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查看 13 帖子:1-13 (共 13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18361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以前询问过原色 《永乐琴书集成》,但台湾方面只放出了一页彩页,很可惜。

    最近看到未曾老师发的清钞 《永乐大典·目录》,下载阅读了一下。

     

    发现:

    《永乐大典目录》第二十五卷,韵部为廿一侵,册号为从九千五百一十二册到九千五百三十四册,共二十三册,为古琴部分。写着《大明永乐琴书集成》。

    假如这个目录没问题,那现在见到的《永乐琴书集成》可能就是《永乐大典》里的,再说白点就是《永乐大典》。

    也推翻了查阜西老先生当年的判断。说是书商伪作,是不对的。

    万历蒋克谦的《琴书大全》几乎与《永乐琴书集成》一模一样,说是经祖孙四代完成,估计是就是在明内府抄永乐大典抄来的。

    分析:

    《永乐琴书集成》共 23 卷,今台湾所藏残留 20 卷。而蒋克谦《琴书大全》22 卷全。

    前 20 卷两书一模一样。

    蒋克谦《琴书大全》末两卷是琴谱,而《永乐琴书集成》末三卷丢失了不知道是什么内容,估计也是琴谱。

    但是蒋克谦《琴书大全》的琴谱并不古老,没有宋元谱字的特征,估计是刻版移钞时校改了,也有可能真的非古谱。洪武永乐时期《神奇秘谱》在少数几曲上是明显保留宋元谱特征的。假如,《永乐琴书集成》末三卷是琴谱而且保留了古谱痕迹,那就是可以确定是《永乐大典》,但现在看不到了。

    再分析

    根据蒋克谦《琴书大全·序文》,《琴书大全》是他的曾祖父就已经搞好了,他爷爷整理了一下次序,他爸又交给他,到他手上后还是很乱,于是他增补了一些,又跟各琴人交流,“参互考订,失序者理之,差讹者正之,缺文者俟之”。所以《大全》每一卷前面都有编辑者蒋克谦和不同的校录者名。

    《大全》是刻本,经常有规整的 “黑块”,看着像是缺文待刻。《集成》基本都没缺字,都可以对上。在琴诗部,见陈傅良《鼓琴行送许深父》词,“笙歌” 二字,蒋书也刻错了。此类还有很多,未宜武断。

    例如:

    蒋克谦《琴书大全》

    《永乐琴书集成》

    另一问题:

    现存的永乐大典是朱丝栏,副本,重抄过,刚好都挤在一个时期。

    查了一下,永乐大典是在嘉靖四十一年 (1562 年) 重抄,大概在隆庆年间抄完 (1567—1572 年)。

    而蒋家的《琴书大全》祖孙四代,完成于万历十八年 (1590 年)。

    蒋克谦的曾祖父蒋敩 (?—1509) 是是嘉靖皇帝的亲外公。就是说 “大礼议” 之争里的那个 “嘉靖皇帝的生母” 蒋太后 (?—1538) 和蒋克谦的爷爷蒋轮是兄弟姐妹。蒋克谦的父亲跟嘉靖皇帝是同辈。

    所以有几种可能:

    1、蒋克谦的曾祖父因为女儿是藩王妃,所以有办法看到内府的资料,看到了《永乐大典》原本,看到了《永乐琴书集成》。所以抄出来,并且儿孙继续编抄。

    2、这是蒋家的原创,因为永乐大典烧过,所以嘉靖四十一年重录时,补了进去。我个人更偏向第一种,但是还是要把两部书放一起,细细比对。

    也可惜台湾只发行了黑白影印版,没有公布彩色版。

     

    关于国图藏《永乐大典目录》

    参考【抄本《永樂大典目錄》的文獻價值】一文

    可以补充一个信息,这个抄本姚元之家藏本。至于文章说这就是姚氏钞的,这倒未必。直接说姚元之家藏本就够了

    @18362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台湾黑白影印《永乐琴书集成》和天津图书馆藏《琴书大全》以前都在本站发过,现在再补个百度链接,喜欢的可以保存一下。琴书大全好像未曾老师也整理过一次,可以搜一下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XRFG1e_Rs5eGCGONLqUBQw
    提取码:072w

