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83

九靈
游客

从传教士百年集体造假未泄密看西方在华利益集团的组织纪律性

原文载于: blog.sina.com.cn/s/blo...15avt.html

在清初,传教士为了在三家历争中取得胜利,通过控制钦天监的天象观测,把西洋历法的天象预报数据当成实测数据上报清廷,从而在中国传统历法、回回历法、西洋历法的三家之争取得绝对优势,这个战果直接来自通过控制话语权进行系统的造假。 从此,传教士控制的钦天监一直按这个模式坚持造假一百多年,而把他们的实测数据源源不断地寄回巴黎发。清初中国观象台是世界上最好,精度最高,也因此对近代天文学的发展发挥过作用。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薄树人研究员曾发现钦天监的实测数据抄自预测数据,1998 年薄先生的博士石先生得知巴黎解密传教士档案,通过查阅发现,传教士把实测数据源源不断地寄回巴黎发表。

清廷以举国之力,投资建造了世界上最好的天文台,却一直得不到真实数据,值得反思。 令人惊奇的是一百多年涉此秘密的中国人不是一个两个,是一大群人,居然一点风声未透露,连民间野史、私人笔记都没留下一鳞半爪。 石先生博士生李先生通过对照朝鲜抄本,发现传教士甚至利用修史的机会,把明朝的观察数据也改了。

1999 年 9 月,因备课涉及西方史,对今传古希腊文明产生整体的怀疑,那么点人口,那么短的时间,那么恶劣的生存斗争环境,蹦出那么璀璨的文明,更像神话。以此疑求教于石先生,石先生言:长期系统协调造假,还真有这么一个案例,他已在国外发了一个简讯。他简述了这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建议我如感兴趣可再找些数据,写个小文章。

后来石先生的第一个研究生根据历争时的三家预报数据与传到巴黎的实测数据做了比较分析,论文见新浪博客,师徒二人很快得到德国久负盛名的洪堡基金资助赴德,西方史界好生优待,毕竟太有损西方形象了,潜台词是不言自明的。 要知道,在中国传统思想体系中,历法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一切官方、民间重大活动的推算基础。由于相信历必有差,提高历法精度一直中国政府的不懈追求,是历改的动力。 中国统治及影响所及地区都使用中国所颁历法,包括朝鲜和越南、琉球,以此作为民间红白之事的择吉基础。

也许有人会把造假的责任推给皇帝、推给体制,那是不客观的,那是对 “协时月正日” 在中国传统中的分量严重估计不足。它的重要性绝非任何人的面子能比,在他们的知识体系中,可能比江山社稷还重要,那是关系到家族、民族的兴灭存废问题。

清初统治者就是害怕万一有个别人在个别事件中对清廷不贴心,排除了汉人和曾经得到明代重用的回回人,把天象观测交给了远在千里之外、与满人没有利益冲突的传教士,没想到被忽悠得更惨。 清代的中国人、朝鲜人、越南人、琉球人和其他信奉中国传统习俗的社区,重要活动都是利用清朝钦天监颁布的历法进行吉凶推算的。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根子上权威会造假。我们现在看起来无所谓的事,在他们的语境下,是天大的事。

传说光绪就是通过这种推算选出来的 “中兴之主”,光绪失败了,选他的那帮人肯定不服!推算基础出问题,不是我们算错啦。

清代的中国人、朝鲜人、越南人、琉球人和其他信奉中国传统习俗的社区,后来全部陷入悲剧,在这些古人的语境下,那就是理所当然、很好理解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