里几四十年,回首前尘,无殊梦影。每值荷花盛开,辄若置身于莲亭鸭沼间也。

     

    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

    戊申七夕,杨梦蘅小病初起,凭阑望河汉,言知寿短,若得在君家生一子虽死瞑目。

    同年赴沪探望父亲。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

    其时与杨引传多有饮宴。恋上红蕤阁女史,多有信札。(见《苕花庐日记》)

    是年夏,父殁于沪,里中洪灾,王韬遂赴沪谋生,业于英人墨海书馆。

     

    咸丰元年,1851年。

    中秋,杨梦蘅赴沪见王韬,而后病逝沪中。

    后某年春,王韬自沪返甫里,宴于曹醴卿家中,追忆旧跋,颇悔其籤。

     

    《弢园尺牍·寄曹醴卿上舍》曰

    小桃开后,始旋里门,蒙君留宴,重拾坠欢。韦厨食品,别浇风味,得君家一饭,至今犹甘香盈颊也。蚁舟申浦,仍觅旧枝,花放月圆,怀思綦纫。当时泼酒沾襟,哦诗题壁,可为词坛中一段佳话。令妹少芬女士作有《白桃花》诗,情韵缠绵,不愧作者,吾里中多一不栉才人矣。顾媛慧英亦娴吟咏,盈盈竟秀,女子多才,未必让柳絮风流为独步也。韬也幽恨茫茫,百端交集,真卿乞脯,义山无题,兼而有之,埋香葬玉,墓草垂青。触拨冰弦,柔肠欲裂,一种芬芳,悱恻之怀,无从抒写。花晨月夕,黯然自伤。犹忆曩时与足下读书畏人小筑,詀毕之余,纵谭一切,尝言白头偕老是庸福非艳福也,美人百岁亦一鸠槃之丑妇耳,必也兰摧玉折,斯情益深。语虽不经,然足下首肯以为创论。讵意昔日之谰言,竟作今兹之籤语哉。细君梦蘅容虽中人,而娴静寡语有大家风焉。倘其润以文藻,即不能方轨前秀,亦可与芬、慧比肩。何图坠而轻尘与落花俱谢耶?海上诸友劝韬权纳小星以替明月,韬以为名妹才士旷古难并,欲得佳妇非数生修不能。况彼造物刻意颠倒,故留缺陷。生平常为恨事,世岂有霍小玉、冯小青其人乎?苟属非偶,辍瑟不弹可耳。吴淞渺弥,云树馣霭,相思不见,我劳如何,伏惟强饭,珍重不一。

     

    咸丰十年,1860年。

    太平军攻陷吴地,王韬于沪中闻之驰书招杨氏至沪,未果来。

    (王氏《瀛壖杂志》杨氏《甫里寇难纪略》)

     

    同治元年,1862年。

    王韬居沪,上书太平军贼刘肇钩并请转呈李秀成,劝之勿攻沪中租界,力攻清军。既而其信为清军截获,发令捕之。王韬急逃南天,遁至香港。其后得知,杨引传九死一生,已逃里至沪。

     

    同治十三年,1874年。

    潘钟瑞为杨引传所藏浮生六记题词且赋诗十首

     

    光绪三年,1877年。

    杨引传欲刊出旧藏的《浮生六记》,王韬于香港闻之,寄去新跋,忆其旧事,哀其旧谶。

    全文收在《弢园文录外编》,独悟庵刊本则削去“辄生艳羡”等句。

    全跋曰:

    余少时读书里中曹氏畏人小筑,屡阅此书,辄生艳羡,尝跋其后云:“从来理有不能知,事有不必然,情有不容已,夫妇准以一生而或至或不至者,何哉?盖得美妇非数生修不能,而妇之有才、有色者,辄为造物所忌,非寡即夭。然才人与才妇旷古不一合,苟合矣,即寡夭焉何憾!正惟其寡夭焉。而情益深,不然即百年相守,亦奚裨乎?呜呼!人生有不遇之感,兰杜有零落之悲,历来才色之妇,湮没终身,抑郁无聊,甚且失足堕行者不少矣,而得如所遇以夭者,抑亦难之。乃后之人凭吊或嗟其命之不辰,或悼其寿之弗永,是不知造物者所以善全之意也。美妇得才人虽死,贤于不死,彼庸庸者即使百年相守,而不必百年已泯然尽矣。造物所以忌之,正造物所以成之哉。”顾跋后未越一载,遽赋悼亡,若此语为之谶也。

     

    光绪四年,1878年。

    杨引传将所购浮生六记并他书抄本多种,交由申报馆申昌书画室刊出,名为“独悟庵丛钞”。

    (见包天笑《钏影楼回忆录》)

     

    @28108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版本待我饭后再忙,上面的流传研究了一天,杨王坑了后人