    @18365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www.dpm.org.cn/journ...46937.html

    刚刚又想起故宫有一篇《永乐琴书集成》的文章,写得很专业,以前读过就忘了,刚刚重读了一遍,很有体会。

     

    1、《永乐大典目录》卷九五一二至卷九五三四琴字下收《大明永乐琴书集成》二十三卷。(即本次分享)

    2、正统年间(1436-1449 年)《文渊阁书目》记录文渊东阁 “天字号第一厨” 内有 “《新编琴书集》一部三十二册”。(《永乐琴书集成》应该共 23 卷 30 册,但是这个三十二册很相近,名字也很相近)

    3、万历三十二年 (1604),张萱等奉敕校理内阁图书撰《内阁藏书目录》。该目卷四著录:“《永乐琴书集成》二十五册不全:钞本,莫详纂集姓氏。凡二十卷。首序琴,次声律,次琴制,次琴式,次琴徽,次琴弦,次指法手势,次弹琴,次曲调,次历代弹琴圣贤,次记载,次杂录,次诗文。凡古今典籍中涉于琴者,皆备采之。原三十册,今阙五册。”

    4、文章还讨论了,前集(20 卷)和后集(末 3 卷)的递藏流变,认为清宫之人有心隐去 “永乐”“明内府” 之类字样

    5、可惜这篇文章,在讨论 “蒋克谦四代辑成” 的问题上,只是春秋笔法说蒋家冒名顶替,没有深入分析,估计也没办法考证,只䏻通过证明 “明内府写本” 来反驳。但在 “递藏流变” 的种种时间上还是讲不清楚。

    @18366 回复

    未曾
    管理员

    从公布的一页来看应该不是永乐大典的一部分(与现存大典版式、字体还是有差异)

    @18386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永乐琴书集成》(二十三卷)内容即《永乐大典》的 “琴” 字韵(二十三卷)。

    这个论点赵慧儿 1999 年著文提出。

    @18387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18388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18390 回复

    叶子
    游客

    是把此书和《琴书大全》作一对勘,考察这两部琴书之孰先孰后。我们做了这个对勘工作,发现两书在文字上大体相同,的确出自一源,但其差别却很微妙。首先一个情况是:根据上下文义,同时比较两书所引前代文献,可以判断,《永乐琴书集成》的书写往往比《琴书大全》正确。这意味着,《琴书大全》是摹刻《永乐琴书集成》而成的,在摹刻时因形近造成了错误。其次一个情况是:在《永乐琴书集成》第三卷突然出现了大量误字,误字之上有明显的加笔痕迹。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认为,这是有人在《永乐琴书集成》成书后,用加笔划的方式故意制造了错误。尽管我们不知故意刻划者是何人,其意图如何,但可以肯定,《永乐琴书集成》并不是晚明书商的伪造。也就是说,《永乐琴书集成》具有原创性,价值高于《琴书大全》。它早于《琴书大全》(略早于 1521 年)而成书,应该产生在影印本所说的永乐年间(1402—1424)。

    @18391 回复

    叶子
    游客

    《永乐琴书集成》二十卷,原书今存台北,台湾曾影印。西泠印社出版社于2016年影印,凡线装十二册。出版说明极筒,没有提供具体的学术说明。治琴史的朋友告诉我有此书,为明成祖敕撰,永乐六年(1408)成书,今本是清人从《永乐大典》抄出,称 “明内府写本”,未必可靠。据《连云簪丛书》本所存《永乐大典目录》,知《永乐大典》卷九千三百二十三起,为二十一侵韵,其中卷之九千五百十二琴字下注:“《大明永乐琴书集成》一。” 此后直到九千五百三十四,分别为 “《琴书》二” 至 “《琴书》二十三”。其标识方法,与其他各卷有很大不同。据我推测,《永乐琴书集成》应是《永乐大典》编成前不久刚完成的专学类书,所载历代琴书与琴人、琴事极其丰富,内容恰好可以与《大典》兼容,因此整体收入,基本保存原书面貌。今本书前有目录,无序或凡例,各卷首也无署衔,显非该书原本。

    ——《永乐琴书集成》中的唐人佚诗

    @18398 回复

    xiaolvtian
    游客

    今本是清人从《永乐大典》抄出

    ----------------------

    陈尚君武断了,何据?

