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0

ml123
游客

@gsyrzjy #18008

我上面的按照九靈朋友的引用文字来理解的,没有读过《清史稿》原文。可能对 “旧法” 理解有误。以为是指的 “新历”。我的思路是乾隆以后,旧历已经不用了,对其损益或许用处不大?

刚才看了下原文,发现他把引用不全。全文如下,李善兰算是乾隆以后的吧。

乾隆以后,历官能损益旧法,廷栋一人而已。其不为历官而知历者,梅文鼎、薛凤祚、王锡阐以下,江永、戴震、钱大昕、李善兰为尤著。其阐明中、西历理,实远出徐光启、李之藻等之上焉。

又看到一篇文章供参考:https://history.ifeng.com/c/80hNk5KDL8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