    @28116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重要刊本

    自光绪四年,1878年,杨引传将抄本初刊,至今143年。版本数百个。

    但浮生六记的大多数版本是近些年疯狂出版搞出来的,

    最有价值的(最早刊刻)也就最初的两个版本而已,一个是《独悟庵丛钞》,一个是《雁来红丛报》。

    除此两书,都是垃圾。再跟我念一遍,“浮生六记版本,除了独悟庵和雁来红,都是垃圾”。

    至于独悟庵和雁来红两本,各自有哪些异文错误,有待研究,全书一万多字,估计也很难研究了,相当于全书读两次,还要在大海里找不同,很恶心。

     

    独悟庵丛钞当然是除了原稿以外最好的刊本的,刊刻前的抄本现在不知在哪,没人提过现藏地,估计是湮灭了。

     

    至今篇目为:

    卷一 《闺房记乐》
    卷二 《闲情记趣》
    卷三 《坎坷记愁》
    卷四 《浪游记快》
    卷五 《中山记历》(原缺)
    卷六 《养生记道》(原缺)

     


     

    后来俞平伯根据这两个版本校对出一个《霜枫社》的刊本,这个是现在所有通行本的主要母本。

    至于霜枫社校本,到底校正了哪些字,有待研究。我粗粗地翻了一下,好像序言里只说了书籍价值,终究是没说校改内容。

     

    为什么现在的通行版本是《霜枫社》的刊本?

    1、光绪四年申报馆刊的独悟庵丛钞很稀少,深藏国图。

    通常各大学图书馆也有藏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放出来出版。可能是因为现代出版,如火如荼,没必要出古刊本。

    2、雁来红丛报很稀少,深藏上图。

    雁来红丛报是光绪时期创刊的一种报纸,1906年4月创刊,前面五期有浮生六记。这种清代报刊是很不受重视的,很稀奇的。我因为巧合,见到了,买了包含浮生六记那几期的复制本,发现上面有上海图书馆的印记,才知道上图有。

    这些牛人,深藏上图书库的东西都能搞出来,也不知道怎么操作的。

     

    只要这些图书馆的管理人员没想到或者没人提醒或者不愿意,那就没有合作项目,与各大出版社没有合作项目就不会出版流通,故可曰“深藏”。


     

    传说清代《小方壶斋舆地丛钞》有收录其中一记,但这套书卷帙浩繁,还没找到其中的浮生六记

     

    重要版本列表如下:

    1、1878年.光绪四年.独悟庵丛钞本.申报馆刊本  【最重要】

    2、1906年.光绪卅二年.雁来红丛报本.黄摩西刊 【次重要】

    3、1912年.民国元年.上海明明学社本                    【早期刊本】

    4、1915年.民国四年.说库本.上海进步书局刊      【早期刊本】

    5、1924年.民国十三年.俞平伯校本.北京霜枫社 【普通】

    6、1926年.民国十三年.中国文荟本                      【普通】

    7、1931年.民国廿年.上海大东书局本                   【普通】

    8、1936年.民国廿五年.林语堂译本                      【唯一英文版】

    9、201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附钱泳《记事珠》【末两记信息】

     

    10、1935年.民国廿四年.足本浮生六记.上海世界书局.美化文学名著丛刊  【罪恶】

    最后一本重要在于伪造残文,知名度比较高。

    自号《足本浮生六记》,除原存前四记外,尚有王均卿新发现的末两记:《中山记历》与《养生记逍》。

    几十上百年来对其真伪有争论,但研究浮生六记的人其实也不是很多,都是在印刷,近年互通消息,才对这个伪造本搞得比较清楚。比如《伪·中山记历》大部分内容是抄袭《使琉球记》......

     文史掌故专家郑逸梅在其《清娱漫笔》一书中披露,王均卿死前一年,曾约他伪作两记,并谓《养生记道》随便写写无妨,《中山记历》却不可无有根据,他藏有赵介山出使琉球的日记可资参考。

    1992年5月26日,郑逸梅又在《中国旅游报》发表《王均卿的“辛臼簃”》一文,再次披露:“某日,他(王均卿)提出要我摹仿沈三白的文笔,伪作此‘二记’,由他送世界书局出版。因为我的文体,在当时有不少人认为和沈三白有些相像,秀丽轻清……我当时很拘谨,也不愿作伪,所以婉拒了。”至于两记伪作出于何人之手,郑逸梅认为,世界书局,当有知者。

    后来,由原大东书局的同仁爆出真相:足本《浮生六记》五、六两记,系由寒士黄楚香炮制。王均卿与黄楚香约定,由王提供使琉球资料,书成后付稿费二百大洋。

     

    钱泳《记事珠》与佚文《中山记历》

     

