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70

gsyrzjy
游客

跪舔外国史、攻击中国史从来是互为父子

 

萧综有诗《听钟鸣》,有论文曲解其 “二十有余年”,为时间二十多年,因此此诗只能是在南京所作,然后巴拉巴拉《文选》是伪书托名萧统!

如果看了这毒论文,懒于翻书核对,就无形中中招了。查《听钟鸣》有 “建章台”,当为作于洛阳无疑。

听钟鸣,当知在帝城。参差定难数,历乱百愁生。去声悬窈窕,来响急徘徊。谁怜传漏子,辛苦建章台

听钟鸣,听听非一所。怀瑾握瑜空掷去,攀松折桂谁相许?昔朋旧爱各东西,譬如落叶不更齐。漂漂孤雁何所栖,依依别鹤夜半啼。

听钟鸣,听此何穷极?二十有余年,淹留在京域。窥明镜,罢容色,云悲海思徒掩抑。

 

但是这样的论文引用 37 次,另一篇正名《文选》为萧统所作的论文,引用 0 次!

对了,前几天是哪个无耻之徒把 “学术” 当作褒义词在用?吐

还有的竟然以 “拍了纪录片”、“那个研究北京人头骨的 xxx 都承认非洲人是中国人的祖宗” 来证明,就没劲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