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87

九靈
游客

有人说,

“梅文鼎同时参阅考究西洋各家历法, 比较中西名实异同, 求得中西历法的会通。”

这么说不够精确。说这个话之前,首先要认清一个前提,即所谓的 “西历”,其实就是徐李等人编撰的明末《崇祯历法》的修改版 《西洋新法历书》,其实质内容还是中国传统历法。用西历来称呼此历,实际上制造了一种思维陷阱,顾名思义,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该历法真的从西方传来。梅文鼎不过沿用当时时代背景下主流叫法罢了。所以所谓的 “梅文鼎求得中西历法的汇通”,实质上说的还是中国传统历法。梅文鼎在其著作中在讲解中国传统历法知识和计算方法的时候捎带上了利玛窦,汤若望,罗雅谷等人对相应中国知识的西方命名而已。原因应该是彼时西方已经在中国遗毒甚深,知识也已经开始掺杂渗透,梅文鼎此举,应该是尽量囊括各种彼时流行的说法而已,免得学人在阅读学习之时生出歧义!

比如,梅文鼎在其书中阐释 “一边之数”,讲解知识的同时也会说明,这个中国语境中的 “一边之数” 在西方叫 “方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