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99

九靈
游客

#18998 楼,

二、《职方外纪》是否抄袭中国文献?

有专家说,利玛窦向中国传播了先进的天文地理知识,尤其是送来了世界地图。果真如此吗?我们看看比利玛窦稍晚进入中国的几位西洋传~教~士的杰作。

艾儒略 (Giulios  Aleni,1582--1649 年),意大利人,1609 年,受耶稣会派遣到远东传~教。万历三十八年 (1610 年) 抵达澳门;1613 年到北京,后到上海、扬州、山西、陕西、杭州、福州等地活动,受到叶向高、李之藻等朝廷高官的大力支持、保护。

在进士出身、任职监察御史的杨廷筠的帮助下,天启三年(1623 年),艾儒略完成、出版了《职方外纪》一书。

引文、图片均出自该版本

曾官至内阁首辅位至太傅叶向高,亲自为之作序推荐;基~督~徒李之藻杨廷筠等人当然也提笔夸赞。所谓序言,无非某教教义如何如何正确,“西儒” 如何如何博学。鉴于篇幅,这些夸赞之词,暂不引用。

艾儒略在《职方外纪自序》中说:

“昔神皇盛际,圣化翔洽,无远弗宾。吾友利氏赍 jī,怀抱着,带着进《万国图志》。已而吾友龎同 ‘庞’氏又奉翻译西刻地图之命,据所闻见译为图说以献。……儒略不敏,幸厕观光,嘅慕前庥 xiū,庇荫,保护,同 ‘休’,诚不忍其久而湮灭也,偶从蠧简得覩所遗旧稿,乃更窃取西来所携手辑方域梗概,为増补以成一编,名曰《职方外纪》。”

大意是,此前,利玛窦贡献了《坤舆万国图》;后来,庞迪我等人翻译了 “图说”,如今,我又从自己带来的西方最新的地理文献资料中,精心挑选了一些内容,对 “图说” 做了增补,终于成为《职方外纪》一书。

乍看起来,似乎西洋教士给中国传来了多么先进的知识。事实又是如何呢?

《职方外纪》,充分表现出了《坤舆万国图》奇特现象。

众所周知,自古以来,中国对中亚、西亚、南亚、东南亚、日本等等,及中国周边地区,非常了解。在中国史籍中,对这些地区记录极多,也极为详细。

毫无意外的是,《职方外纪》中,记录最详细、最有实际内容的文字,全部集中在亚洲地区而其中的文字,丝毫没有超出中国史籍的内容

对于其它地区,基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单说《职方外纪》关于欧洲的记载。

《职方外纪》卷二 “欧逻巴总说”,基本是照着中国制度文化,胡编滥造地吹牛。

穿的,比如,

“衣服,蚕丝者,有天鹅绒织金段之属”;

餐具

“饮食用金银玻璃及磁器”;

家具

“天下万国坐皆席地,惟中国及欧逻巴诸国,知用椅卓”;

出行

“其驾车,国王用八马,大臣六马,其次四马,或二马”;

教育

“欧逻巴诸国皆尚文学。国王广设学校,一国一郡有大学、中学,一邑一乡有小学”;

科举

凡试士之法,师儒群集于上,生徒北面于下,一师问难毕,又轮一师,果能对答如流,然后取中。其试,一日止一二人,一人遍应诸师之问,如是取中便许任事”;

赋税

“欧逻巴诸国,赋税不过十分之一,民皆自输,无征比催科之法”;

司法

“词讼极简,小事里中有徳者自与和解大事乃闻官府,官府听断不以己意裁决,所凭法律条例,皆从前格物穷理之王所立,至详至当”;

慈善

“在处皆有贫院,专养一方鳏寡孤独,……又有幼院,专育小儿,为贫者生儿,举之无力,杀之有罪,故特设此院……又有病院……”

总之,只要明朝有的,货币、丝绸、瓷器、郡县制、科举制、义务教育制度等等,欧洲通通有,而且基本与明朝中国相同。

这些,是不是说谎?我不知道。不过,只要我们随便翻开一部书,便知:这与当今通行的西方史完全不符。

具体到了欧洲各国,就更有意思了。比如,关于法国

“以西把尼东北,为拂郎察,南起四十一度,北至五十度,西起十五度,东至三十一度,周一万一千二百里,地分十六道,属国五十余。其都城名把理斯,设一共学,生徒常四万余人。并他学共有七所。又设社院以教贫士,一切供亿,皆王主之,每士计费百金,院居数十人,共五十五处。中古有一圣王名类斯者,恶回回占据如徳亚地,初兴兵伐之,始制大铳,因其国在欧逻巴内,回回遂概称西土人为拂郎机,而铳亦沿袭此名。是国之王,天主特赐宠异。自古迄今之主,皆赐一神,能以手抚人疬疮,应手而愈,至今其王毎岁一日疗人……”

