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74

九靈
游客

#18781

比利时耶稣会士南怀仁(Ferdinand Verbiest, 1623—1688 年)1680 年前后以拉丁文撰写了《欧洲天文学》《Astronomia Europaea》,此书 1687 年在欧洲迪林根出版发行,对欧洲影响深远

比利时学者高华士 (Noël Golvers)系统研究并翻译了拉丁文版的《欧洲天文学》,在对其翻译的《南怀仁的欧洲天文学》《The "Astronomia Europaea" of Ferdinand Verbiest S.J. (Dillingen, 1687)》一书的简介中,有一段如下叙述:

“ Verbiest reports on the achievements of the Jesuits in fourteen distinct mathematical and mechanical sciences (gnomonics❶日晷测时术, ballistics❷弹道学, hydragogics❸水利工程(水文学), mechanics❹机械学, optics❺光学, catoptrics❻反射光学, perspective❼透视画法, statics❽静力学, hydrostatics❾流体静力学, hydraulics❿水力学, pneumatics⓫气体力学, music⓬音乐, horologic technology⓭钟表技术, meteorology⓮气象学) during the decisive decade, 1669-1679, when a strong base was laid for the revival and the flowering of the Jesuit Mission.”

中文大意:

“南怀仁(在《欧洲天文学》中)报告了耶稣会士在决定性(关键性)的十年①从 1669-1679 年中在 14 种不同的数学和机械科学领域取得的成就。它们分别是日晷测时术、弹道学(与铸炮)、水利工程(水文学)、机械学、光学、反射光学、透视法、静力学、流体静力学、水力学、气体力学、音乐、钟表技术和气象学。同时在这决定性的十年中,耶稣会的传教事业的复兴和开花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对此段文字有如下疑问,大家可以看看我的疑问合不合理:

①,除了传教 (其实连一本中文版的圣经都没有翻译,见 #17995,在中国只 “传播科学”)为什么从 1669 至 1679 年对耶稣会士来说是关键性的十年?是不是他们在这 10 年中获得了大量的中国古代的科技知识,并且已经把这些科技知识分门别类,寄往了欧洲?

②,传教士如果没有从中国获取 “落后” 的科技知识,那么为什么传教士们单单在中国的 10 年间就在上文所示的 14 种科学领域获取了重大的成就?他们来中国之前可是一个个都是掌握了 “西方高科技” 的高科技人才全才,为什么他们在西方的时候没有上述领域获得如此重大的成就呢?

③,这些不同科学技术领域的知识,我们今日之人,即使只是学习现有知识,一个人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掌握和运用 14 门上述科技呢?何况只有区区几个耶稣会士,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在这么多领域依靠自己取得了重大成就,可能吗?有没有从西方带来的书籍的底本呢?比如什么用希腊语,拉丁语写的著作底本?中国找到这些底本了吗?如果没有底本?他们的西方知识是怎么记忆的,怎么温故而知新的?我可不可以根据常识推断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基于以上的疑问,我认为所谓的 “成就” 其实就如我在①中猜想的,他们在这 10 年间获取了大量的完整的中国古代的科技知识,并且通过中国人的帮助对这些知识进行了部分或者全部的翻译,分门别类,寄往了欧洲。这种推断完全符合常识和逻辑!

注:❻,(彩蛋🎊🎊🎊)根据维基百科:

反射光学是使用镜子反射光线和成像的光学系统。反射光学 (Catoptrics) 这本书被认为是欧基里德的著作,含盖着镜面的数学理论,特别是平面镜和球面凹镜城象的数学理论。第一个实用的反射光学望远镜牛顿望远镜是艾萨克·牛顿为解决使用透镜作为物镜屈光学望远镜的色差而制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