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3

ml123
游客

@gsyrzjy #18008

关于清史稿中这句:

“(道光)二十五年七月,,,,时冬官正司廷栋撰凌犯视差新法,,,较旧法为简捷。乾隆以后,历官能损益旧法,廷栋一人而已。其不为历官而知历者,梅文鼎、薛凤祚、王锡阐以下,江永、戴震、钱大昕、李善兰为尤著。其阐明中、西历理,实远出徐光启、李之藻等之上焉。”

这句的 “历官能损益旧法”,查了些资料,其意思和我原先推想的大概一致。这里的 “旧法” 指的是 “道光时当时新历背景下的沿用历法”,司廷栋修改的是当时 “凌犯” 方法中面临的技术问题。上面整句话的意思是:乾隆之后,在当时历法(就是基于新历)上有增进能力的历官只有司廷栋一人。而实行新法以后,在历官之外,有这些人物在(在当时所用的)历法上的水准也高,既对新旧历法的掌握都在前朝的徐、李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