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47

尚德堂
游客

朝,子贡事洒扫,客至,问曰:“夫子乎?” 曰:“何劳先生?” 曰:“问时也。” 子贡见之曰:“知也。” 客曰:“年之季其几也?” 笑答:“四季也。” 客曰:“三季。” 遂讨论不止,过午未休。子闻声而出,子贡问之,夫子初不答,察然后言:“三季也。” 客乐而乐也,笑辞夫子。子贡问时,子曰:“四季也。” 子贡异色。子曰:“此时非彼时,客碧服苍颜,田间蚱尔,生于春而亡于秋,何见冬也?子与之论时,三日不绝也。” 子贡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