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2

gsyrzjy
游客

何子 2012 年曰:

2、我鄙视 20 世纪以来中国流行的 “科学” 迷信。
(---注:批科学迷信,是没打中要害。因为科学反对的是迷信。科学的原罪是:骗子。科学只有有限的正确性,但他让你误以为、脑补为有无限的正确性,然后他说我并没说有无限的正确性,是你自己脑补的,然后他说你上当的损失自负,因果报应在我这里失灵。因此鲁迅说:科学不过是有意无意的骗子。欺骗性是科学永远无法根除的:因为科学是验证的,验证是具体的,具体是有限的,有限是欺骗的,验→骗是孪生的。)

 

5、实际上,“科学教”,即对所谓科学的迷信和崇拜,也是启蒙运动以来近代共济会意识形态所制造的一种新的邪教。

6、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那些自 17 世纪以来创生近代科学体系的西方发达国家中,这种崇拜所谓 “科学” 的邪教并不流行。

西方国家的政治家、学者、科学家很少不是持有神圣宗教信仰的人。在西方,一个人如果公然声称自己为无神论者,会被社会主流看做心怀邪恶。
(---注:一个人可以宣称自己是无神论者,但决定了不能被选为总统、议员、市长)

 

9、“五四运动” 以来浅薄理解西方启蒙文化的中国知识界,制造了两个迷信即民主迷信和科学迷信——对所谓"二先生"德先生、塞先生的迷信,此乃是中国百年以来不断发生人文悲剧——包括文化大革命的重要原因。这也是自清代 300 年来,中国文人多世代地持续传递无知的一种可悲的精神文化表现。
(---注:值得注意的是,何子不仅否定了民国的胡适,而且否定了清代的段玉裁,以此类推,明末的徐光启也在延伸射击之列。自明中期基督教传入 500 年来,中国的任何学者、学术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不纯。包括观点不纯、动机不纯。不注意这一点,以为这些学者是天才、创见、怪才、胡说,都会上当和走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