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7

墓鬼
游客

《东游记》作者考
《东游记》又作《狐仙口授人见乐妓馆珍藏东游记》(据书中 〈原序〉 当作:狐仙口授《人见乐》,妓馆珍藏《东游记》)《西游记释喻》,署顾道民脱稿,客夫人校字。研究本书的专文有吴承仕 〈东游记之一斑〉、方诗铭 〈记嘉善张氏藏残钞本《东游记》〉、徐时仪 〈《东游记》用字探略〉、李奎 〈稀见小说《东游记》考略〉 等,但未能考证本书作者。

 

东游记:

《牡丹亭释喻》一书只知肚丽娘是牝户总名,柳喻男根,梅喻所泄,最良喻帕。未知他从《西游》触悟,句句双关,舡喻牝,桨喻手足,草蔴又是喻毛,如意勾喻壮屌,红孩儿喻嫩球,大士喻女,菩萨为之奴。(第一章)

这武定地有温泉,至春则香,男女同浴,虽不比乌蒙古宾之地,山涯崄峻十倍蜀道。(第一章)

也有人问:何以知《西游》一记也作于嘉靖之时?只问他正阳门、后宰门、谨身殿、光禄寺、锦衣校尉、兵马指挥、司礼太监是几时起的名色。(第廿四章)

 

才子牡丹亭:

肚丽娘是有眼物,故题曰 “标目”。……“杜丽娘梦写丹青记”,喻画出女根。(标目第一出)

“柳” 喻男根。……“梅” 喻男精。(延师第五出)

武定府有温泉,至春则香,男女同浴。(训女第三出)

笠阁渔翁曰:余观《西游记》内有正阳门、后宰门、谨身殿、光禄寺、司礼太监、锦衣校尉、五城兵马等字,则知亦明人所作。观《牡丹亭》喻意,一一由此触发,又知作于万历以前。……即欲为临川讳,谓《还魂》《南柯》喻意,非从《西游记》学去,千载以下之慧人,其信我乎?(《才子牡丹亭》序)
据以上引文可知,《东游记》引用的《牡丹亭释喻》,实为《才子牡丹亭》。《才子牡丹亭》以索隐式注释,将《牡丹亭》的文字意想为性暗示,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书为清代吴震生、程琼合著。吴震生(1695-1769)徽州歙县人,字长公、祚荣,号可堂、武封、南村、笠阁渔翁、玉勾词客。夫人程琼徽州休宁人。字飞仙,号安定君、转华夫人、琼飞仙侣、无涯居士。

《东游记》〈东游妻镜弁言〉 有:

故乘痴兴,特为翻刻,因向有《还魂记释喻》之板,遂亦以《西游记释喻》题之。

《牡丹亭》即《还魂记》,《还魂记释喻》即《才子牡丹亭》。则《东游记》可确定为吴震生所刻。

 

在嘉庆戊辰(1868 年)刻本的《才子牡丹亭》最后有一 〈特附〉,其注云:

……后在白门书摊,又见抄本顾大愚《东游记》,则将世人妄想一切情欲之事,以及宋文帝令何尚之立玄素学诸异政,尽托诸海外之国。喜其意同绘梦,然犹未知其本内典。思惟大海,积无量水。思惟大海,常受种种大身。众生广大殊特,更无能过及以思惟为彩女之旨也。读及引首,始得全解。虽全书千页,未易印行,然不忍不先将此引刊附《牡丹亭》批本后,俾同好者知世间竟有用心深妙甚奇,希有一至于彻悟之人,同发:“何曾觉悟万缘虚,赚杀高明几架书。”“盖世才名沸若雷,飒然一病化寒灰” 之叹。

 

引首之后笠阁主人批注云:

……若余得见《东游记》后,复自制《地行仙》剧。……报尽还须散入诸趣,故特著此书,辅《东游》以挽俗耳。

 

乾隆间武林田翠舍刻《太平乐府》本《地行仙》传奇,首载康熙六十一年壬寅(1722 年)程琼所作之序,题 “元默摄提格,云间淑节转华氏书于柳于庄院松间茅屋之选梦阁”。《地行仙》四十六出,与《东游记》印证,大部分是将《东游记》引文中之片言只语演绎成传奇,余下的恐也在失散的章回里。《地行仙》主线人物李常在在《东游记》里曾提到,《地行仙》第四十六出 “会昙” 以《东游记》主角卢玉办昙花法会,众仙归隐作结。则 〈特附〉 出自《地行仙》著者吴震生自是无疑。

据作者所言,则《东游记》成书在 1722 年之前,且引用了《才子牡丹亭》内容,两书完成时间相近,内容形式也相近,应为同一人所著。《地行仙》有程琼数段评语与《东游记》“竹坡评” 的风格相似, “客夫人校字” 或许就是玉勾词客夫人程琼。那么《东游记》《才子牡丹亭》可能均为吴震生、程琼夫妇合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