    世所共知。浮生六记一直残缺末两记。

    甚至出现了《足本浮生六记》这样的有意作伪。

    2005年秋,南京彭令于朝天宫古玩市场书摊上见一残破的手抄卷,题名《记事珠》。彭令购得后细读之,原是清人钱泳手稿。又将信将疑,四处拜访鉴定。2006年,付之拍卖,最终流派。拿回后,请人对残件装裱,分成几大册。

    继续请一些专家作鉴定

     

    后来再细细读之查证,发现此钞

     

    1、涉及钓鱼岛主权问题。

    2、涉及琉球主权问题。

    3、记录了沈复随使出琉球国的内容,名《海国记》。

    4、有钱泳《履园丛话》的原稿文字

     

    因为有以上几点,这个钞卷变得重要起来,越来越多人关注研究,2012年拍出一千多万,现在好像已经收归国有了

    钱泳所钞《海国记》疑即浮生六记第五记《中山记历》。严格来说是转录本、摘抄本、原始版本。文笔大似沈复。2010人民文学出版社增订《浮生六记》已经附录了记事珠涉及浮生六记的内容,可以下载这部书观看详情。

    同时还有部分共存的文字,可以互考。例:《钱泳<记事珠>“浮生六记”条目前文字来历的思考》一文的相关研究

     

    沈复的另一本著作《万蕉园十快记传奇》

    此书为民间藏孤本,是一个剧本,有沈三白像,有沈氏与友人的相关信息。浮生六记现存四记,到陈芸逝世止,而《万蕉园十快记》记录了沈复与后纳小妾华萼的信息,沈复去世后,华萼一直存活于世,垂垂老矣云云。

    根据一些现存实物,如沈复手书对联等,花萼确有其人。

    传说,这套书早年为民间私藏,动乱时代,没收了,存到苏州图书馆,动乱结束又返还给主人。所以现在这部书还是孤本,但是当年苏州图书馆有一个胶片备份,所以现在去苏州图书馆也能看到其书。未能查证

    至少在网络上我看到不止一个人看到这本书,有的是从苏州图书馆借阅的,有的是去友人家看到的,有的人干脆有彩色复制本(应该不是原本)

     

    《万蕉园十快记》图片请看文章:《浮生六记》极简史

     

    @28128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j6h1rMTAvl4l19g6GiNjlQ
    提取码:06st

    雁来红本尚未扫描比较懒,

    独悟庵丛抄本缺卷二,是在全国图书馆参考咨询联盟“文献互助”搞的。

    但是文献互助的限制导致最后的十几页接不上,如果有技术人员知道怎么处理可以帮忙整理一下

     

    @28175 回复

    希拉里
    游客

    谢分享

    @28481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更新

    独悟庵丛钞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可以下载了,已经两三个星期下不了,昨天下载了一下发现可以,今天又下载又可以。这个机制我是搞不懂了,推翻了前面所说。反正已经下载完本。在旧链接里。各位去更换保存一下新文件就行。

     

    发现

    在合并文件过程中,恰巧又发现,独悟庵丛钞本和雁来红丛报的一些异文。应该还有很多,目前看到这处:

    《独悟庵·卷二·六页》:......兼之玉碎香埋,不堪回首矣。(结束)

    《雁来红·卷二·四页》:......兼之玉碎香埋,不堪回首矣。非所谓当日浑闲事而今尽可怜者乎。(结束)

     

    由于雁来红丛报没有转载说明、其主编太早没、回忆性文章不多、杂志研究少等等原因,为

    什么雁来红丛报本浮生六记会多出一些文字?目前我是搞不清的。

    可能《雁来红·浮生六记》不是网上介绍的那样是转载本,是据手稿排印的,独悟庵漏了。

    也有可能是雁来红多了,误入衍文。

    希望有更多大佬查到相关信息。

    @28483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万蕉园十快记》非孤本,南博也藏一部钞本。

    @28489 回复

    一梦
    游客

    先前在此求浮生六记版本信息,未曾想今日读到此帖,先回复再细读。

    @28493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雁来红丛报》电子版出自上图所建数据库“全国报刊索引”。

    @28513 回复

    叶子花
    游客

    @xiaolvtian #28493

    确实有,但是一本20,全弄要100.。。

    @28547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在已购买“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的公共馆或高校馆内网下,不花钱。

    @28582 回复

    一梦
    游客

    @苏崇鹂 #28116

    “浮生六记极简史”这个链接里面,雁来红丛报的版本品相竟然这么好,楼主有雁来红版的电子档提供下载吗?

正在查看 12 个帖子:1-12 (共 12 个帖子)
正在查看 12 个帖子:1-12 (共 12 个帖子)
回复至:《浮生六记》版本与流传研究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