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5

九靈
游客

必须厘清《西洋新法历书》和 “来自西洋的历法”

《清史稿·时宪一》中:

“汤若望言:‘臣于明崇祯二年来京,曾依西洋新法釐订旧历,……’”

此处汤若望所说的 “西洋新法” 指的就是明末徐光启、李天经主持,组织有西洋传教士参加编制(这里很容易误解,其实传教士是跟班,凑数的,编历的工作全是中国人做的,见上面几个楼层内容)的新历,这个新历就是在当年十月颁布使用的时宪历。并不是 “来自西洋的历法”!

即 “西洋新法”=明末《崇祯历书》新历未及使用=汤若望删改至 103 卷《崇祯历书》=清顺治帝更名的《西洋新法历书》= 时宪历 =因避乾隆(弘历)讳,易名的《西洋新法算书》。

而我们现在语境中的 “西洋历法”= “来自西洋的历法”。

在后世的流变中人们很容易将这两个概念有意无意混淆使用,致使最后形成一种主流政治正确的说法,《西洋新法历书》= “来自西洋的历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