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48

九靈
游客

再见图 6: 

图 6《奇器图说》与《奇异精巧的机器》对比图 3

图 6 两边均是风车提水装置。图 6 左边标注 1 处显然又是中国式制图的说明性图形,以说明 “长筒直贯井底...... 筒中有索贯诸皮球” 的构造,并非在这个地方孤零零地真实存在这么一个部件。而图 6 右边标注 2 处,则是真有这么一个部件孤零零地搁在地上,其重要标志是此部件具有在地上的影子,所以为真实部件而非说明性部件。图 6 右边图形有很多背景,此孤零零的部件亦是背景之一倘若是《奇器图说》抄袭《奇异精巧的机器》,那也不能解释《奇器图说》为什么单单挑背景 2 而抄袭出来。因此也是《奇异精巧的机器》抄袭《奇器图说》而非《奇器图说》抄袭《奇异精巧的机器》

再见图 7: 

图 7《奇器图说》与《数学仪器与机器博览》对比图 4

图 7 是通过最上面的人的摇杆转动,带动下面的箩筐传送带朝上运动,箩筐里面装有砂石。这如同今天的自动扶梯。网友 “长安今何在” 认为图 7 右边抄袭图 7 左边的根据是,图 7 右边的轮组 4 和 7 是安装在墙上,但却孤零零地与传动系统没有关系。而图 7 左边同样的轮组 1 和 8 事实上是一个说明性的图形,用来说明传送带顶部和底部的轮组结构,并非真正的轮组。所以《奇异精巧的机器》的作者并没有理解轮组 4 和 7 的作用,结论是《奇异精巧的机器》抄袭了《奇器图说》。“长安今何在” 的此推测有一定道理,但并不能确定。因为图 7 右边的轮组 4 和 7 虽然非常规整,但却没有在墙上留下影子,而同一图中其它实物均有影子,所以《数学仪器与机器博览》的作者极可能也是把这两个轮组绘制成说明性图像而非实物

本文认为,图 7 右边的图形真正存在的问题是三个。

1、轮组 4 中,底部的大轮边缘是光滑的圆周而无齿。但图 7 左边同样的轮组 1 中,底部的大轮边缘有弧性的齿。而无齿的大轮是无法进行咬合的。

2、图 7 右边的轮 6 与轮组 4 的大轮一样,操作者正摇着摇杆,摇杆带动轮 6 转动,从而带动传送带传动。问题在于:轮 6 和摇杆的组合是不必要的,因为直接在轮 6 上固定一个摇杆来转动即可。而图 7 左边的轮 2 与轮组 1 的大轮是不同的,轮 2 只是惯性轮。同时,图 7 左边图形中,摇杆的方向朝着左边有一定角度,从而为本图右边的铲土者留下开阔的操作空间。正是这朝左边转的角度,使得轮组 1 成为必要,因为轮组 1 就是以一定的夹角来转向的。显然,图 7 右边的图形中,转动传送带的操作者所转动的摇杆,已经侵犯了铲土人的操作空间,形成了相互的工作干扰。

3、轮组 1 的大轮被隐藏在立柱里面。因此才有绘制轮组 1 的说明性图形的必要。而图 7 右边的轮 6 和摇杆均暴露在外,并无绘制轮组 4 的说明性图形的必要。

正是以上三个问题,决定了是《数学仪器与机器博览》抄袭《奇器图说》,而非《奇器图说》抄袭《数学仪器与机器博览》

《数学仪器与机器博览》中亦有《奇异精巧的机器》里面放空桶的动力缺乏问题。见图 8:

图 8 耶元 1578 年,《数学仪器与机器博览》

图 8 的轮组结构中,将装满沙土的桶从地上提上去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在于,当操作者反向转轮试图将空桶放下来时,图 8 中红色标注 1 处的绳子就软了,单凭空桶的重量必须拉动轮 2、4 和比人还高的大轮 3 转动,才能从高空返回地面,这就有困难。如果将空桶设计得很重,那么在提升沙土时,效率就极为降低。

事实上,已经有网友指出,西文 “Machine” 应该就是 “ma(磨)” 与 “china” 的组合,亦即 “中国磨”

从社会工程来看,只有中国古代产生了隋唐大运河、都江堰、万里长城、盐井等伟大的工程,最早拥有车弩、云梯、抛石机等器械,最早拥有水运天文钟、纺织机,中国亦是最早成建制建立火器军队的国家。实现《奇器图说》中的技术不足为奇

综上所述,《奇器图说》的核心内容毫无疑问是中国本土所著。中国本土的部分官员与传教士合作,将其篡改为传教士所著,并将其寄回西方,在西方产生了大量的抄袭作品,这才是历史的真实。而传教士所谓从西方携带七千部书来中国,实际上极有可能是将七千部中国书籍篡改为西方著作。这也是明朝覆灭的重要原因,所以崇祯临死前说:“朕非亡国之君,臣乃亡国之臣”,虽有美化自己之嫌,却亦并非毫无根据。明灭之后,传教士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全面获得对中国文化典籍的实际控制,篡改中国书籍获得了空前的便利。事实上,我们应该思考的是:传教士们去美洲、非洲和印度,为什么不带这七千册西方著作去给当地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