    清人从《永乐大典》抄书,主要是乾隆三十七年朱筠奏请辑校《大典》佚书以后的事。而据杨元铮文,《永乐琴书集成》由那尔泰于乾隆二十四年购买,入藏内府昭仁殿。

    即便抄录,以清三代文网之酷,岂敢不避帝讳、圣讳?

    @18404 回复

    叶子
    游客

    @xiaolvtian #18398

    你仔细看看这句话的主语是谁,作者的观点态度是什么。。。

    @18426 回复

    三河冯威
    游客

    老陈这么写,实无必要

    @18447 回复

    苏崇鹂
    游客

    故宫的那篇文献这一段其实很重要,因为大多数人接触不了原书,这为后续研究提供思路

    【据笔者目验,现存的《永乐琴书集成》写本二十卷,分装两函二十册,半叶十一行,行二十二字,小字双行,字数同〔见图一〕。

    朱印栏框行格,四周双边,版心大红口,上下双花鱼尾。 卷九手势图部分,除四周双边外,书口、上下分栏界线均为手绘。全书榜纸,书品宽大,半框高 28.8 厘米,广 20.2 厘米,全书高 35.5 厘米,广 23.3 厘米。墨笔恭楷缮写,卷二 “各弦具十二律图” 内徽位用朱圈钤盖而成,“十二律分配五弦图” 内大圈亦用朱圈盖成。全书原未用任何印鉴,第二十册卷末新钤 “‘中华民国’ 七十九年度点验之章”、“‘教育部’ 点验之章” 两朱文长方印。

    将《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的楮墨行格与北京故宫藏明内府写本《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的残册对比,发现两者用纸相同,朱丝栏界的风格也一样,两者都是大红口,四周双边。所不同的是《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版框比《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半框高 26.4 厘米,广 19.1 厘米)更为宽大 ‹4›, 鱼尾也比后者稍微繁复。从钞手字体的风格来看,两者皆属永乐朝以来风行的沈度一派台阁体,《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的字体较圆润妩媚,《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写本的字体较端肃整饬。这说明张允亮明内府写本的鉴定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明初写本多为包背装,《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就是这种装潢的典型,且《御制集》书衣为明黄色龙凤云锦,题签 “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 字样与内题相同,而《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现为线装,双股白丝线订成,磁青绢皮,白绢题签,其上仅书 “琴书” 二字,与卷首大题 “永乐琴书集成” 又不相同。笔者认为《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现在的装潢是清内府重装的结果。因为该写本各册内叶书口、书首均有水渍,而书皮相应位置却没有水渍,明显是重装过。根据民国时期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的书根签条,该书原藏于昭仁殿,也就是清宫的图书馆〔见图二〕。对比《永乐琴书集成》写本和昭仁殿《天禄琳琅》著录的重装过的宋元珍本的装潢,真是整旧如新同出一手,明显都是清内府的 “杰作” 了。】

    最后总结各方意见:

    1、这应该不是永乐大典,但属于编撰永乐大典时附带的专书。

    2、与《琴书大全》的关系难以考察,可能跟明中后期,皇家书库的动乱有关。这也是各种文章都讲不清楚的点

    3、现存本应该不是嘉靖副册,而是另外的写本,并很有可能是明写本。

    4、现存本在乾隆时期购入清宫中,很有可能因污渍等改过装帧。

     

    这帖子基本就到这了,目前资料就这么多,要取得进一步的发现,可能要在浩瀚如海的笔记中捞针了。

    感谢各位书友提供资料、分享意见、很受启发。

    不过还是要吐槽一句,西泠印社那个黑白版不值得买,是最粗略的电子版印刷,这本书的质感都没了。

正在查看 13 帖子:1-13 (共 13 个帖子)
正在查看 13 帖子:1-13 (共 13 个帖子)
回复于:从《永乐大典·目录》看,现存《永乐琴书集成》很有可能就是永乐大典
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