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06

九靈
游客

伪造的 “雅典古城”——“西方源头” 源于 18 世纪的 “中国风”

部分摘录,本文作者:诸玄识   于 2021 年 01 月 24 日

按照 “常识”,希腊首都雅典即 “古希腊” 城邦,是西方文明的直系源头,也是人类智慧与社会理想的原初圣地之一,它令亿万现代人趋之若鹜,五体仰慕和万里朝拜;这个两千多年前的古城,其神韵悠悠、神秘幽幽,其气势雄伟、气象万千,足以令任何一个东方名胜为之逊色。然而,如果我们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

雅典果真如此吗?事实上,在一百多年前,它是个只有几千人的穷山村,加上其附近山上的一个由奥斯曼占领军修筑的小城堡;被欧洲列强武断地选定为希腊首都,并且按照 “古典主义” 的蓝图而精心打造,使之旧貌换新颜,才形成了这个举世闻名的人文地理景观!

同样是村庄摇变都市,“深圳速度” 令 “雅典奇迹” 小巫见大巫。一个是现代科技,一个是西方伪史,真是极大的讽刺!

(一)一个村庄被选为国都

1820 年代,在欧洲列强的支持下,希腊人从奥斯曼—土耳其的统治下获得了 “独立”(1830 年);不久以希腊本土内讧为名,列强乘机 “输入政权”——1833 年,17 岁的德国巴伐利亚王子奥托 (Otto von Wittelsbach, 1815—1867)被派遣来做 “希腊国王”。

次年,这个新国家把首都从纳夫普利翁迁到了一个村庄,并用传说中的 “雅典”(Athens)来命名它(原先的村名是土耳其语的,叫法完全不同)。这个 “凄惨的村庄”(miserable village),只有不到 5 千人;其交通状况乃泥泞不堪,简直无路可走。除了居民土屋和山上的一个土耳其军事要塞之外,那儿几乎没有一个建筑物;“只有 400 栋看起来像棚屋的房子”,“没有公共建筑、没有学校、没有医院……”。临时修建一些简易房子之后,奥托国王于 1835 年到达这里。

1834年定都之前的雅典——荒凉的村落。

图解  1834 年定都之前的雅典——荒凉的村落。

为什么要选择如此糟糕的地点,来作为新生的希腊王国的首都呢?当时有两个基本理由:一是避开希腊本土的各派势力,表示 “公正”;一是那里的地形颇具战略意义,可以抵御暴力进攻。还有一个客观原因,即当时希腊很落后,几乎没有一个像样的城镇;前首都纳夫普利翁估计也只有几千人口(1981 年是 1.1 万)

当然,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最主要的,那就是:德国和别的欧洲强国撇开希腊民族及其领导层,单方面地否定了希腊政权和首都(1822—1832 年);而在该国选择一块 “处女地”,实行 “入主统治” 和兴建 “文明古城”。德国人早有预谋,提前准备,于 1832 年完成了城市规划全图;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进行地形勘察、田野调查和考古发掘!再说这个村庄根本不是一个 “古城废墟”。罗姆斯(Andrew Roams)说:

“一种现代废墟,……雅典在过去几千年中没有任何景点。”

达文波特(W. W. Davenport)说:

“1834 年,雅典被定为新独立的希腊王国的首都。最初是由一名叫肖伯特(Schaubert)的德国建筑师,受雇规划街道、公路和广场;这样,后来就有了现代的 ‘雅典’——从 1834 年仅有 5 千居民的村庄,到 1936 年变成了一座 54 万人口的城市。”

英国的安德鲁布斯爵士(Sir Edmund Antrobus, 1818–1899)说了大实话,即:

“雅典在 1834 年才成为这个国家的首都。事实上,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雅典在百年前并不存在;那时,这座城市还是一个沉睡的土耳其村落。‘希腊有着悠久而光荣的历史’……只是最近才成为一个 ‘地理事实’。”

上图所示,第一个雅典城市建设的规划草案,由德国建筑师肖伯特(G. E. Schaubert, 1804—1860 年)于 1832 年构思、绘制和刊印出来的。德国人未经过任何考古调查(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做),而是凭空想象,来兴建一个伟大的 “文明古城”。

为什么德国人热衷于打造 “雅典古城”?这是与当时德国的 “希腊热” 密切相关。美国哲学家罗伯特·所罗门(Robert C. Solomon)指出:

“德国人把古希腊当作他们的亲缘精神,奉为自己的完美典范。”

再者,美国作家道格拉斯·罗宾逊(Douglas Robinson)进一步说:

“德国人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和古希腊连在一起,只有德国在全力以赴地传播希腊精神;由此,真正的思想来自德语,而法国人必须说德语才能思考。……当海德格尔纳闷 ‘希腊人在哪里’ 的时候,就会想到他的 19 世纪初浪漫主义的前辈们,都将古希腊视为他们的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