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34

九靈
游客

据说,“铺地锦” 所谓的 “格子乘法”是在 15 世纪早期(1427 年)传入中国的,据说阿拉伯数学家阿尔·卡西的《算术之钥》成书于 1427 年,成书之后立刻忙着传回东土,然而中国的刘仕隆早在 1424 年就写成了《九章通明算法》,程大位《算经源流》所载明代算书之第一种为《九章通明算法》,可以此书可能亡佚,只能从残本《九章正明算法》内容推断,其中就有 “铺地锦” 写算法。

即使这样,至《指明算经》刊印发行的 12 年里,确实可以从阿拉伯传到东土,然而依据那时候的交通,信息的传播速度,这样的知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可能做到家喻户晓吗?何况《指明算经》是一本童蒙算学教材?

退一万步讲,就算 “铺地锦” 是阿拉伯传入中国的,那么为什么阿尔·卡西的精确到小数点之后 16 位,17 位的圆周率没有传进来?要知道,中国还用着当时祖冲之精确到小数点之后 7 位的圆周率 3.1415926,比起阿尔·卡西小数点后 17 位的圆周率差何止一个数量级,按理说圆周率这种重要的基础的常数应该比所谓的 “格子乘法” 更容易传进来啊?为什么即使到了距 “铺地锦” 传入中国将近 400 年之后的嘉庆二十三年(1818 年)李汝珍花了近二十年心血写成《镜花缘》之时他还在书中使用祖冲之的圆周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