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2

夜郎
游客

还不完全。《指南录》是特殊情况,里面的空白原来基本都是文天祥痛骂元朝敌寇和汉奸以及指出他们的姓名的文字,这是个元初印刷的本子,为了避免文字狱,就故意把雕版上的这些字样挖去再印刷,或者刻雕版的时候就没敢刻出来,就成了这个奇怪的样子。连开头序文里文天祥自己的署名都是空白,想来当时有血气的汉族人真是太难了······