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45

九靈
游客

蜀锦,《释名》云:

“锦,金也,作之用功重,其价如金,故其制字从帛与金。”

元朝人费著撰《蜀锦谱》,研究两宋丝绸生产,是研究古代蜀锦的专书。一卷。全文约 900 字,记述了成都锦院的设置、规模、分工、产量、产品用途,管理方法、建置沿革和所产八答晕锦、盘球锦、簇四金雕锦等 120 个名种,以及茶马司锦院所产的 20 余个品种。“铺地锦” 就是蜀锦的一个品种。

在锦面上满市纤巧秀丽的锦纹,叫 “满花锦”,若再缀以大朵的装饰花纹,叫做 “铺地锦” 或 “锦上添花锦”。“铺地锦” 的特点是在缎纹组织上用几何纹样或细小的花纹铺满地子,再在规则的地纹上嵌织五彩斑斓的大朵花卉(有的加嵌金线),如宝相花,地纹衬托主花显得更加色彩丰富、层次分明,格外富丽堂皇和光彩照人。“铺地锦” 中的 “地” 指的就是花纹图案或文字的衬托面,即底子。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定势》:

“譬五色之锦,各以本采为地矣。”

中国古代有一种乘法速算法,这种算法以实横列,以法直写,法实犹织之有经纬,得经纬相错乃成地,法实相乘的结果犹如地纹上镶嵌的花卉,所以古人生动形象的把它叫做 “铺地锦”。

1439 年夏源泽撰写的《指明算法》中就已经记载了已经非常成熟的 “铺地锦” 写算法。该书中记载的 “铺地锦” 算法歌诀、例题、解答以及算法详细,具有典型的中国古代算书特征。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 “铺地锦写算法” 早在此书成书之前几年,十几年,上百年乃至上千年就已经在中国存在,并且在人们实际生活活动中得以实践应用。这个结论不仅完全符合事物发展的逻辑,也完全符合中国古代数学思维的特征,即通过改进算具,简化计算步骤,让计算变得更加简单便捷,这就是梅文鼎所说的 “立成”,无论是算表,还是铺地锦写算,还是后期改进的筹算,珠算,都是遵循了这一伟大的数学思想。

《指明算法》中的铺地锦歌:

“写算铺地锦为奇,不用算盘数可知。

法实相呼小九数,格行写数莫差池。

记零十进于前位,逐位数数亦如之。

照式画图代乘法,厘毫丝忽不须疑。”

其中一道题如下:

题:“今有米二十四石,每石该银六钱五分四厘,问该银若干?”

答:“答曰:该银一十五两六钱九分六厘。”

法:“法曰:先画格眼图,置米二十四石,填于图上横写为实。再将价六钱五分四厘填于图右外直写为法。法实相呼,填写格内。先从末行起依次相乘至实首位止,得数从右边下角数起,照斜格计数,就书于图下,挨次向前合问。”

显而易见,铺地锦这种运算方法就是专门为现实生活中的劳动实践交易买卖设计的一个便捷的计算法门,尤其适合多单位十进制乘法计算,比如本题中的粮食的重量单位 “石” 和货币单位 “两”、“钱”、“分” 和 “厘”。所以说,“此法算粮最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