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13 个帖子:1-13 (共 13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20486 回复

    卜子夏
    游客

    《刘宾客文集》三十卷、《外集》十卷,唐刘禹锡撰。刘禹锡勤于著述,又很注意自己作品的编录和保存。他除了曾将自己和白居易、裴度、令狐楚、李德裕的唱和诗分别编为《刘白唱和集》、《洛中集》、《彭阳唱和集》、《吴蜀集》之外,还曾编录己作为 40 卷,大和七年在苏州刺史任上又删选其中四分之一编为《刘氏集略》10 卷。但他自编的 40 卷集及自选集《刘氏集略》后皆不传。《新唐书·艺文志四》著录 “《刘禹锡集》四十卷”。此集收入了大和七年以后的作品,不是刘氏自编的 40 卷集。卷二七编者记云:“右已上词,先不入集。伏缘播在乐章,今附于卷末。” 似是刘禹锡后人口吻。至北宋初,原集佚去 10 卷,宋敏求 (1019—1079) 裒其遗文,编为《外集》10 卷,合原集仍为 40 卷。故刘集今有 40 卷本及 30 卷本传世。30 卷本有明刻本《刘宾客文集》(藏中国国家图书馆),40 卷本今存宋刻本三种:一为宋蜀刻本《刘梦得文集》30 卷、《外集》10 卷,藏于日本平安福井氏崇兰馆,1913 年,武进董康用珂罗版影印 100 部归国,后来《四部丛刊》据董本影印,遂广为流传;另一种是南宋浙刻本《刘宾客文集》30 卷、《外集》10 卷,未有宋敏求《刘宾客外集后序》和绍兴丁丑 (绍兴八年,1157) 董其跋,原藏热河避暑山庄,今藏台湾故宫博物院,1923 年吴兴徐森玉曾借出影印;第三种是宋蜀刻本《刘梦得文集》,仅残存 1—4 卷,今藏中国国家图书馆。此外则有光绪三十一年仁和朱氏结一庐《剩馀丛书》本,系据明抄本刊刻,《四部备要》据之排印,此本又收入刘氏《嘉业堂丛书》中。陈振孙《书录解题》称原本四十卷,宋初佚其十卷。宋次道裒其遗诗四百七篇、杂文二十二首为《外集》,然未必皆十卷所逸也。

    刘宾客文集 明刻本

    read.nlc.cn/allSe...1999010961

    劉賓客文集 清光緒五年(1879)刻本 4 冊:

    read.nlc.cn/allSe...0301012263

    劉賓客外集 存 8 卷:1~8。清翁同龢跋。

    read.nlc.cn/allSe...1999012492

    @20497 回复

    形意行意
    游客

    同求,希望未曾版主有空整理一下,谢谢。

    唐代诗人里面,我最喜欢的诗人就是刘禹锡了,一代诗豪那份豁达和豪情,光耀千年,依旧让人追慕怀想。

    刘禹锡给好友柳宗元编的 “河东先生集” 都很好地保存和流传下来,而他自己的作品集却很少看到一个好的版本,我也找了很久很久,始终找不到一个好的版本,比如宋版之类,或者退而求其次明版之类,不由让人一声叹息啊。

    @20499 回复

    叶子
    游客

    @形意行意 #20497

    对,我只看到了刘禹锡给柳宗元编的那套书,他们真的是生死之交。宋版只有再造善本的《刘梦得文集》残本,可惜外集没有好的版本。明刻本年代较早,清刻本原色清晰,外集就只有残存了。

    @20503 回复

    旧曾谙
    游客

    @形意行意 #20497

    @叶子 #20499

    台北故宫博物院有发布宋绍兴八年董弅严州刻本(主帖所引介绍中 “弅” 误作 “其”)刘宾客文集三十卷外集十卷,书友所求明清刊本均基本属于此本系统,大家可以参考。

    @20512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旧曾谙 #20503

    @形意行意 #20497

    @叶子 #20499

    稍后将归档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本(中善 000027-000038)

    @20513 回复

    叶子
    游客

    @旧曾谙 #20503

    多谢补充台湾故宫宋本的资料,不知能否整理出来。貌似应该是董棻,下面给出论文中三种宋版的考证。

    十三行本《刘宾客文集》, 乃董棻于南宋绍兴八年 (1138), 刊刻于浙江严州, 是三种宋本中刊刻最早者, 亦为另二种宋本之底本。十行本《刘宾客文集》, 乃陆游于南宋淳熙戊申年 (1188), 刊刻于浙江严州, 其底本为董棻十三行本, 其《外集》十卷篇目分布与十三行本相同,《正集》三十卷篇目分布与十三行本不同, 文字上亦有差异。十二行本《刘梦得文集》, 于南宋光宗在位或其后, 刊刻于四川地区, 其底本为浙刻十三行本, 此本文字在准确性上, 是三种宋本中最下者。

    @20514 回复

    叶子
    游客

    @未曾 #20512

    多谢先生整理。

    @20516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20520 回复

    旧曾谙
    游客

    @未曾 #20516

    多谢未曾先生整理发布

    @叶子 #20513

    谢谢补充考证,其名在古籍及今人著作中均 “弅”、“棻” 两出,因为台北故宫藏本后序作 “弅”(此处版片或有修补痕迹,参见未曾先生上传的图片,故未可视为确证),且其人字 “令升”,则似乎名 “弅” 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对宋史完全外行,前贤对此或早有确论,若得见新的证据,我很乐意改变自己的看法。

    @20522 回复

    叶子
    游客

    @旧曾谙 #20520

    应该是董弅,查了一下,应该还刻了《世说新语》,都是” 广川董弅题 “。时间也相就相差几个月。

    @20523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玄賞」葫蘆朱印

    =========

    真赏

    华中甫真赏斋的印

    @20524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xiaolvtian #20523

    感谢~

    @20588 回复

    形意行意
    游客

    @未曾 #20516

    谢谢先生整理归档

正在查看 13 个帖子:1-13 (共 13 个帖子)
正在查看 13 个帖子:1-13 (共 13 个帖子)
回复至:求刘禹锡《刘宾客文集》及《刘宾客外集》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