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14

九靈
游客

(三)新古典蓝图建设 “古城”

在评述首个雅典城市规划草案(1932 年平面图)的时候,虽然雅典国立技术大学教授科洛尼亚(S. A. Kolonias)丝毫没有否定 “古希腊” 的意思,但她在论文中承认 “雅典古城” 是 19 世纪新古典主义的产物。从该论文的题目便可顾名思义,即 《雅典遗产:新古典规划与现代视角》;其中心思想是:

肖伯特和克林斯提(Kleanthis)被要求设计第一个雅典城市规划(1832 年)。他们介绍了其新古典主义的描述,包括宫殿、卫城、凯拉米克斯遗址和古代体育场。19 世纪见证了大规模的公共建筑和住宅营造,它是希腊新古典主义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尽管雅典的新古典主义最初源自在欧洲学习的希腊人、(德国)巴伐利亚人和其他参与雅典重建的建筑师;但是,它(希腊新古典主义)很快就形成了现代希腊的独立形态,自成体系,从 19 世纪到 20 世纪已有 70 多年的传统了。……通过新古典主义的雅典的路径,就会发现和认识 “古代雅典”。

另外,肖伯特还设计了雅典都主教座堂(1862 年落成),它彰显 “伪东方的富丽堂皇”(pseudo - oriental opulence)

图解 建设中的 “雅典古城”——不仅是按照图纸规划和使用现代手段 “重建”,而且是挪用各地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废墟碎片来拼凑 “古典元素”。

全是 19 世纪的西方人所构思的 “古典”,《希腊旅游历史》(Tim Boatswain)写道:

“按照德国和法国建筑师的新古典主义观念,试图重现古希腊城市的整洁和优雅。几何形状的宽阔街道,包括广场和开放空间,两旁都是大学、学院和天文台等庄严的公共建筑。巴伐利亚建筑师加特纳(Gärtner)受命在辛达马广场(Sindagma Square)的北侧建造王宫,而法国人则为此处设计了一座合适的新古典主义建筑,作为国会大厦。”

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的 《城市地图集》写道:

“1834 年,雅典被宣布为新生的希腊王国的首都,并用现代城市设计和纪念性建筑对它进行了重建;欧洲的新古典主义将 ‘古典风格’ 传入此地,是一件值得庆祝的盛事;这是人为创造都城的最成功的实践之一……。通过对 ‘古典之雅典’ 的重新诠释和定向选择,欧洲开始树立 ‘希腊化’(Hellenism)的楷模;借用各种建筑和工具概念,试图塑造现代欧洲所想象的 ‘希腊身份’。”

从那以后,直到 20 世纪前期,这个既古典又现代、体现千篇一律的欧式风格的城市,拔地参天,而 “垂名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