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47

九靈
游客

又见《张丘建算经》中的最后一问,就是闻名于世的 “百鸡问题”,这是一个不定方程问题,书中给出了三组解,其解法仅给 15 字:

题:“今有鸡翁一,直钱五;鸡母一,直钱三;鸡雏三,直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雏各几何?”

答:“答曰:鸡翁四,直钱二十;鸡母十八,直钱五十四;鸡雏七十八,直钱二十六。

又答:鸡翁八,直钱四十;鸡母十一,直钱三十三;鸡雏八十一,直钱二十七。

又答:鸡翁十二,直钱六十;鸡母四,直钱十二;鸡雏八十四,直钱二十八。”

术:“术曰:鸡翁每增四,鸡母每减七,鸡雏每益三,即得。”

鸡翁,鸡母,鸡雏。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多么融洽和谐,我们小时候也养过鸡啊,实在是太亲切了。

再看 “斐波那契《计算之书》(Fibonacci's Liber Abaci)” 抄的题,《计算之书》11 章:

“有人买鸟。斑鸠 1 只 3 钱币,鸽子 1 只 2 钱币,2 只麻雀 1 钱币。30 个钱币买 30 只鸟。我们需要知道各种鸟他买了多少 ? ”

斑鸠,鸽子,麻雀。对,三种都算鸟,也许斑鸠属禽类?然而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必然的相互之间的联系。所以这道题相比《张丘建算经》中的题就显得不自然,生硬。这是抄写的人即要保留原题,又需要更改一些地方,使得抄的题与原题看上去不一样,这就是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