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5

卜子夏
游客

第 11 卷部分内容:

那 些穷人,饿得荒了,没奈何收拾那道路上弃下的儿女,煮熟了救命。有的便盗人子女来食。富人晓得了,悄地转 又买来充饥。初时犹以为怪,不过几日,就公然杀食,也 论不得父子弟兄夫妻,互相鬻卖,更无人说个不行。就 是杨行密军中,粮饷不继,也都把人来当饭,为此禁止 不得。那时就有人开起行市,凡要卖的,都去上行。又 有开店的,贩去杀了,零星发卖,分明与猪羊无异,老 少肥瘦,价钱不等,各有名色,老人家叫做烧把火,孩 儿家叫做和骨烂,男女白瘦的,道是味苦,名为淡菜,黑 壮的以为味甜,号曰羔羊,上好的可值三贯四贯,下等的不过千文。满城人十分中足去了五分,那被杀的止忍 得一刀,任你煮蒸煎炒,总是无知无觉;这未卖的,只 恐早晚轮到身上,那种忧愁凄惨,反觉难过难熬。把一 个花锦般的扬州城,弄得个愁云凝结,惨雾迷空。生长 此地的,或者这一方合该有此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