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29

游客
游客

此图已经裁割,画面已不完整,画上有宋徽宗题 “雪霁江行图郭忠恕真迹”。作者的白描线条极见功力.根根桅索笔直沉实。尤其两根伸向画外的长索自然下垂,弧度恰到好处,线描劲挺有力。画船帮的线条和绳索处不同,为了体现木质结构,运笔疏松灵活而不死板。弯曲穿插随兴而发,配以淡墨晕染,形体感觉很好。画家在处理水波和天空时只略勾几笔波纹,用清淡的墨色晕罩画面。使之迷漫着寒江阴霭、水天空阔的情意。全图体现了高度的和谐:空与密的和谐、曲与直的和谐、巨与细的和谐、力与度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艺术和生活的和谐。

船篷顶为弧形或梯形,下方为轩房,格窗棂花有多种图案,窗子有 “支窗” 及 “阑栏钩窗” 两种式样,支窗是 “可以支撑起来的窗”,窗扇有转框,上下开启.可遮阳光,避风雨;阑栏钩窗将格扇与栏杆结合。是安装有防护栏杆的窗。上部格眼用正、斜方格,下方障水板部分有壶门造型的木隔板及曲尺形棂构成的透空钩栏。船的底部甚浅,为维持船体的稳定,从主桅上有很多的缆绳延伸至船沿,从船上载满的货物可知为商船。船身、船舱、舵楼、桅杆都描绘得极好,结构严谨合理,将船的立体感及蓬顶堆积物品的纵深感都表现得很写实。虽是画舟船,但在北宋最杰出的屋木画家没有作品流传下来的今天,通过它来认识郭忠恕界画的水平仍是足够的。

《雪霁江行图》表现雪后江上两只船上船夫忙碌劳作的情景,船的结构表现得精确无差,人物动态亦生动具体,富有生活气息。此图原应为一长卷,现已被割裂不全,画上有宋徽宗题 “雪霁江行图郭忠恕真迹” 十字,可知北宋时曾收藏于内府。

画面大部分被江水占据,这江水并非浪花飞波,而是浪峰挺劲,如伏动的冰层,苍茫茫的一片,使人感到寒气袭人。两艘大船头右尾左地缓缓行驶在画面下部的江水中,桅杆高耸,数十道纤绳笔直地崩着,绳索紧扣。船舱顶上覆盖着皑皑的白雪,似乎正是雪霁时分,两艘船头都盖有围幔,中部为宽大的舱房,占据了船上的大部分面积。狭窄的船舷上船夫奋力撑篙,还可看出船上有人正在掌舵,尾部舵桨半没在水中,似乎正在摆动,船舱顶上也有人正在紧张地忙碌着。船上舱门的门钉清晰可辨,窗棂上雕花精巧,用笔恰到好处,充分显示了船的木质感。外侧的一艘船后牵挂着一条小舟,似用来登岸时划乘或以待救生之用。两艘船相距很近,使画面显得十分紧凑,与空荡荡的大江相映更显雪后无限风光。

此图船形透视妥帖合理,构图巧妙,人物动感鲜明。作者对船的刻画极为精细工整。虽然所绘船的结构复杂,但处处密实严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