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52

九靈
游客

@旭公子 #18220

《清初传教士满文档案译本》审理传布天主教事件里提到如下 (一)

许之渐

据尔作序言称,该教于汉唐传入中国者,载于何史?

供称

小的仅照《天学传概》作序而已,并不知载于何史。等语。

........

李祖白

据尔所著《天学传概》载称,上帝乃天地之主,故曰天主,实我至要真学,渊源悠久,云云。此言出自何史?

供称

中国史乘不载,小的仅依据天主学西洋传教士所传而编著。等语。

汤若望、南怀仁、利类思、安文思,李祖白供称

仅依据传教士所传而编著,云云。

(讯:)尔等所谓上帝为天主,实我至要真学,渊源悠久,何以见得?

供称

天主二字,乃利玛窦来中国之后所命名者矣,而我西洋人谓之为斗司。斗司二字,即有万物之根本之意。上帝乃万物之根本,故名天主,天主与上帝无异。而至要真学者则为敬天者矣。自开天辟地以来,莫不有敬天者,故曰渊源悠久。等语。

(舞天玄姬注:这是胡说八道哦,表音字母语言只表 “发音”,而无意义,其字义为人为定义,其拼写形式可以多变,字义是人为附加上的,并非固定于拼写形式。看字即知字义只有汉字能够做到。)

........

李祖白

据尔所著该书载称,考之史册,推之历年,在中国为伏羲氏,乃中国之初人,实如德亚之苗裔。自西徂东,天学固其所怀来也。生长子孙,家传户习,此时此学之在中夏,必倍昌明于今之世矣,云云。尔依照中国何史册而谓伏羲为如德亚之苗裔?尔何以言此学在中国必倍昌明于今世矣?

供称:

中国史册不载伏羲为如德亚国之苗裔,但就理而言,在天地之间既有最初人,中国亦有最初之人。天地间之最初人,必有居住之地,但在中国不见传。据西洋传教士言,最初人生于如德亚国,后因生齿日繁,遂分布之天下,云云。西洋初人所生日期,即为中国之伏羲时期,故言伏羲来自如德亚。天地间之初人,皆尊崇天主教,而中国之初人既来自如德亚国,亦必尊崇天主教。天主即为上帝,况 “四书”“五经” 中多有上帝之称谓,此乃中国初人之所传矣,汤若望、利类思亦如此而言,并非小的独撰。最古之人皆尊崇上帝,故而风尚淳朴,人心坦诚,此致世代相好,此乃倍加昌明者矣,殊异于秦汉。等语。

.......

原本理应是中西双方面史料,但是,却只有单方面的中国史料,而解读却是传教士胡说八道附会的(任何外来宗教都喜欢用它们的概念歪曲中国古代典籍概念。)

(一),本段摘自舞天玄姬( 天涯号:长安今何在)的文章《耶经抄袭中国古代典籍

《海国图志》里 “耶教” 传入中国后,有关 “耶教” 的书目,根据其描述,暂时整理出这两条 (二)

《天学初函》诸书,《四库全书》列诸存目:今略录其提要曰三十五言,一卷 明利玛窦撰

西洋人之入中国,自利玛窦始西洋教法传中国,亦自此三十五条始,大旨多剽窃释氏,而文词尤拙。盖西方之教,惟有佛书,欧罗巴人取其意而变幻之,犹未能甚离其本。厥后既入中国,习见儒书,则因缘假借以文其说乃渐至蔓衍支离,不可究诘,自以为超出三教上矣,附存其目庶可知彼教之初所见不适如是也。

《明史》:

“自玛窦入中国后,其徒来益众。有王丰肃者,居南京,专以天主教惑众,士大夫暨里巷小民,间为所诱。礼部郎中徐如珂恶之。其徒又自夸风土人物远胜中华,如珂乃召两人,授以笔札,令各书所记忆。悉舛谬不相合,乃倡议驱斥。四十四年,与侍郎沈氵隺、给事中晏文辉等合疏斥其邪说惑众,且疑其为佛郎机假托,乞急行驱逐。礼科给事中余懋孳亦言:“自利玛窦东来,而中国复有天主之教。乃留都王丰肃、阳玛诺等,煽惑群众不下万人,朔望朝拜动以千计。夫通番、左道并有禁。今公然夜聚晓散,一如白莲、无为诸教。且往来壕镜,与澳中诸番通谋,而所司不为遣斥,国家禁令安在?” 帝纳其言,至十二月令丰肃及迪我等俱遣赴广东,听还本国。命下久之,迁延不行,所司亦不为督发。”

《明史》:

“其国人东来者,大都聪明特达之士,意专行教,不求禄利。其所著书多华人所未道,故一时好异者咸尚之。而士大夫如徐光启、李之藻辈,首好其说,且为润色其文词,故其教骤兴。”

清《海国四说》:

“天堂地狱,佛氏所借以劝善而戒恶者也。神道设教,过凿反诬,故轮回受生,儒门不道。然今之喇嘛以化身而转世者,盖有之矣。耶稣生佛涅二千馀年后,宗旨与释氏略相等。其撰遗经书,意质语浅,《圣母经》目似本《救度佛母经》为胚胎。而佛说诸经,多以奉持效验为文辞,今其教之所谓《信经》、《十字经》者,立意亦犹是耳。岂天厌杀乱,别增一教于西海穷陬,使相为表裹乎?顾何以入主出奴,各不相下也?回教肇始谟罕蓦德,所称幼而神异,能自造经典,敬天礼拜者。八思巴七岁诵经数十万言,其徒能吐火吞刀,其教许娶妻生子,与耶稣之生有异质,善诸幻术,男妇皆可入教者,何适相似耶?宗喀巴经之言达赖、班禅转生期以六世,与耶稣教所引古经,预书其降世救人奇迹者,又何适相似耶?三者皆后于耶稣,岂其事其说偶若辙合耶?抑耶稣虽生汉代,其书实晚出行世,后起者特即三者之前事,汇托之一人,以自相夸大耶?不然胡为乎信之者目睹转不若耳闻之多也?不然胡为乎受刑在建武八年,月果东行示变,而汉志乃竟从缺也?姑无论西邦自为文献纪载,所在牾,无足深辨也。就令变水为酒,叱风遏浪,一切皆实有之,要不过师巫一时戏幻之术,正佛氏之所谓下乘者,中土如叶法善、冷谦辈皆所优为。即死去旋活,当亦与尸解无异,其人殆不可胜计。然在当时,止自证其道,自成其仙,初未闻有普招庸众,唪为教主之事。而一耶稣乃令人震惊若此,信乎少所见者之多所怪。而教之传否,必视夫所传之地为幸不幸矣。凡皆不能无疑于吾心者也。”

所以,实际上,耶经出现的非常晚,根本不是现在宣称的时间,也不可能影响什么伊斯兰教,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西方传教士明明是传教士,却不做本职工作 “传教”,而是搞科技文化工作,因为那时根本还没有什么耶经。

直到在中国偷盗中华经书典籍杜撰出少部分的耶经雏形,才有了耶经,才能在中国继续骗人,而传教士本质上是间~谍~,它们是从中国盗窃科技文化输送到西方。

(二),本段摘自舞天玄姬(天涯号:长安今何在)的文章《耶经在中国与传教士编西方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