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7

苏崇鹂
游客

故宫的那篇文献这一段其实很重要,因为大多数人接触不了原书,这为后续研究提供思路

【据笔者目验,现存的《永乐琴书集成》写本二十卷,分装两函二十册,半叶十一行,行二十二字,小字双行,字数同〔见图一〕。

朱印栏框行格,四周双边,版心大红口,上下双花鱼尾。 卷九手势图部分,除四周双边外,书口、上下分栏界线均为手绘。全书榜纸,书品宽大,半框高 28.8 厘米,广 20.2 厘米,全书高 35.5 厘米,广 23.3 厘米。墨笔恭楷缮写,卷二 “各弦具十二律图” 内徽位用朱圈钤盖而成,“十二律分配五弦图” 内大圈亦用朱圈盖成。全书原未用任何印鉴,第二十册卷末新钤 “‘中华民国’ 七十九年度点验之章”、“‘教育部’ 点验之章” 两朱文长方印。

将《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的楮墨行格与北京故宫藏明内府写本《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的残册对比,发现两者用纸相同,朱丝栏界的风格也一样,两者都是大红口,四周双边。所不同的是《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版框比《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半框高 26.4 厘米,广 19.1 厘米)更为宽大 ‹4›, 鱼尾也比后者稍微繁复。从钞手字体的风格来看,两者皆属永乐朝以来风行的沈度一派台阁体,《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的字体较圆润妩媚,《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写本的字体较端肃整饬。这说明张允亮明内府写本的鉴定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明初写本多为包背装,《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就是这种装潢的典型,且《御制集》书衣为明黄色龙凤云锦,题签 “大明太宗皇帝御制集” 字样与内题相同,而《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现为线装,双股白丝线订成,磁青绢皮,白绢题签,其上仅书 “琴书” 二字,与卷首大题 “永乐琴书集成” 又不相同。笔者认为《永乐琴书集成》写本现在的装潢是清内府重装的结果。因为该写本各册内叶书口、书首均有水渍,而书皮相应位置却没有水渍,明显是重装过。根据民国时期故宫博物院图书馆的书根签条,该书原藏于昭仁殿,也就是清宫的图书馆〔见图二〕。对比《永乐琴书集成》写本和昭仁殿《天禄琳琅》著录的重装过的宋元珍本的装潢,真是整旧如新同出一手,明显都是清内府的 “杰作” 了。】

最后总结各方意见:

1、这应该不是永乐大典,但属于编撰永乐大典时附带的专书。

2、与《琴书大全》的关系难以考察,可能跟明中后期,皇家书库的动乱有关。这也是各种文章都讲不清楚的点

3、现存本应该不是嘉靖副册,而是另外的写本,并很有可能是明写本。

4、现存本在乾隆时期购入清宫中,很有可能因污渍等改过装帧。

 

这帖子基本就到这了,目前资料就这么多,要取得进一步的发现,可能要在浩瀚如海的笔记中捞针了。

感谢各位书友提供资料、分享意见、很受启发。

不过还是要吐槽一句,西泠印社那个黑白版不值得买,是最粗略的电子版印刷,这本书的质感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