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5

一云
游客

这个只能说解题写错了,汪刻本比较常见,《丛刊》亦影印,汪刻本可肯定经过了顾千里校改,但黄丕烈影钞本也不能说是完全按照底本来的,因为抄手抄错的也不少。只有黄钞、汪刻、张本、校勘记、顾批明监本相互参订,才能分辨哪些是底本原貌,哪些是顾千里校改。张敦仁本目前见过的有北大、国图、上图、苏图等地,各有来源。张本成书太快,存在编辑上的缺陷,后来阮刻本已经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