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8 个帖子:1-8 (共 8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19084 回复

    游客
    游客

    郭忠恕所绘。五代涌现的画家郭忠恕特别擅长绘制结构繁复的建筑物,虽一点一笔,亦务求绳矩,但又不拘板。如《雪霁江行图》,图上江船之精致生动、逼真工细,可见一斑,称得上是 “界画” 的代表作。“界画” 技法严谨,工细而有法度,亭台楼阁,甚至舟船车马,皆比例切实,规整有序,符合数学规律,生动自然。因此界画较为难作,被许多画家视为畏途。

    @19085 回复

    游客
    游客

    題沈啟南所藏郭忠恕雪霽江行圖真跡
    明代:李東陽

    洛陽老狂眼雙白,揮豪醉呼聲裂帛。
    手持造化奪天工,頃刻雲煙變朝夕。
    有時點染入毫忽,決眥未須論寸尺。
    平看側睨部位勻,疊見層分了無隔。
    更聞篆法書絕倫,二物殊科乃同格。
    前身合是顏平原,骨蛻空山兩無跡。
    君看雪霽江行圖,杳若張帆向空碧。
    沙明水淨天地闊,遠樹平川晴歷歷。
    兩舟供載百物具,細者銖藏巨山積。
    老稚相看宛有情,傭工僕夫皆受職。
    世間畫手自有數,此狂一去難再得。
    宣和舊物出內局,書題瘦箸印方石。
    風塵澒洞河洛空,流落江南歲三百。
    天球河圖廟不守,微物猶關世因革。
    富家珍襲何足論,終作貧兒一朝食。
    姑蘇沈郎亦好奇,袖裡黃金輕一擲。
    定知仙筆可通神,恐有六丁隨霹靂。
    桓玄竊取吾所笑,一月為君頻拂拭。
    還君頗覺未忘情,摹本為予君莫惜。

    @19086 回复

    游客
    游客

    郭忠恕长于界画,为世人推重。他精通建筑设计,相传曾经指出过《木经》的作者,五代建筑名匠喻皓的错误。北宋刘醇道这样评价他: “为屋木楼观,一时之绝也。上下折算,一斜百随,咸取砖木诸匠本法,掠不相背,其气势高爽,户牖深秘,尽合唐格,尤有所观。”(《五代名画补遗》)

    郭氏作品,见于画史甚众,其中界画就占了一大半。北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有这样的记载: “画屋木者,折算无亏,笔画匀壮,深远透空,一去百斜,如隋唐五代已前,国初郭忠恕,王士元之流,画楼阁多见四角,其斗拱逐铺作为之,向背分明,不失绳墨。今之画者,多用直尺,一就界画。分成斗拱,笔迹繁杂,无壮丽闲雅之意。”

    有趣的是,作为一介画家的郭忠恕,在死后竟获得了远胜于同时代画家的盛名。如《宣和画谱》记载: “郭忠恕字国宝,不知何许人...... 忠恕隐于画者,其谪官江都,逾旬失其所往。后阅数岁,陈抟会于华山而不复闻,盖亦仙去矣。”

    其实,从北宋开始,郭忠恕狂狷不羁的人品和风神俊逸画品就成为士大夫津津乐道的话题。北宋晁补之曾成其为 “异人”,苏轼所做的《郭恕先画赞》更将郭忠恕在流放途中悲惨死去的经过说成 “尸解”,“蜕形仙去”。关于其画品,宋人认为 “萧散简远无尘埃气”, 明代董其昌说:“郭恕先楼阁山水可谓巧极天工,错非李嵩辈所能梦见也。” 明张丑《清河书画舫》更在论及南北两宗时说 “至郑虔,卢鸿,张志和,郭忠恕,大小米,马和之,高克恭,倪瓒辈,又如方外不食烟火人,另具一骨相者。”

    其实,后世文人真正感兴趣的是 “其人世以为狂士,而实世外人也,尚能小艺委曲精微如此”,将界画视为 “小艺”,以至于将郭忠恕这样兼工森严法度与空蒙飘渺的大家叹为 “神人”。正是传统画评的狭隘观念造就了郭忠恕的画名。

    @19087 回复

    游客
    游客

    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这幅《雪霁江行图》,就是郭忠恕传世比较可靠的一幅画作。

    此画为绢本立轴,绘隆冬雪后之时,江上一片寒意,两艘庞大的楼船正在水天迷茫中前行,傍边有小艇竹筏,船上众人忙碌,正为启船做准备。画上有宋徽宗题字 “雪霁江行图郭忠恕真迹”(按此图题字虽然可认定为确属宋徽宗真迹,但此图本身并不见于今本《宣和画谱》著录),旁边还有乾隆御题一首:“大幅何年被割裂,竿绳到岸没人牵。江行应该当雪霁,剩有瘦金十字全。” 告诉我们此画原本应为长卷,后被割裂不全,成为残卷。

