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6

九靈
游客

网上很多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断章取义,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把《西洋新法历书》所谓的西历等同于 “来自西洋的历法”!实际上完全是两码事!

至于《清史稿·时宪一》中:

“其不为历官而知历者,梅文鼎、薛凤祚、王锡阐以下,江永、戴震、钱大昕、李善兰为尤著。其阐明中、西历理,实远出徐光启、李之藻等之上焉。”

此处西历,指的就是《西洋历法新书》,并不是 “来自西洋的历法”!

至于《清史稿·时宪一》开篇所言:

“万历末,徐光启、李之藻等译西人之书为新法,推交食、凌犯皆密合,然未及施用。”

我倒有几个问题?徐李翻译的西人之书在哪里?是哪一本?底本何在?亦或是连《授时历》都是徐李提供给传教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