唯一有价值的便是经纬度、“地分十六道,属国五十余。其都城名把理斯”。至于经纬度正确与否,先不要管它。

该文提到了法国首都巴黎的情况如何?不知道

《坤舆万国图》中有里昂。里昂是怎么样的?不知道

艾儒略不知道巴黎、里昂,显然,利玛窦、庞迪我等人也不知道。因为《职方外纪》是基于利玛窦、庞迪我等人的遗作,进行补充完善。

文中出现了一个有趣的信息:法王 “类斯” 组织 “十字军东征”。按照现行西方史,法王路易九世 (1214-1270 年) 曾组织十字军东征,曾被俘,后因死于东征战场被封为 “圣路易”。

如果艾儒略所言可信的话,那么,十字军东征的时间就要大大后延,因为:当时欧洲不可能有 “大铳”,即火炮,而 “类斯” 组织东征时使用了 “大铳”。看来,十字军东征史,可能要改写才行啊

巴黎有一所学校多达 4 万人,还设有免费教育的 55 所学校,那么,当时巴黎的人口有多少?通行的法国史告诉我们,法国推行面向百姓的免费教育是法国大革命之后的事情:1881 年、1882 年颁布二个《费里法》,开始逐步实施初等义务教育。

“类斯” 之后的法国历任国王,都有手摸治病的神功,诸如此类的事情,那便是信不信由你了。

关于英国,全文如下:

“谙厄利亚,经度五十至六十纬度三度半至十三,气候融和,地方广大,分为三道,共学二所,共三十院。其地有怪石,能阻声,其长七丈,髙二丈,隔石发大铳,人寂不闻,故名聋石。有湖长百五十里,广五十里,中容三十小岛,有三奇事,一鱼味甚佳而皆无鳍翅;一天静无风,倐起大浪,舟楫遇之无不破。一有小岛无根,因风移动,人弗敢居,而草木极茂,孳息牛羊豕类极多。

近有一地,死者不殓,但移其尸于山,千岁不朽,子孙亦能认识。地无鼠,有从海舟来者,至此遂死。又有三湖,细流相通达,然其鱼绝不相往来,此水鱼误入彼水辄死。傍有海窖,潮盛时,窖吸其水而永不盈;潮退,即喷水如山髙,当吸水时,人立其侧,衣一沾水,人即随水吸入窖中;如不沾水,虽近立亦无害。”

英国首都在哪?不知道。

英国有没有城市?不知道。

英国国王是谁?不知道。

英国有什么物产?不知道。

英国设有 30 所义务教育的学校?事实是,与法国一样,英国面向百姓的免费教育也是 19 世纪的事情:1870 年英国颁布《初等教育法》,开始逐步实施初等义务教育。

英国有一个如浮萍一般随风飘荡、牛羊遍地的岛?信不信由你。

英国老百姓死了不埋,事实确实如此。在英国人撰写的作品中也有记载。劳伦斯・斯通的《英国的家庭、性与婚姻》关于伦敦的描述:

“18 世纪初期伦敦的一个特殊问题是 ‘穷人的洞坑’,大、深、开阔的洞坑里,穷人的尸~体被一行行、一排排地堆在里面。唯当洞口堆满尸体后才被土覆盖……”

按照现行的西方史,此时的英国,早已打败了西班牙无敌舰队,名震欧洲,成为了 “崛起的大国”

利玛窦、艾儒略之辈,竟然对英国一无所知!

看来,利玛窦、艾儒略之流,缺乏起码的地理常识。

如果他们连欧洲的地理常识都没有,怎会通晓世界地理知识?

《职方外纪》中,大量的内容,与中国古代文献非常相似。

比如,中国唐宋以前的文献,一直在谈赴西天取 “贝叶梵经”。《职方外纪》卷一谈及 “印弟亚” 时说:

“中国之西南曰印弟亚,即天竺五印度也……无笔札,以锥画树叶为书。”

都 17 世纪 20 年代了,印度次大陆,还在用树叶写字?此时,整个欧亚大陆,包括偏远的欧洲,都早就普及造纸术了。

再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职方外纪》卷二,介绍欧洲时:

“又闻北海滨有小人国,髙不二尺,须眉绝无,男女无辨,跨鹿而行,鹳鸟常欲食之,小人恒与鹳相战,或预破其卵以绝种类。”

我们对照一下以下两则。《史记·大宛列传》正义引《括地志》云:

“ 小人国在大秦南,人才三尺。其耕稼之时,惧鹤所食,大秦卫助之。”

唐代杜佑的《通典》卷一九三引《突厥本末记》:

“突厥窟北马行一月,有短人国,长者不踰三尺,亦有二尺者头少毛发,若羊胞之状,突厥呼为羊胞头国。其傍无他种类相侵,俗无寇盗。但有大鸟,高七八尺,常伺短人啄而食之。短人皆持弓矢,以为之备。”

第二个例子。《职方外纪》卷一介绍 “鞑而靼” 即西伯利亚时:

“有长人善跃,一跃三丈,履水如行陆者;有人死不葬,以铁索挂尸于树者”。

我们对照一下以下两则。

《通典》卷一九六:

“驱度寐,隋时闻焉,在室韦之北。其人甚长而衣短,不索发,皆裹头。居土窟中。唯有猪,更无诸畜。人轻捷,一跳三丈余又能立浮,卧浮,履水没腰,与陆走不别。

“库莫奚,闻於后魏及后周。……其俗,死者以苇薄裹尸,悬之树上。

显然......

但是,我不做结论,请读者自己做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