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97

九靈
游客

@魔云精灵 #20389

哎,一声叹息!

——————

#20388 楼,

再来定时刻,在世界地图的右方,有:

元史云曰:

日出为昼,日入为夜,昼夜一周,共为百刻。以十二辰分之,每辰得八刻三分刻之一。无间南北,所在皆同。昼短则夜长,夜短则昼长,此自然之理也。春秋二分,日当赤道出入,昼夜正等,各五十刻。自春分以及夏至,日入赤道内,去极浸近,夜短而昼长。自秋分以及冬至,日出赤道外,去极浸远,昼短而夜长。以地中揆之,长不过六十刻,短不过四十刻。

地中以南,夏至去日出入之所为远,其长有不及六十刻者;冬至去日出入之所为近,其短有不止四十刻者。

地中以北,夏至去日出入之所为近,其长有不止六十刻者;冬至去日出入之所为远,其短有不及四十刻者。

这段文字是《元史》授时历中的《昼夜刻》原话,证据确凿,没有利玛窦这个外国人什么事。

PS1:一日夜,不是按照 96 刻来计时,而是按 100 刻来计时,这是元明两朝的天文计时特色这个定时方式,也跟欧洲人利玛窦毫无关系了。

PS2:绘图的人,又增补一句话:

所去地中,盖指中国之中而言。然论昼夜长短,各处不同则其法因有据矣。自古测影无如元人之远者,故能发古人所未发耳。录此参考。

《元史》昼夜刻,后续补全:

今京师冬至日出辰初二刻,日入申正二刻,故昼刻三十八,夜刻六十二;夏至日出寅正二刻,日入戌初二刻,故昼刻六十二,夜刻三十八。盖地有南北,极有高下,日出入有早晏,所以不同耳。今《授时历》昼夜刻,一以京师为正,其各所实测北极高下,具见《天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