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20

旧曾谙
游客

@未曾 #20516

多谢未曾先生整理发布

@叶子 #20513

谢谢补充考证,其名在古籍及今人著作中均 “弅”、“棻” 两出,因为台北故宫藏本后序作 “弅”(此处版片或有修补痕迹,参见未曾先生上传的图片,故未可视为确证),且其人字 “令升”,则似乎名 “弅” 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我对宋史完全外行,前贤对此或早有确论,若得见新的证据,我很乐意改变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