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22371 回复

    gsyrzjy
    游客

    一直有个印象,苏轼很流行,比如四库全书里收的苏轼书很多(7部?),而王安石的书很少(4部?)。苏轼的一些书信答问都传下来了,王安石的一些重要著作却失传了。

    如果说以对传,苏轼的许多观点都不对,明显是随口趵谎,如“人道是”赤壁

    如果说以错传,那也错不过王安石的《字说》错名之盛,但字说失传了

     

    常常碰到苏轼,这又碰上了

    答刘沔都曹书苏轼

    轼顿首,都曹刘君足下。蒙示书教,及编录拙诗文二十卷,轼平生以言语文字,见知于世,亦以此取疾于人,得失相补,不如不作之安也。以此常欲焚弃笔砚,为瘖默人,而习气宿业,未能尽去,亦谓随手云散鸟没矣。不知足下默随其后,掇拾编缀,略无遗者,览之惭汗,可为多言之戒。然世之蓄轼诗文者多矣,率真伪相半,又多为俗子所改窜,读之使人不平。然亦不足怪。识真者少,盖从古所病。梁萧统集《文选》,世以为工。以轼观之,拙于文而陋于识者,莫统若也。宋玉赋《高唐》、《神女》。其初略陈所梦之因,如子虚、亡是公。相与问答,皆赋矣。而统谓之叙,此与儿童之见何异。李陵、苏武赠别长安,而诗有“江汉”之语。及陵与武书,词句儇浅,正齐梁间小儿所拟作,决非西汉文。而统不悟。刘子玄独知之。范晔作《蔡琰传》,载其二诗,亦非是。董卓已死,琰乃流落,方卓之乱,伯喈尚无恙也,而其诗乃云以卓乱故,流入于胡。此岂真琰语哉!其笔势乃效建安七子者,非东汉诗也。李太白、韩退之、白乐天诗文,皆为庸俗所乱,可为太息。今足下所示二十卷,无一篇伪者,又少谬误。及所示书词,清婉邪奥,有作者风气,知足下置力于斯文久矣。轼穷困,本坐文字,盖愿刳形去皮而不可得者。然幼子过文益奇,在海外孤寂无聊,过时出一篇见娱,则为数日喜,寝食有味。以此知文章如金玉珠贝,未易鄙弃也。见足下词学如此,又喜吾同年兄龙图公之有后也。故勉作报书,匆匆。不宣。

    ------李陵《与苏武书》,苏轼铁口铜牙,断言为“齐梁间小儿所拟作”。

    苏轼看不起文选,是因为他没看过文选。文选里另一篇江淹【诣建平王上书】,江淹正是齐梁间小儿,但他在宋时作此文说:此少卿所以仰天槌心,泣尽而继之以血也。这句正是李陵《与苏武书》中的引文,说明李陵《与苏武书》早在宋时就已广为人知,所以江淹在狱中引用名人名言为自己脱罪,如果引用伪书,岂不是罪上加罪?苏轼却说《与苏武书》是“齐梁间小儿所拟作”,那么苏轼与萧统相比,是谁最最“拙于文而陋于识者”?!下口之猛,非独清始

     

    历史的吊诡在于:苏轼这样的人,却得了好报:他的一个好秘书,高球,当了太尉,三败梁山,安然渡过靖康之耻,儿子高官大将,好象还封王了(记不清了,也可能没有,也可能是侯)。他的一个儿子当了太监,梁师成,赐进士出身,累官至检校太傅,拜太尉、开府仪同三司,时称“隐相”,天天向徽宗吹耳边风,说苏轼冤枉,于是苏轼的文章才慢慢解禁。他还有一个儿子当了道士,忘了名字,出入宫府,到处放风说苏轼是天仙下凡,招惹不得,赶快从奸臣碑上把名字抠下来。

    结果呢,王安石、苏轼活着的时候,王安石赢了、苏轼输了。两个人死了,王安石继续赢20年、苏轼继续输20年,因为徽宗、蔡京一方面继承了苏轼的吃喝玩乐,任用苏轼的人,另一方面继承了王安石的改革政策,对苏轼的作品采取更加严厉的封禁。

    然后呢,王安石输了,因为忽然亡国了,亡国的责任自然落在王安石的改革派和改革政策上,而苏轼自然在南宋得到解放

    but南宋可没改革,可是南宋也亡了,南宋灭亡的责任该落在苏轼的身上了吧?但是没人这样算

    大家继续骂王安石,几百年后冯梦龙还在开王安石的涮。再过几百年,金庸还在《天龙八部》里编排王安石的不是

    但是没人骂苏轼,一直没有,这是为什么?

    @22381 回复

    gsyrzjy
    游客

    ps发现江淹引用李陵,是下面这篇论文的功劳,不冒美

    又可见  假学术为祸之烈,真学术反攻之慢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正在查看 2 个帖子:1-2 (共 2 个帖子)
回复至:一直不懂:苏轼为什么很流行,一直流行?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