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69

九靈
游客

#20367 楼,

长昼和长夜

用下图来解释长昼和长夜:

如日光直射纬度在赤道以南的南纬 20 度时,在南半球的南纬 70 度以内有长昼现象,太阳终日不落;在北半球的北纬 70 度以内有长夜现象,太阳不见升起。

如日光直射位置在南纬 20 度与南回归线之间,北纬 70 度位置处于长夜;日光直射位置到达南纬 20 度以北时,北纬 70 度位置开始见到太阳,长夜结束。

如要正确计算长昼时间,先要把《授时历》中的日行盈缩给看明白了

日月之行,有冬有夏,言日月行度,冬夏各不同也。人徒知日行一度,一岁一周天,曾不知盈缩损益,四序有不同者。北齐张子信积候合蚀加时,觉日行有入气差,然损益未得其正。赵道严复准晷景长短,定日行进退,更造盈缩以求亏食。至刘焯立躔度,与四序升降,虽损益不同,后代祖述用之。

夫阴阳往来,驯积而变,冬至日行一度强,出赤道二十四度弱,自此日轨渐北,积八十八日九十一分,当春分前三日,交在赤道,实行九十一度三十一分而适平。自后其盈日损,复行九十三日七十一分,当夏至之日,入赤道内二十四度弱,实行九十一度三十一分,日行一度弱,向之盈分尽损而无余。自此日轨渐南,积九十三日七十一分,当秋分后三日,交在赤道,实行九十一度三十一分而复平。自后其缩日损,行八十八日九十一分,出赤道外二十四度弱,实行九十一度三十一分,复当冬至,向之缩分尽损而无余。盈缩均有损益,初为益,末为损。自冬至以及春分,春分以及夏至,日躔自北陆转而西,西而南,于盈为益,益极而损,损至于无余而缩。自夏至以及秋分,秋分以及冬至,日躔自南陆转而东,东而北,于缩为益,益极而损,损至于无余而复盈。……

把文中的数字提炼出来

1、冬至开始从南回归线向北,88.91 日到赤道(春分前三日),走一个象限;

2、又走 93.71 日,夏至到北回归线,又一个象限;

3、再走 93.71 日到赤道(秋分后三日),再一个象限;

4、最后 88.91 日,到南回归线,最后一个象限。

赤道以南:88.91 日+88.91 日=177.82 日;

赤道以北:93.71 日+93.71 日=187.42 日。

赤道南北日期求和:365.24 日。

太阳在赤道以南移动偏快,赤道南回归线赤道的移动用了 177.82 日;

太阳在赤道以北移动偏慢,赤道北回归线赤道的移动用了 187.42 日。

天文解释是:在 1280 年的冬至,地球处在绕日轨道的近日点,公转速度较快,造成太阳在赤道以南移动时间减少;

与之对应,1280 年的夏至,地球处在远日点,公转速度较慢,造成太阳在赤道以南移动时间增加。

地球公转速度的偏差对北半球来说,就是长夜可以早一点结束,长昼可以多一些时间。对南半球正相反,长昼早早结束,长夜比长昼更长。

我们再来看《坤舆万国全图》右上角的 “长昼长一百八十七日二十六刻”(北极点极昼 187.26 日),与《授时历》中的两个 93.71 日等于 187.42 日做比对,可知长昼时间由来。

《坤舆万国全图》右下角的 “长昼长一百七十七日八十九刻”(南极点极昼 177.89 日),与《授时历》中的两个 88.91 日等于 177.82 日做比对,可知长昼时间由来。

通过中华周详的天文观测记录,1602 年明朝人可以完成长昼时长的正确计算

相对的,《坤舆万国全图》对长夜的理解还不够,在北极点写下了 “长夜长一百八十七日二十六刻”,在南极点写下了 “长夜长一百七十七日八十九刻”,这说明 1602 年的明朝人对长昼长夜的理解还不深入,才会搞出北极点和南极点的长昼与长夜等长的错误。

说明,

一、地球到达近日点的时间,每过 57 年延后一天,相对 1280 年,2020 年已经延后到冬至后 13 天。

二、1280 年发布的《授时历》中记录的黄赤交角,23.903 度。使用今天的 360 度角度体系来表述就是 23°33'32"。比 1602 年的《坤舆万国全图》中的黄赤交角 23°30'大 3’32”,比今天的黄赤交角 23°26’ 大 7’32”。这决定了 1280 年的南回归线和北回归线纬度比今天大 7’32”,南极圈和北极圈的纬度也比今天大 7’32”。

天文计算要计算个清楚明白,必须靠 “自古以来” 的数据积累。绝不是一个洋和尚利玛窦说啊说,就可以往《坤舆万国全图》写啊写的。

《坤舆万国全图》两边按纬度记录的昼夜时长,到底有什么用处?想来想去,也没什么用处。对世界地理知识,对航海的帮助不大,最多就是说明赤道南北日照时间是对称的。

中华古人不厌其烦的做数据积累,就是想几百年后的后人,能从积累的数据中发现规律,发现天地运行的道理。这就是中华千年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