    尽管如此,画中构思依然显出画家精心的安排。两艘大船为雪所掩,船身占据画面下部三分之一空间,船身吃水显示了船上满载的货物,突出了重量感。作者以白描线条极见功力。根根桅索笔直沉实,尤其两根伸向画外的长索自然下垂,弧度恰到好处,线描劲挺有力。 画船帮的线条和绳索处不同,为了体现木质结构,运笔疏松灵活而不死板,弯曲穿插随兴而发,配以淡墨晕染,形体感觉很好。船上的人物刻画也十分精微,人物在船顶,船舷上忙碌,各行其是,有条不紊;船上的货物,草帘,积雪,甚至绳结,竹篮等等事物描绘毫不含糊;船上的种种设施结构精确,法度严谨,桅杆,绳索,门窗等等,均工整而又决不滞板。此外,画家在处理水波和天空时只略勾几笔波纹,用清淡的墨色晕罩画面,使之迷漫着寒江阴霭、水天空阔的情意。

    全图体现了高度的和谐: 空与密的和谐、 曲与直的和谐、巨与细的和谐、力与度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艺术和生活的和谐。

    @19088 回复

    游客
    游客

    今天好冷呀 🧊🧊🧊

    @19129 回复

    游客
    游客

    此图已经裁割,画面已不完整,画上有宋徽宗题 “雪霁江行图郭忠恕真迹”。作者的白描线条极见功力.根根桅索笔直沉实。尤其两根伸向画外的长索自然下垂,弧度恰到好处,线描劲挺有力。画船帮的线条和绳索处不同,为了体现木质结构,运笔疏松灵活而不死板。弯曲穿插随兴而发,配以淡墨晕染,形体感觉很好。画家在处理水波和天空时只略勾几笔波纹,用清淡的墨色晕罩画面。使之迷漫着寒江阴霭、水天空阔的情意。全图体现了高度的和谐:空与密的和谐、曲与直的和谐、巨与细的和谐、力与度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艺术和生活的和谐。

    船篷顶为弧形或梯形,下方为轩房,格窗棂花有多种图案,窗子有 “支窗” 及 “阑栏钩窗” 两种式样,支窗是 “可以支撑起来的窗”,窗扇有转框,上下开启.可遮阳光,避风雨;阑栏钩窗将格扇与栏杆结合。是安装有防护栏杆的窗。上部格眼用正、斜方格,下方障水板部分有壶门造型的木隔板及曲尺形棂构成的透空钩栏。船的底部甚浅,为维持船体的稳定,从主桅上有很多的缆绳延伸至船沿,从船上载满的货物可知为商船。船身、船舱、舵楼、桅杆都描绘得极好,结构严谨合理,将船的立体感及蓬顶堆积物品的纵深感都表现得很写实。虽是画舟船,但在北宋最杰出的屋木画家没有作品流传下来的今天,通过它来认识郭忠恕界画的水平仍是足够的。

    《雪霁江行图》表现雪后江上两只船上船夫忙碌劳作的情景,船的结构表现得精确无差,人物动态亦生动具体,富有生活气息。此图原应为一长卷,现已被割裂不全,画上有宋徽宗题 “雪霁江行图郭忠恕真迹” 十字,可知北宋时曾收藏于内府。

    画面大部分被江水占据,这江水并非浪花飞波,而是浪峰挺劲,如伏动的冰层,苍茫茫的一片,使人感到寒气袭人。两艘大船头右尾左地缓缓行驶在画面下部的江水中,桅杆高耸,数十道纤绳笔直地崩着,绳索紧扣。船舱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似乎正是雪霁时分,两艘船头都盖有围幔,中部为宽大的舱房,占据了船上的大部分面积。狭窄的船舷上船夫奋力撑篙,还可看出船上有人正在掌舵,尾部舵桨半没在水中,似乎正在摆动,船舱顶上也有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船上舱门的门钉清晰可辨,窗棂上雕花精巧,用笔恰到好处,充分显示了船的木质感。外侧的一艘船后牵挂着一条小舟,似用来登岸时划乘或以待救生之用。两艘船相距很近,使画面显得十分紧凑,与空荡荡的大江相映更显雪后无限风光。

    此图船形透视妥帖合理,构图巧妙,人物动感鲜明。作者对船的刻画极为精细工整。虽然所绘船的结构复杂,但处处密实严整。

    @19132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游客 #19084

    未见台北故宫博物院公布

    中华珍宝馆上可浏览
    ltfc.net/img/5...6d7b56db35

    @19134 回复

    游客
    游客

    @未曾 #19132

    好的,谢谢。

正在查看 8 个帖子:1-8 (共 8 个帖子)
正在查看 8 个帖子:1-8 (共 8 个帖子)
回复至:求 雪霁江行图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